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是惡魔》 –01–

佐樂會厭惡晨曦自然有她的道理,因為地球是圓的,讓世界有了晝夜。

秋夜,晨昏之中日暮正薄,佐樂拐著高跟鞋、她身旁伴著一個年輕男人,扶著她在凌亂的步伐中前進。

佐樂突然一個踉蹌,被男人即時拉住。

「欸,小心小心!」

「沒事──」佐樂淺淺一笑,才說完就右腳踝就一拐,險些栽了跟頭:「奇怪,怎麼剛一瞬間天旋地轉……」

「因為妳喝醉了,親愛的。」男人一手搭上佐樂纖細的後頸,手指頭不安分地游移,他俯下身靠近佐樂的雙唇。

「我才沒醉,別亂說!」佐樂嚷嚷起來,又拉開距離。

《公主是惡魔》 –02–

『各位旅客,現在飛機即將要降落台灣桃園中正機場,請各位乘客繫好安全帶,祝您有愉快的一天……』

高柏堅收起厚厚一疊學術期刊文獻,剛硬的輪廓鬆弛了幾許。他皺了皺眉頭,調整一下坐姿,十四個小時的長途飛行再加上轉機的舟車勞頓讓他顯得格外疲憊,硬邦邦的經濟艙座椅簡直是監獄。

高柏堅生活習慣上的毛病一向不少,認床也是其一,在飛機上睡不著就算了,更糟糕的是他必須回台灣面對那些不精良的實驗儀器、三腳貓的學術涵養、落後的資訊網絡……還有,他最不想面對的私生活。

《公主是惡魔》 –03–

走出機場,高柏堅脫下長版風衣,帥氣的身形領在前頭,只是苦了佐樂,還得拖著他厚重的行李箱當小跟班,萬般無奈攔了一輛泊在門口的計程車。

她安置好行李、上了計程車後座,沒想到高柏堅從另一邊的車門也坐了後座的位置,佐樂嚇了一大跳,正想換到副駕駛座,高柏堅就下令司機開車。

「您好,請問要到哪?」司機轉過頭來問。

「請往台北南港的方向開,我們要到中央研究院……」佐樂默背出不怎麼熟稔的地址。

「等等!」高柏堅出聲打斷:「先別開去中研院,司機,請載我們到建國南路二段……」

建國南路?他去那幹什麼?

《公主是惡魔》 –04–

傳言中研院臥虎藏龍,不僅各學院不乏多才多藝的各路高手,更由於經常舉辦研討會,總是有一批老饕級的行政人員委外包辦餐點,美食饗宴向來就是家常便飯。

李其琛自從當上管理學院院長以後,和各大研究機關往來甚密,縱使他老是抱怨外務太多讓學術地位岌岌可危,但秉持著管院與人為善的精神,李其琛出席學術類公開場合就像參加時尚派對一樣熱衷,並且攜帶研究助理輪番上陣!

李其琛名下的助理有二,一是企管系系花程昶曦,職屬兼任助理,昶曦擔任李其琛哪一門課的隨堂助教,那門課就會讓大學部男生趨之若鶩、搶個頭破血流;另一位就是專任助理,于佐樂。

《公主是惡魔》 –05–

縱使是今晚這盛會的主角,吃了一記悶棍的高柏堅,心情好不到哪去,在與眾家學者寒暄之餘,只能一股勁地喝起悶酒。

「高老師,喝慢一點啊……哇!好酒量,哈哈哈哈哈!」

事實上,他並不是酒量好,相反地他曾經苦練於此道,但每回都只能當個爛泥般的屍體,今晚單純是憑藉著超人意志力獨撐大局,讓他不至於出糗……只不過……這量也已經超過意志力所能負荷的範圍。

相反地,佐樂這頭可是如魚得水。

「佐樂姐,天啊!妳真的超強耶!」昶曦見佐樂各種調酒一杯接著一杯牛飲,忍不住嘖嘖稱奇,這可不是能剪接的!

「又沒什麼,有點酒量,在外才不會被欺負啊。」佐樂將高腳杯放在餐桌上,伸手又取來一塊泡芙入口。「今天我心情好,輕鬆收服了高柏堅那難纏的大叔!」

《公主是惡魔》 –06–

純白色系的教堂,雖是歡樂喧鬧的氛圍,卻也有股超然的靜謐。

小提琴弦音在屋內迂迴旋繞。

高柏堅意識逐漸清醒,紅毯彼端站著一道身影,只見到一襲純白色婚紗,裙擺拉得好長。

那人是誰?

《公主是惡魔》 –07–

身為上級,高柏堅實在不想以牙還牙來重振自己威風。但是,這玩笑未免也開太大!搞得他現在草木皆兵、神經兮兮,連佐樂中午買給他的便當都只敢晾在桌上,深怕那不是爆裂物、就是被下毒!

高柏堅瞪著距離他三公尺的便當盒,繞著桌子踱步。

冷靜!

「真是夠了,為了防這小妞,搞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高柏堅停下腳步,摸下巴沉思。

如果真要弄走她,經過正當程序才有身為雇主的威嚴,免得被搞垮還轉頭反咬他一口!

一陣敲門聲中斷他的思緒。

「高老師!」

《公主是惡魔》 –08–

高柏堅鬆了鬆襯衫領口,瞪著天花板調勻氣息。他有好多好多疑惑百思不得其解,想在李其琛那打探個清楚。

「呃,李老師,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嗯?」李其琛瞪大眼睛的模樣十分滑稽,他左手一攤:「您的問題就是我的問題,幹嘛還這麼客氣呢?請問!」

「該怎麼說?你覺得,于佐樂是個什麼樣的人?」

《公主是惡魔》 –09–

心臟外科,佐樂和高柏堅兩人面對面,坐在加護病房外的長椅上。兩人憂心忡忡,彼此對看的眼神仍充滿肅殺之氣。

身著白袍的醫師,穆佑文從病房中走出來,佐樂這才有暇看見醫生的正臉。穆佑文看起來年紀還不到三十,乾淨斯文的五官、天生的眼袋顯得相當有魅力,一個人畜無害的親切微笑,想必就足以彌死整棟醫院的女性同胞。

「醫生,怎麼樣了?」佐樂站起身。

「妳是舅舅的助理嗎?」穆佑文笑得瞇起眼,朝她走近一步。

《公主是惡魔》 –10–

經過幾天休養下來,李其琛的身體狀況已經恢復常態,實驗賽局的研究計畫正等著上軌道,整個局面看下來歌舞昇平,高柏堅卻始終想不透,他為什麼對佐樂的行為耿耿於懷。

鈴──鈴──

辦公室刺耳的電話鈴聲響,阻斷他的思緒。

「喂,您好。」佐樂的聲音輕柔。

「請問于佐樂小姐在這裡嗎?」

「呃,我就是。」握著電話的她忍不住疑惑,向來打進辦公室來的電話只有找老闆的份,即使要找的是她,充其量只是諸如「某某某的助理」此類附屬品的代稱,很少人在電話中會直呼她的名字:「請問你是哪位?」

「妳好,我是穆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