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移民 –02–

「嗨,」不管上一秒面對多激烈的爭吵,此刻力瑋只要走到朋友面前,就能若無其事地壓下他的憤怒,這大概是他的優點:「周凱呢?」

「當然還沒來,他這麼會蛇……」我聳聳肩。

「妳們沒跟他約早點?」力瑋不悅,看來是飢餓憤怒交加下的產物。

「有啊!我約五點耶!」阿杏說。

「我快餓死了,走吧。」力瑋笑都沒笑一下,望著斜後方的招牌,雙眼射出強烈的執念。

非法移民 –03–

直到酒足飯飽,瀰漫在周圍的緊張終於舒緩,沁涼的飲料滑過喉嚨時,再也沒有暴戾不安的氣息,我們五人繼續延燒系上沒營養的八卦話題,除了偶爾冒出阿杏對李信維拉拉雜雜的抱怨,以及力瑋對小麗的餘怒未消,一切歌舞昇平。

「走吧,該結帳了!」當我注意到時間不早,索性提議轉移陣地:「十點之前不過去,包廂就會被取消了耶!」

「弗嘉,妳該不會已經想喝酒了吧……」力瑋說。

「拜託,不、是、這、樣!」

我翻翻白眼,有一種跳進黃河洗不清的無辜。

非法移民 –04–

不知道台灣有多少大學生像我一樣,一放暑假就拼命找打工、跑活動、暑修,千方百計只為了找藉口留在台北,就是不愛回家睡覺吹冷氣,但至少在我身邊的阿杏就是跟我一個樣。

倒也不是爹爹不疼奶奶不愛,城市對我們而言藏有它說不出的魅力,不僅交通方便、資訊發達,更重要的是難得不用上課,怎麼可以回家被媽媽管好玩呢?暑假當然是要好好玩樂跟賺錢的季節!

但是今年暑假,我開始發現留在台北補習是一件很沒有意義的事,特別是我以為我的朋友會彼此督促勉勵,而殘酷的真相則是我反覆走進窄小的座位,拼命埋頭猛抄筆記,下課後一個不留神就可能讓周凱和力瑋見色忘友把我丟在原地。

非法移民 –05–

平易近人、爽朗,又友善,是我對徐靖的第一印象。

健康的小麥色皮膚、有好聽的嗓音、自然地開著玩笑,一個適合夏天的陽光男孩,雖然不會在短時間展現出魅力,但卻給了我一定程度的,朋友的好感。

非法移民 –06–

「欸,弗嘉!」力瑋在補習的中場休息,抓準了徐靖不在的時機跑來跟我說話。

我遠遠地看他走來,就拿出影印好的筆記和錄音檔放在桌角,毫不客氣地說:「這次請給我十五塊大洋,謝謝您的合作。」

「謝啦,欸,那男生是誰?」力瑋指著我身後空空的桌位。

非法移民 –07–

望著牆壁上的月曆,我開始厭倦補習班的排課方式,上完課,相隔四十八小時又要再跟相同的臉孔碰面、延續前天未完成的橋段、還有,我不知該如何面對的徐靖。我從來沒想過上個補習班要像上學一樣麻煩,顧慮東顧慮西、還要把貴松松的補習費總額做除法練習,算出翹一堂課要浪費多少錢。

我望著課表發呆,突然發現經濟有兩個時段。

霎時,腦中突然盤旋櫃檯小姐說過補習班的旁聽制度……

對啊,這麼簡單的事我怎麼沒想到?!

非法移民 –08–

過了渾渾噩噩的慵懶週末,我在禮拜一的經濟課裡找不到力瑋,只看見周凱在座位上睡覺。徐靖下課時把上週五的筆記遞給我。

「我同學已經借我了!」我尷尬地笑了笑,順勢又扯出謊話。

「嗯,那就好。」徐靖說:「等下要一起吃飯嗎?感覺很久沒跟妳吃了。」

「耶?有嗎?」

非法移民 –09–

吃完飯後,徐靖約我去他學校唸書,然而我已經習慣在自己學校唸書,便婉拒他的邀請,笑著跟他分別,徐靖卻依舊堅持送我上捷運。我沒多說什麼,遷就著讓他陪我,踏進車廂後,徐靖一直目送我踏進車廂,我側目瞄向車窗外,他已經轉身前行,等待往東的列車來臨。

我試著不去臆測太多對於徐靖行為的質疑,例如他為什麼總是要陪我等公車等捷運?例如他為什麼總是對我那麼好奇?或者例如他的眼睛總是明亮而熱情。

非法移民 –10–

我承認在我意識到好友的分合一瞬間掌握在自己手裡時,感到有那麼一秒鐘的刺激興奮,然而我並不是八卦動物,掌握這些只讓我哭笑不得。事實上我不懂是小麗太看得起我、她覺得我很上道嗎?或者這是小麗壓根沒想到力瑋會選擇找上我來聊心事牽連出的意外?

漫漫長夜,緩板音樂在空氣中震動,原本是舒服的享受,此刻卻震得我頭皮發麻。

訴說完原委的力瑋眼底落寞,我們之間回歸最初始的沉默,服務生端來餐點和飲料,餓得發慌的力瑋為我的猶疑和激動有了適度的緩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