《公關通訊錄》–01–

我開始喜歡下雨天,喜歡坐在這個有著堅硬輪廓城市之內的柔軟沙發上,看著咖啡店大大的玻璃窗外傾盆潑灑,彷彿會將所有的煩惱洗得清潔溜溜。

在宿舍,水族箱裡的熱帶魚看著窗外跟我一樣會隨之起舞,好像巴不得縱身跳進外面享受那片汪洋快活。

深信在這個巨大擁擠的城市,存在一種以咖啡為名的戀愛法則。

形形色色的每個人都是一杯獨一無二的咖啡,男男女女若即若離,他們尋找的都是懂得它們自個兒箇中香醇的知己。藍山、肯亞、曼特寧、愛爾蘭……拿鐵、卡布基諾、摩卡……還是最大眾平易的美式咖啡,或者大多數人不敢恭維的黑咖啡?還是情願當深沉濃烈的Espresso?

《公關通訊錄》–02–

點開視窗,原本想要立刻封鎖對方的我,突然想到另一件重要的事情,及時阻止了我點按滑鼠的動作。切換視窗,我立刻跑回班板,確定對方是資一A的公關。再打開瀏覽器,登入學校資訊系統的網址,迅速找到資一A的學生名冊,不一會兒就比對到一串眼熟的名字。

楊清磊。

《公關通訊錄》–03–

機不可失,我隨即面對資訊系公關劉皓威的視窗回話:「我看完了,謝謝你。」然後甜甜地丟給他一個笑臉,這才有那個閒功夫仔細端詳劉皓威視窗內的顯示照片。

但那純粹只是一幅風景照,以致於我還是不知道他究竟有沒有資格入圍資一A前五帥:「欸,幹嘛把自己標入前五帥?你有沒有個人照啊?傳來瞧瞧。」

「個人照沒有耶。」劉皓威又問:「妳放的這張照片是妳嗎?」

《公關通訊錄》–04–

封鎖完劉皓威,我像全身被蟑螂爬過一樣,滿身疙瘩久久難以消除。瞪視他名單上赤紅的封鎖記號,仍然無法消除心頭之恨,我將裝在電腦主機上的視訊USB狠狠拔掉,聽著外面滴滴答答的雨,心情簡直是爛斃了!

轉念一想,我封鎖他,日後還能用什麼名義去認識楊清磊?抽學伴這種事情,自古以來都是男方主動連絡女方,如果我不再跟劉皓威有所聯繫,又怎麼能湊成楊清磊抽到我、然後意外發現我們根本就是在同一班歷史上課的美麗巧合呢?

不行,防小人這種事還是得從長計議。

《公關通訊錄》–05–

渡過空虛無味的週末,星期二的歷史課上我沒遇見楊清磊,也沒有看見那位資訊系女孩。基本上這門歷史課的教授是位評價頗佳的好好先生,每次都在課堂最後點名,加上是大一共同科,有很多學生都等第二堂才進教室等點名,還有更惡質的同學會在下課前十分鐘進教室。

楊清磊在這門課的出席率,大約只有七成,通常他會在兩堂課間的休息時段出現,然後乖乖在裡面等點名,要不就是很率性地放棄這次的點名分數。

然而歷史課進入第二個小時,楊清磊仍舊沒有出現,我抄筆記抄得正起勁,後門突然發出好大的聲響,有個戴頂鴨舌帽、穿著格子襯衫的男孩子走進來。

《公關通訊錄》–07–

走出Starbucks,我沿著騎樓筆直的線條一路闊步疾行。走到第一個十字路口時,開始頭暈,不知道是不是店內空氣不流通,當涼風從側面吹高我的頭髮、撩撥耳垂,有一陣酸刺讓我強烈感受到自己的脆弱。

失手甩了劉皓威一巴掌,不道個歉好像又說不過去。雖然他嘴巴賤了點、吊啷噹、才認識沒多久就毫不客氣地捉弄我,被揍活該,但好歹他也幫我不少忙,實在應該要道個歉。

但我不敢再走進Starbucks一步,深怕楊清磊和資訊系籃經理會用更奇怪的眼光看我。如果我回去道歉,劉皓威又真的為這意外的一巴掌動怒,只會顏面掃地。

《公關通訊錄》–08–

或許是師大夜市遠離和學校位於不同區域,因此在陌生自由的領域讓我更加沉迷放縱。啖完熱呼呼的滷味,我和劉皓威順便在夜市其他地方兜了幾圈,就這麼被可愛的扭蛋機吸引過去,加上劉皓威的慫恿,害我扭了險些傾家蕩產。

《公關通訊錄》–09–

我把握機會,刻意裝傻地傳送楊清磊一道疑問:『你是?』

就在訊息傳送出去的同時,劉皓威的對話視窗跑了出來:「哈哈哈!」

嘖,笑屁啊?老是丟這種言之無物的狀聲詞,他到底想表達什麼?

「幹嘛?」今晚有了在線上的楊清磊,我完全不想理他。

《公關通訊錄》–10–

騙人、騙人、騙人?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我怎麼可以讓楊清磊在這個節骨眼就知道我喜歡他!這樣往後的日子裡我在他心中還有地位可言嗎?媽呀!大不了重修,我再也不要去上那門歷史課了!

不對,冷靜!我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