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不能是朋友》的英文書名

今天來聊聊《我們不能是朋友》的英文書名-Before We Get Married。

在全書出版的過程中,比起封面的構想、中文書名、書介文案、或者要不要在封面放作者照(X)……取英文書名只是芝麻綠豆大的小事,但事實上,英文書名對整個故事的定義又至關重要。

編劇這條路(2) – 編劇的入行管道

上回給大家科普了編劇業內小知識,今天來聊聊我最常被問到的一個問題--到底要怎麼做才能當一個編劇?

這幾年,偶爾會接觸到一些新朋友,他們對寫作很有興趣、文筆也確實不差,不過卻都丟出了一個共同的煩惱:「我很想當編劇啊,但是沒有管道。」

寫劇本 vs 寫小說

昨天跟一個曾經寫過小說但現在也轉行當編劇的朋友吃飯,聊到了我這幾個月推掉所有劇本案子、全力衝刺小說的事。朋友說很佩服我還有那種動力回頭寫小說,畢竟跟寫劇本比起來,寫小說真是太吃力不討好的活兒,耗時、耗神、並且無法餬口。

我笑了笑,只說:「劇本寫久了有時心會累。」

關於人物設定這回事

在最近幾週密集的社交活動中,被某個朋友稱讚我很「勇敢」。

一開始我不太懂這是什麼意思,這個形容我也是生平第一次聽到。但後來,回顧了《說謊愛你,說謊不愛你》中佐樂的行為舉止,似乎明白了什麼。

《我們不能是朋友》–10–

當然,我並沒有把這問題丟給褚克桓,畢竟這麼做等於是請鬼拿藥單。

我試著闔上眼睡覺,但卻無法入眠,醒醒睡睡直到凌晨三點,我放棄了掙扎,打開手機上網。

我丟了訊息給可菲,但她沒有讀取。這時間,她大概又在哪個男人的懷裡…當我決定打消念頭、準備再入睡之際,訊息的亮光在螢幕上飛舞。

「還沒睡?」對我說話的人不是可菲。

是鬼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