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編織出不完整的名字》-1

沒有人知道,她是因為感受到如此溫和美麗的月光流出感動的淚水,還是因為無法睜開眼仔細端詳,而感到悲傷。

玖沉睡的雙眼閉得不緊,濃密烏黑的睫毛下會稍微露出一點縫隙,好讓眼淚在睡夢中洩流,然而被設定的生理時鐘機制,卻無法讓她在這個時段撐起眼皮。

沒有幕帘的玻璃窗篩進粒粒光點,依循空氣中的介質,漸次降落到她臉龐上的兩行清淚,一顆併偕著一顆,按部就班地進駐那濕濕鹹鹹的液體,認命地、溫柔地親吻她姣好白皙的皮膚,與淚液融為一體,在睡眼朦朧中凝固,形成乾脫剝落的毛線。

掉到肩上,再滑落胸前,等著眼角出現更多的毛線好生銜接。

玖的眼睛又瀉出淚光。

穿透玻璃窗的光點繼續細膩地為她清理眼淚,凝固、掉落。

迅速的步調在漫長的夜裡顯得格外呆板,那些散亂一地的毛線已不知在何時,被捲成籃球大小的線綑。一共五顆,渾圓而飽滿,此夜的時間餅才被啃掉四分之一。明兒個早晨,肯定又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只是,沒有人知道,她是因為感受到如此溫和美麗的月光流出感動的淚水,還是因為無法睜開眼仔細端詳,而感到悲傷。

《夜月編織出不完整的名字》-2

齊朵提著公事包慢慢走下高等法院門口的階梯,套著西裝的臂彎挾抱三疊十公分厚的卷宗,在鼻頭冒出的豆大汗珠讓象徵菁英的銀框眼鏡,隨著他急驟的步伐陡劇滑脫,俊挺的臉顯得有些狼狽。

在北半球副熱帶的十二月還能被太陽照得汗流浹背,連氣象學家都摸不清頭緒。

學法律出身的齊朵懶得理會這種問題,他滿腦子都是剛才跟老闆開庭凸槌的懊惱與羞憤,高等法院對面的大學傳出悠揚的鐘聲,令他感到些微汗顏。

駐足片刻,他放下公事包,從口袋掏出手機,撥打歷史紀錄中次數最高的一串號碼。

《夜月編織出不完整的名字》-3

聖誕節前夕的月光奏鳴曲,無論是買毛線、學編織、或者純粹訂購禮物的客人總是絡繹不絕。由於店面坐落在商業鬧區,因此午飯時間總讓玖忙得分身乏術,到兩點過後才能回歸六根清淨。

不過這三位高中小女生,仗著聖誕節前夕借課的特權,大剌剌地躺靠在月光奏鳴曲會客區內的沙發椅,長方形的茶几上堆滿各式各樣的零食和飲料。

剛從電梯走出的齊朵走到月光奏鳴曲門前,玻璃自動門立即發出微弱的聲響迎接,齊朵往內走,一塵不染的空間,有幾組黑白色系桌椅,悠閒愜意的模樣像極了下午茶店。

辦公桌空無一人,他狐疑地環顧四週,牆上有座布榖鳥時鐘,剛跨越午後兩點的邊境。接著,齊朵注意到辦公桌椅後面的半透明玻璃屏風,似乎有嬉鬧聲傳來。他信步靠近,映入眼簾的,是張精緻清麗的面孔,粉色的淡妝讓她深刻的輪廓格外動人。

是玖,還有正在鉤米黃色大披肩的三個高中女生。

齊朵愣愣地巴著玖吹彈可破的白皙雙手,修長的指尖流暢迅速地在兩隻棒針之間來回穿梭,低頭俯視的面容卻沉靜得超然,他不知不覺看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