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情沙發》 –楔子–

沙發這玩意兒總讓人沒輒。一旦坐上去就像陷入Bosanova無限迴圈的旋律假期,總會迂迂迴迴地在它的柔情款待中兜圈個沒完,四肢癱軟、無從招架,即使花好大一番工夫掙扎抽了身,事後餘留的眷戀與遺憾不過是更刻骨銘心罷了。

就在今天,我和邱上帆分手了,並結束和他同居的日子。

我很好,這是一個醞釀很久的決定,我也很清楚這麼做對自己最好,所以今天的我不可能會掉任何一滴眼淚,當然,這種東西更不會出現在邱上帆的臉上,畢竟再過半小時,他的新女伴可能就會出現在這裡。

《舊情沙發》 –01–

鑽進計程車內,我一股惱將自己摔進車內的座椅,俐落收傘後「碰」一聲匆匆帶上車門。半秒鐘後,我聽見另一波來勢洶洶的雨流霸氣地倒灌在車頂、「啪噠啪噠」沿著車窗玻面瀉流。

真是千鈞一髮。

「小姐,要去哪裡?」

《舊情沙發》 –02–

計程車駛到了七張,我指示司機駛向嘉涵住處的大樓,在巷口就看見遠遠的嘉涵著一身清涼的無袖連身洋裝、撐著一把大傘活力奔放地朝我這揮手,雖然她看不見我在車內的表情,我仍側頭對她綻開笑顏。

「司機,停在這裡就好。」我說完,從皮夾掏出整數的車資遞給司機,不甚安心地作最後交代:「麻煩等我搬完東西。」

《舊情沙發》 –03–

我屏住氣息,沒有說話。

然後小心翼翼地清了清喉嚨,緩緩抬頭對上嘉涵的視線。

「妳把這些東西都帶出來?為什麼?」嘉涵的眼睛困惑中不僅有憤怒,更有心疼的譴責,她的率直步步逼近,使我覺得自己污穢得不堪,「妳留著邱上帆給妳的東西作什麼?」

《舊情沙發》 –04–

結束這頓灑脫奢侈的晚餐,我和嘉涵拖著圓圓的肚子搭捷運慢慢晃回七張,這時雨仍舊滴滴答答地落,一顆顆透明的晶瑩墜落與摔碎交替著重複上映。

回到房間,嘉涵打開了窗戶,從燈火通明的房間內往外看去,我第一次發現原來台北的天空可以這麼黑,這樣的色澤讓屋頂上的世界變得好寬闊,新鮮的空氣挾帶著沁涼的舒爽被我深深吸入肺部。

這是一個全新的開始。

《舊情沙發》 –05–

邱上帆是我的第一任男友,可惜他的條件太好了,否則我多希望成為他的初戀。

他有一張俊俏的臉,也擅於打扮自己,當同年齡的男孩鎮日穿著球衣在陽光下曬得黑黝黝、自以為揮灑汗水就是帥氣有型,他已經穿著體面卻不老氣的襯衫,將自己打理得乾乾淨淨、整齊俐落,臉頰絕不會粗糙得像砂紙。而以上的一切,都還只是最表層的形象。

邱上帆真正的魅力,在於他對女性拿捏恰到好處的分寸。

《舊情沙發》 –06–

入了夜,我在嘉涵的房間打地鋪,窄小斗室滿溢翻騰而來的回憶。就像埃及人相信死屍的靈魂白天會到處探索世界,夜裡飛回驅體內休息,因而造木乃伊。不可避免,寂靜黑夜總能輕易召喚人心底的孤寥,隨著恐懼的本能攀升、然後崩潰。

分離後的今晚,我陷入長考──我究竟是從哪一步開始出錯,才會導致今日的一敗塗地?

《舊情沙發》 –07–

夏天,難得城市沒有燃燒。

咖啡店的透明窗檯囚禁了中華路的車水馬龍,藍得詭譎的天空一片雲也沒有。我咬著不鏽鋼叉子,巧克力慕斯的甜味凝聚在舌尖,以緩慢的速度暈漾開來。

早晨十一點,西門町還在夢鄉中載浮載沉,我的寂寞卻已經徹夜未眠了三天,它如影隨形地跟著我,枕戈待旦,隨時準備趁虛而入。

《舊情沙發》 –08–

蘇靖堯滔滔不絕地介紹自己,他今年26歲,在台中讀研究所,假日隨著指導教授上台北工作,北、中部兩頭跑……這些資訊是很充分,對我而言卻非必要。我想知道的關鍵資訊只有一項──

「你有女朋友嗎?」

「很多研究生的女朋友都葬送在大四分手潮上,要不然就是當兵的時候莫名其妙,飛掉了。想準時畢業、當好助教、然後再處理好教授的事情,沒什麼時間跟空間另結新歡。」他稍稍皺眉,扁著嘴挑挑眉毛,「直到遇見妳。」

《舊情沙發》 –09–

目前為止,我還不相信蘇靖堯是真的沒有女朋友。他的意氣風發在他身上顯而易見,至少就外表和他的神情看來,他總是無往不利。他的外在條件比起邱上帆來得優,就算有多於一個以上的女朋友也不是令人驚訝的事,更何況這年頭要為女朋友下定義,還真得想破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