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不飯票》 –01–

當然在這個世界上很多爸爸都會諄諄告誡自己的兒子,跟女生去吃飯記得要幫她們付賬,才會交得到女朋友。不過顯然這套亙古長存的騎士精神,在一種男人的面前不存在--那叫窮光蛋。

有時候我們也只是想義正辭嚴地告訴那些窮光蛋,貧窮不是每個人都可輕易解決的這我知道,但是明明知道自己窮瘋了,卻不好好檢討努力就是不應該。

在我教育過不少無知的少年後,竟然有位窮光蛋大言不慚地告訴我,真愛是不需要錢就可以得到的,這真是要不得的想法。

開玩笑,真愛怎麼可能是平白免費的呢?

《長期不飯票》 –02–

關於我的購物慾,醫生口中的「購物依存症」並不是最精準的定義。

那是一種超能力,能使願望立刻成真。

當我站在精品店櫥窗外,隔著玻璃凝視裡面珠光寶氣的名牌貨,不切實際的幻想油然升起。

我想像著自己穿戴它的樣子,將有一股蘋果光從天灑落、使我光彩奪人、成為全世界注目的焦點;穿戴起它,不曾屬於我卻對我有利的男人,將無償屬於我、願意為我做任何事;穿戴起它,下個月收到的信用卡帳單將不是我的負債,只是如廣告看板電話號碼般的普通數字,若非必要即可無視。

《長期不飯票》 –03–

趙見齊是我的冒牌富男友。

在他出現之前,我沒有債務問題、身邊還有位貨真價實的有錢男友。

呂熙瑞是個小開,也是個不折不扣的笨蛋,我不喜歡他,但是母親大人喜歡他口袋裡的鈔票,我想我也會漸漸嘗試喜歡他。於是,當我發現他對我有興趣,便虛情假意地跟他一搭一唱,公司裡的女同事知道呂熙瑞的來頭,無不紅眼,又羨慕又忌妒。

《長期不飯票》 –04–

與其說我沒有足夠的手腕留住呂熙瑞,不如說我壓根兒沒有意願想跟他走下去。整個夜晚,我的靈魂彷彿得到解脫似的,隨著趙見齊飛快馳騁的摩托車放逐在黑夜中。

『喂,你要帶我去哪?』終於等到紅燈,我探頭詢問。

『不知道,隨便亂跑,妳想去哪?自己說吧!』

『你介意陪我去喝一杯嗎?』

《長期不飯票》 –05–

度過週末回到公司,我當然沒把趙見齊的小氣鬼事件大肆宣揚,只是在午餐時間找了寧芸,哇啦啦地宣洩我的不滿。

『這種爛男人竟然是各部女主管的性幻想對象!簡直胡扯!』我氣呼呼地。

《長期不飯票》 –06–

趙見齊聽我將來龍去脈講清楚,很爽快地決定配合我,不但要假扮成我的新男友、還得順便扮有錢人。沒想到前一天還吵得不可開交的兩人,竟然這麼快就達成共識。

往後的幾天,趙見齊下班後就化身為接送我的馱獸,只不過他不是送我去約會,而是被我抓去逛街買行頭。我們走遍百貨公司和高級專賣店,精挑細選幾套名牌西裝和休閒服,死馬當活馬醫地讓趙見齊看起來像個有錢人。

《長期不飯票》 –07–

平安渡過雙十假期後,我順利留在台北生活。但我和呂熙瑞分手的消息在公司不脛而走,這也是無可厚非的事實,之前交了個小開男友太唱秋,當然會遭來敵方派系的眼紅,等公司的人發現我跟前男友一刀兩斷,我對流言蜚語也不在意了。

「哼哼,我的推測果然沒錯。呂熙瑞跟妳分手的那天晚上,就是我們去公司聚餐的晚上,那天妳假裝悶悶不樂先走,趙見齊立刻說要送妳回去!」張寧芸睜大雙眼深呼吸,舉出食指猛戳我的鼻尖

《長期不飯票》 –08–

當我內心湧現購物的念頭,我開始興奮得連辦公室都坐不住,東想西想,從抽屜底層翻出雜誌,雙眼看得都閃閃發亮、心浮氣躁。

不過既然要敗家,一個人提著大包小包既狼狽又空虛,還是帶個會走動的架子去吧。打定主意,我拿起內線電話就準備按下倒背如流的分機號碼,突然間又嘎然止住。

我在幹嘛?都決定要脫離跟趙見齊那窮光蛋廝混的生活了,我怎麼連買幾件衣服都要拖他出來?

《長期不飯票》 –09–

「學長,你不是去美國了?」

這句話的完整版應該是:『你不是去美國了還叫我在台北等你回來,回來台灣沒找我就算了為什麼還會出現在這種地方?』

這種話確實有點偏激,不過面對一個大學時代曾經婉拒過自己、又跟自己有過超友誼匪淺關係卻始終沒結果的對象,誰會不偏激?

《長期不飯票》 –10–

在姚執剛搭著我的同時,我察覺寧芸側頭朝這邊瞥了一眼,她臉上沒什麼表情,但我幾乎是下意識地縮起右肩,委婉地擺脫姚執剛的手。我想我並不是抗拒姚執剛,更不可能在意寧芸想什麼,也許只是怕這畫面讓公司的某個人知道。

但這樣貿然的行為,豈止是在我與姚執剛重逢的場合不宜,在應酬的場合也是非常失禮的。我很快轉身面對姚執剛,擠出一道幾可亂真的甜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