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雨季結束時》 –01–

筱文睜眼,驚醒,在滂雨砸落於玻璃窗中的嘩啦嘩啦聲中。

她還沒完全清醒,只是懶洋洋地伸手往床頭摸索,熟練地把時鐘拿到眼前一瞥,六點一刻。她拉了拉棉被,打算睡個回籠覺,卻怎麼也闔不上眼睛。

《當雨季結束時》 –02–

自從天擎回來以後,圖書館不再是空蕩寂靜,健談的天擎總是喜歡找筱文聊天,原本希望能安靜讀書的筱文,見天擎態度這麼誠懇,也義不容辭地捨命陪君子了。

才短短兩天時間,筱文的個性已經漸漸開朗起來,至少笑容出現比以前更為頻繁,兩個人也說不上是投緣,但至少在筱文內心深處,她不希望那張溫文儒雅的笑容冷了場。

《當雨季結束時》 –03–

雨持續落下,上作文課的教室裡格外安靜,只有同學偶爾互相參考文章內容的竊竊私語,從小被作文班訓練出來的筱文很快就解決了令其他同學一個頭兩個大的難題,看起自己的書來。

才攤開國文課本,她立刻想到今天是選組的最後期限,於是伸手進書包裡把紙張摸了出來,攤開在桌上。她煞有其事地將那三個淡淡的問號擦乾淨,握著原子筆的右手擱淺在表格上空,想起和天擎的對談。

《當雨季結束時》 –04–

「我回來了。」筱文掏出鑰匙打開家門,一如往常地往屋內問候,通常這個時候,準備考研究所的哥哥都會在家。

「筱文,妳來一下。」聲音是從筱文的哥哥范建勳房裡傳來的。

「噢!」筱文跑上樓,把書包放回房間,馬上探頭到建勳的房內問:「哥,找我什麼事?」

《當雨季結束時》 –05–

黃昏近,天空似乎沒有暗下來的打算,灰藍色的晴空似乎不願意讓陽光消失。球場上早已沒有男孩廝殺的聲音,然而運球的聲音卻不絕於耳,在空曠的水泥地上迴盪。

天擎不斷射籃、回場、再度射籃,一遍又一遍地重複他不感興趣的球類運動,神情裡卻怎麼也脫不開焦躁煩悶,他試圖讓自己汗水淋漓,直到體力透支,直到可以筋疲力盡地倒頭就睡,什麼事情都不想,這樣至少他不會被一些潛藏在心中的隱鬱左右自己的睡眠。

《當雨季結束時》 –06–

在雨季長期的滋潤下,筱文和天擎已經習慣在滴滴答答的雨聲中說話談笑,筱文雖然話不多,但只要天擎一開口,她便會義不容辭地專心聆聽並適時給予想法。

看見這樣認真的神情,天擎也會很開心地說下去。

《當雨季結束時》 –07–

「筱文、筱文!」

筱文才剛從圖書館回來,便聽見若悔在走廊上嚷嚷。

「叫那麼大聲幹嘛啦?現在還在午休耶!」筱文比了個噤聲的手勢,趕緊將若悔拉到離教室較遠的樓梯間,她可是一點也不想引起其他同學的公憤。

《當雨季結束時》 –08–

四點四十五,放學鐘一如往昔地響起,外頭唏哩嘩啦地下起午後雷陣雨,校園側門外的泥土地在轉眼間被滂沱的雨勢淹得寸步難行。

筱文撐著雨傘靠在校外的石柱邊,看著學生一個個走出校門,她今天沒有搭乘校車,因為她知道這是天擎放學的必經之路,但她想不透,若悔對這差事並不急,她大可等明天體育課再去圖書館,可是她卻冒著回家後會被建勳嚴格盤問的危險,傻傻地來校門口癡等。

《當雨季結束時》 –10–

雨季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它與現實之間已經無法用所謂的「距離」測量。不同於以往的是,今年的雨季裡,筱文並不覺得煩悶了,一向陰暗的心房被天擎的笑容點亮,她不再是一個人孤零零地活著、她開始喜愛這個世界了。

每天每天,她會準時推開圖書館大門,對正沉醉於音樂旋律中的天擎精神抖擻地問安,彷彿那才是她一天的活力泉源,有時她會不計血本大老遠繞道圖書館門口東盼西顧,衝著這樣的傻勁,經營一個兩秒鐘不到的擦肩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