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不飯票》 –07–

平安渡過雙十假期後,我順利留在台北生活。但我和呂熙瑞分手的消息在公司不脛而走,這也是無可厚非的事實,之前交了個小開男友太唱秋,當然會遭來敵方派系的眼紅,等公司的人發現我跟前男友一刀兩斷,我對流言蜚語也不在意了。

「哼哼,我的推測果然沒錯。呂熙瑞跟妳分手的那天晚上,就是我們去公司聚餐的晚上,那天妳假裝悶悶不樂先走,趙見齊立刻說要送妳回去!」張寧芸睜大雙眼深呼吸,舉出食指猛戳我的鼻尖:「我知道了,其實妳跟趙見齊很久很久以前就有一腿,所以妳才故意坐在他面前,讓他有藉口送妳回家!你們倆紛紛偽裝得漫不在乎、天衣無縫,只是恰好東窗事發給呂熙瑞撞見,妳跟呂熙瑞爽快分手,趙見齊就名正言順成了妳的正牌?」

「正妳個大頭啊!張寧芸,妳這八卦嘴少亂說話!」面對寧芸戲劇化的表現,讓我真是哭笑不得。

「不然為什麼前幾個禮拜下班時間,都看到妳跟趙見齊走?」

「我哪有跟他走?我跟他明明就是下班後約到對街停車場……」

「喔?約在對街是吧……」寧芸雙眼瞇成了縫,嘴巴倒是笑得合不攏:「你們倆果然有一腿。」

「吼,事情不是這樣啦!」

啊靠,我竟然中了寧芸最擅長的「假設句套話法」,早知道就該直接撇清關係!

「哈哈,任何八卦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就算妳不承認,我的眼線也跟我說過你們中午一起外出用餐,這可不是空穴來風唷!」

「妳有眼線?」張寧芸這女人還真是神通廣大得恐怖,她不但消息靈通,從她口中傳出的八卦可是品質保證、有口皆碑,果然招惹不得:「是誰跟妳說的?我在公司小心翼翼謹慎低調,竟然還逮得到。」

「秘密!」寧芸眨眨眼,繼續逼供:「快招,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真的沒有!我怎麼可能跟那窮光蛋有一腿!」我矢口否認:「我跟他真的是聚餐那天才認識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會送我回家,真的只是他送我回家,然後剛好被呂熙瑞看到,呂熙瑞本來就是來了斷的,看到這場景就更不爽,就這樣而已。」

「妳既然沒有對不起他,幹嘛不追上去解釋清楚?」寧芸不相信。

「呂熙瑞如果還愛我,我只要否認他就會相信我。問題是他問都沒問就揚言分手,當然是擺明已經不愛我了。既然感情勉強不來,幹嘛還在一起?」我語帶保留,最大的問題是呂熙瑞只是我不愛的人型金礦山,又不是我的真命天子,要不是為了媽媽想一圓釣金龜婿的夢,我才懶得跟他瞎耗。

不過這種話要是告訴寧芸,她鐵定會嗤之以鼻。

寧芸認為財富是靠人自己的努力累積,她寧願花時間、花力氣、花腦筋,也不願意為了金錢,要自己虛情假意談戀愛。只能說價值觀不同。在這方面我們道不同不相為謀,我如果不簡明扼要點,遲早有天我的名譽會毀在這張八卦嘴上。

「是喔,那就沒辦法了。」寧芸頓了幾秒,好奇心又無端萌生:「不對啊,重點是妳跟趙見齊,妳剛不是說你們下班他會送妳回家?我看妳進公司到現在也沒讓誰送妳回家啊!還可以維持這麼多天,我看不是他想追妳,就是妳去勾引他!對吧?」

「想、太、多。」我趕緊把炮口轉向寧芸:「不過,妳怎麼會對趙見齊這麼好奇?該不會……」

「這是追八卦貫徹始終的求知精神!」

「好啊,反正我現在也搞不清楚我跟趙見齊到底是什麼關係,既然妳這麼神通廣大,等妳查出來再分析給我聽嘛!」我笑笑地打發掉。


也許就是被寧芸這張八卦嘴唱衰,跟呂熙瑞分手後,光陰似箭的兩年虛晃過去,即使我與趙見齊的友誼在公司十分低調、不敢張揚,然而私底下,我們卻從偶爾一起吃飯,到現在每逢假日陪著他的單眼相機上山下海。

簡而言之,我習慣了有趙見齊的週末,趙見齊嘴上不說,卻也會在假日早晨把我從睡夢中叫醒。

仔細想起來,這真是一件危險的事。

這兩年來,一切都沒改變。我完全沒認真找什麼金龜婿,只在需要時叫趙見齊當我的假男友,趙見齊還是樂於當個「月初博愛路、月底康師傅」的月光族,更糟糕的是,遠在太平洋另一端的「那個人」並沒有出現。

如果有一天,我的家人發現趙見齊不但不是什麼創業新貴,還只是個不把我當女人看的普通男人;又如果,「那個人」根本不打算回來見我……最終,我究竟會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嫁給財大氣粗的地主,在鄉下農舍過著如監獄般的餘生?

或者永遠待在台北,卻永遠繳著信用卡帳戶裡的循環利息,窮困一生?

腦中才閃過那些想像場景,我旋即嚇得冷汗直流。

趙見齊可以繼續過他窮困潦倒的生活,但是我不行,我絕對不能再原地踏步!在被動等待「那個人」的同時,我必須主動出擊,想辦法在台北活下來!就算是虛情假意談戀愛、結交幾個貨真價實的有錢人,都比跟趙見齊膩在一起的好。

夏禾琳,收起妳這兩年來邋遢的村姑面孔,前進東區瘋狂治裝,把妳所有的卡都刷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