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不飯票》 –10–

在姚執剛搭著我的同時,我察覺寧芸側頭朝這邊瞥了一眼,她臉上沒什麼表情,但我幾乎是下意識地縮起右肩,委婉地擺脫姚執剛的手。我想我並不是抗拒姚執剛,更不可能在意寧芸想什麼,也許只是怕這畫面讓公司的某個人知道。

但這樣貿然的行為,豈止是在我與姚執剛重逢的場合不宜,在應酬的場合也是非常失禮的。我很快轉身面對姚執剛,擠出一道幾可亂真的甜笑。

「考慮得怎樣?」他指的當然是『續攤』這檔子事。

「我……」我突然想起今天是星期五夜,按照一般狀況,星期六早上趙見齊都會把我揪出來玩耍,要是今天玩太累,明天早上爬不起來又要空虛一個週末:「我這幾天不太方便,學長,可以改天嗎?下禮拜二怎麼樣?」

「下禮拜二?我不行。」姚執剛想也不想就回答,一雙眼深深地盯著我,這種眼神以前在學生會時我經常領教,好像要把我內心深處的靈魂都召喚出來:「妳今天真的不行嗎?」

就外表而言,姚執剛並不是那種驚為天人的英俊,體格也只是適恰普通。我想我會欣賞他,是因為我老是被他說話時炯炯有神的雙眼吸引,總是看著他口若懸河辯論時的側影發呆。

「嗯,身體不太舒服。改天再約吧。」我避開他的眼神,笑了笑。

「禾琳,美智她們說要去跳舞,妳跟不跟?」寧芸隔著一個小巷子大喊。

「不了,我明天還有事。」我搖搖手,眼看公司的女孩也走了,只剩我和姚執剛依舊停留在騎樓下。

「其實我很想今天跟妳好好聊聊,又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時間,不過既然妳不方便,我也不能像以前在學生會那樣命令妳。」姚執剛說:「要回去了嗎?」

「不,學長,其實也不是……」我的胸前激盪出一陣又一陣的波瀾,有破表的灼熱瀰漫在全身血液裡。重逢的激動還有我以為已經被淡忘的情感,好像都快被姚執剛的雙眼引逗出來。

就算我不跟,趙見齊也會自己去吧?他認識我之前,還不都是一個人騎著他那台小破車踩遍天涯?既然如此……

「沒關係,妳不舒服就應該好好休息,別勉強自己。」姚執剛順水推舟,回應我剛才無中生有的堅持。

「嗯,學長你的車在哪?」我有些失望,內心還有莫名的矛盾。姚執剛沒那麼堅持,也許只因為他剛才的溫柔是客套。

我扣上安全帽,對姚執剛指出目前住所的方向,他的車速卻降得很慢,我們的步調在降溫後的深夜變得格外漫長。姚執剛看起來很開心,我卻忐忑不安,在我察覺事情也許不只是這麼簡單時,我也發現自己放了太多期待在裡面。

「好幾年不見,妳變得越來越有魅力了。」

這句話被逆風吹得很不集中,但我確定自己沒有漏聽任何一字。

我沒有回話,抓握在身後鐵把柄的雙手緊握拳頭,好不希望我跟姚執剛僅止於現在這個樣子。

他為什麼要在聯誼後約我喝酒?噢,因為老朋友見面總是要敘舊,這是不成文的規定。

他為什麼要對我說剛才那句話?噢,因為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只要以前的打扮方式稍有不同,老朋友總是會認為你變漂亮。

他為什麼要在聯誼場上說就算被我喜歡上也很榮幸?因為這是客套。

每每我挖出一道問題,就馬上找得到理由推翻我的懷疑。我不滿於這些答案,只想找點特別的,這就是身為輸家的笨拙。

「妳很不舒服嗎?怎麼不說話?」姚執剛又問。

「啊?你剛才有說話?」我裝傻。

「我說很久不見,妳跟以前很不一樣,變得更漂亮更有魅力,時間真的是很神奇的東西。」姚執剛笑著:「我以為女孩子聽到這樣話會很開心,結果妳什麼也沒說。妳沒事吧?我要不要再騎慢一點?」

他為什麼載我回家要騎這麼慢?因為他以為我真的身體不舒服。

「沒關係,我現在好多了。」我緩緩回答,風直直朝我的臉撲來,吹進眼睛裡,好酸。我想問的根本不止這些,我好希望剛才那些問題的答案,是因為他真的喜歡我、他真的在意我,不僅止於遊走邊緣的曖昧。

「哪一條巷子進去?」

「這邊。」我太貪心了。

姚執剛的車燈照亮整個巷子的線條,時間就在我需索無度的想望下,一點一滴地消失。我說出自己的門牌號碼,姚執剛扳緊煞車。

「學長謝謝。」我跳下車,取下安全帽遞還給他。

「別客氣,如果有什麼融資問題搞不懂儘管找我。」姚執剛說:「有空請妳吃個飯。」

「學長,你手機號碼有換嗎?」

「呃,我給妳E-mail好不好?我常常會漏接手機。」姚執剛間接拒絕我的請求,面不改色地遞了張名片:「抱歉,不是不給妳手機,只是這樣比較方便。」

「沒關係,那就先這樣吧,學長路上小心。」我點點頭。

「禾琳。」姚執剛率性地一扭鑰匙,竟然將摩托車熄火,將他安全帽的面罩全部掀起,認真地請求:「能不能讓我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