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不飯票》 –05–

度過週末回到公司,我當然沒把趙見齊的小氣鬼事件大肆宣揚,只是在午餐時間找了寧芸,哇啦啦地宣洩我的不滿。

『這種爛男人竟然是各部女主管的性幻想對象!簡直胡扯!』我氣呼呼地。

『我也不知道,但是公司裡很多女主管對趙見齊有意思,還三番兩次暗示他,他好像也置之不理。只聽說他從進公司到現在都沒女朋友,好像也沒打算交,出席應酬場合都只是為了吃免費的晚餐。』寧芸說。

『所以那天他才……』我皺著眉:『想不到資訊部竟然有這種怪咖!』

『不曉得,公司有各種傳言啊!說趙見齊家境不好,欠了一大筆債,才讓他省錢省成這樣子。資訊部有人說,趙見齊之前有個模特兒女友,因為她揮金如土,導致趙見齊變成拼命三郎省吃儉用。最離奇的謠言是,趙見齊其實是gay,為了跟秘密情人結婚,他努力存錢想移民到荷蘭。誰也不知道哪個說法才是真的。』寧芸說。

『大家的想像力會不會太豐富?我可以打包票,他就只是小氣吝嗇而已,你們沒看見那天他堅持不付錢的嘴臉,窮酸又討厭!』

『不過,那天趙見齊載妳回家的八卦已經在公司傳開了。』寧芸笑得不懷好意:『妳可要小心海外部的那群女人唷!』

『海外部有什麼好怕?她們再囂張也修理不到我!』我冷哼幾聲,原來是海外部那幾隻慾求不滿的母老虎,的確是沒什麼好怕,不過以後去茶水間倒是要小心,免得被圍堵。

『好啦好啦,妳不怕就不怕,可別說我沒警告妳!』寧芸說:『不過趙見齊還會送妳回去,人應該還不錯。反正妳也不會考慮他當男友,就把賴賬的事情忘掉吧?』

『管他的,以後就算在公司遇到我就裝作不認識!』我餘怒未消,下完這結論後將剩下的午餐一鼓作氣扔進垃圾桶。

我本來真的是這麼打定主意的,誰知道那天下午接到媽媽的電話,讓我的決定瞬間翻盤。媽媽知道我這半年以來,一直跟呂熙瑞交往,每打電話來總要我找機會帶回南部讓她看看,我總是以戀情不夠穩定的理由推託掉,這次媽媽卻不知著了什麼道,硬在這個節骨眼上,堅持要在雙十假期北上來見呂熙瑞一面。

『媽,我……我跟熙瑞已經,分、分手了……』我小聲地說。

『妳怎麼沒有挽留他?禾琳,現在可不是學生時代談那種隨隨便便的戀愛喔,妳給我老實說,該不會是妳提分手的?』

『不是。』我淡淡地回答:『是他不要我的。』

『他怎麼會無緣無故不要妳?你們年輕人老是這麼衝動,終身大事怎麼能夠意氣用事呢?你們什麼時候分手的?昨天?放心,媽看多了,你們小倆口只是任性賭氣罷了,趕快跟他道個歉,過幾天又愛得死去活來,不是嗎?』

『媽,我對熙瑞已經沒感覺了,妳饒了我好不好?』

『我不管妳,我雙十節上台北的車票已經訂好了,妳要是沒跟他復合,也不用在台北工作了,直接回來,我幫妳安排對象早早嫁了,省得妳留在那給我賠錢!』媽下了最後通牒,狠狠地摔上電話。

我無力地趴在辦公桌上,看著眼前的企劃案,卻心不在焉地惶恐不安。

畢業後的這些年,我堅持留在台北,無非是為了等待「那個人」回來,只要「那個人」回到我面前,我就不用再跟那些頭腦裝屎的高富帥鬼混。但一旦離開台北,我就失去等待「那個人」的資格了……

想到這,我緊抿嘴唇,抬頭看了看立在桌面的小月曆,還有幾天,無論如何我都不能離開台北。

我在腦海裡開始叫喚出所有認識的男人,根據這些人的個人特質、生活習慣、利害關係、學經歷背景,漸漸排除無法勝任我所盤算的計畫人選,最後,腦袋裡只剩下一張臉。

趙見齊。

我的天!怎麼會是他?

不可能,我的人脈怎麼會短淺成這副德行?我皺著眉頭,重新把所有認識的男人們全部列出,再根據條件一一刪除,完全符合的只剩趙見齊。仔細想想,趙見齊出身一流大學;除了吝嗇窮酸樣,至少那張臉長得一表人才,最重要的是他萬年單身,不怕惹上什麼麻煩。

想一想,我的確很窩囊。前幾個小時才決定跟趙見齊勢不兩立,現在居然要對他低聲下氣,怪只能怪自己這十個月來,太急切維持與呂熙瑞的關係,聯誼建立人脈關係荒廢不少,不然打死我都不會再跟趙見齊那個卑鄙小氣鬼有瓜葛!

君子報仇,三年不晚。

先想辦法通過媽媽的考驗,留在台北以後,再找機會跟他算清楚!

打定主意後,我拿出分機對照表,拿起內線電話按下資訊部的分機。

『資訊部您好。』

『呃。』我還有點緊張:『請幫我接趙見齊。』

『稍等喔。』電話彼端傳出悠揚的待接音樂,過了幾秒鐘終於有人接電話。是他的聲音:『喂,資訊部您好。』

我深吸一口氣。

『我是企劃部夏禾琳,那個我……』

趙見齊冷冰冰地打斷我:『又是妳?妳要我講多少次,我死都不會幫妳付賬!』

『不是,我、我有事情拜託你……』我強行按捺油然升起的憤怒。夏禾琳,別慌張,妳一定行的。我又重新換口氣:『昨天的事情我很抱歉,現在我有個不情之請,希望你能幫我!你現在方便到茶水間後的陽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