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不飯票》 –04–

與其說我沒有足夠的手腕留住呂熙瑞,不如說我壓根兒沒有意願想跟他走下去。整個夜晚,我的靈魂彷彿得到解脫似的,隨著趙見齊飛快馳騁的摩托車放逐在黑夜中。

『喂,你要帶我去哪?』終於等到紅燈,我探頭詢問。

『不知道,隨便亂跑,妳想去哪?自己說吧!』

『你介意陪我去喝一杯嗎?』

『有低消嗎?』趙見齊說。

『沒有。』我沒會意過來趙見齊言下之意,聽見他說不介意,我高興地指著前方不遠處的招牌:『過前面那間便利商店後,彎進那條巷子。』

『OK。』

『不好意思,破壞你星期五晚上放鬆的黃金時段。』我說。

『沒差。』趙見齊攤開雙臂,將全身掛在軟軟的沙發上,張望四周打量這間Lounge Bar的裝潢:『反正不陪妳也只是在家睡大覺。』

『是嗎?星期五晚上你都沒有社交活動?』我想起寧芸剛才在餐廳所說的話,在昏暗燈光的照射下,仔細打量趙見齊的臉。

縱然趙見齊不是亮眼俊俏型的帥哥,但說真的也沒什麼好挑剔的,五官大小比例搭在他的臉上也十分和諧順眼,看起來既不老成、也不輕浮,更有趣的是,他好像對任何事都不感興趣,這樣的神秘感,使我不禁對他心生好奇。

『人累了本來就該休息。』趙見齊手掌心握著白開水,盯著水面搖了搖杯子,漫不經心地提問:『剛才那個人是妳的男朋友?我跟妳沒什麼曖昧關係,今天一起吃飯的同事也都可以作證,妳怎麼不追上去解釋?』

『沒必要了。』我嘆口氣,一口飲盡杯中的液體:『我不喜歡他,從頭到尾我對他一點感覺也沒有。』

『那妳幹嘛跟他交往?』

『他家有錢,就這樣而已。現在這樣分一分,我反而覺得輕鬆多了。』

『既然妳不在意他,幹嘛又來喝悶酒?』趙見齊問。

『因為我必須去找下一個對象,想到就煩!』我將頭枕在沙發上,也許是酒意漸漸上來,我忍不住和盤托出真心話:『你知道嗎?自從跟我男友冷戰開始,我已經欠了10萬塊的卡費了。』

『妳不是不喜歡他?有需要為他做到這種地步嗎?』趙見齊一愣。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有情緒波動。

『我也不知道,可能負債才能迫使我找到另一張長期飯票吧。』我看著他,忍不住笑了:『你好像聊天機器人喔!我說什麼你就回什麼。』

在那個當下,我發現趙見齊是有魅力的。表面上他有問必答、有話必回,但骨子裡他卻神秘冷靜。他對我所作的回應,都只是我內心深處的矛盾。他耐心地陪我說話,為我抽絲剝繭,但我對他的了解仍舊一片空白。

『對了,我剛沒注意聽妳叫什麼名字。』

我從皮夾中翻出名片遞給他:『夏禾琳。』

『夏禾琳……』趙見齊複誦我的名字,呢喃出這句無厘頭的聯想句:『叫妳阿琳可以嗎?』

『不要,好俗喔!』

『公司的人也都叫我阿見,沒那麼俗吧?』趙見齊淡淡打發掉我的疑問,收起名片:『我在資訊部深居簡出,沒印名片。不好意思了。』

我搖頭表示沒關係。

『對了,今天發生的事我會當作不知道,這樣應該不會造成妳什麼困擾吧?』

『嗯,謝謝你。』我點點頭,瞄了手機上的時間:『我好很多了,謝謝你陪我說話。要走了嗎?』

『嗯。』趙見齊揉揉眉心,臉上也顯露些許疲態。

我迅速站起身,習慣性地擺上甜甜的笑容,將帳單板抵在趙見齊的腹部:『麻煩你囉,阿見。』

『啊?』想不到趙見齊卻滿臉疑惑看著我,硬是不伸手拿單付賬。

『嗯?』我皺皺眉,開始感到奇怪,覺得似乎有哪裡不對勁。趙見齊好歹也是出社會幾年的都會菁英,怎麼會連幫女人付賬這點規矩都不懂?

我不信邪,又用帳單板戳戳他的背部。

『快點付賬啊,時間不早了。』想不到開口催促的居然是趙見齊。

『喂!這句話應該是我要說的吧?』我忍不住攔住正要往大門口走的趙見齊:『你想耍賴?』

『這裡不是沒有低消嗎?』趙見齊說。

『就算沒有低消,約會的所有開銷,本來就應該要全額讓男生負擔啊!』我悻悻然地反駁。

『這又不是約會,正確來說,是妳引誘我跟妳約會的。我們沒什麼特殊關係,本來就應該各自付帳,我從頭到尾只有喝白開水,帳單上的開銷當然要妳自己吸收。』趙見齊一臉無辜。

『你……』

眼看櫃檯的收銀員正聚精會神欣賞我跟趙見齊主演的好戲,我忿忿地斂起不悅,抽出信用卡忍辱負重地自己付賬。好個趙見齊,算你狠,等下走出大門我非逼你吐出這筆錢不可!

我迅速付完帳,將趙見齊拖出Lounge Bar:『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才想問妳,這是哪門子規定男人一定要幫女人付賬?』

『這本來就是應該的,才不管我們是什麼關係!』我撇撇嘴,嗤之以鼻:『哼,你倒是居心叵測,為了不付帳,從頭到尾只喝白開水撇清關係!你能喝到白開水,也是因為我請你陪我,難道不該付賬嗎?』

『妳有病啊?我要是喝了酒,還有誰送妳回家?』趙見齊倒是說得冠冕堂皇,臉不紅氣不喘。

『我管你,你從頭到尾只喝白開水,就是企圖賴賬!真卑鄙!』

『喂,誰卑鄙了?不要亂說好不好?』

『你既然覺得我亂說,就乖乖掏出錢,我們倆就扯平了。』

『妳想得美!我寧願被說卑鄙,也不要當妳這個拜金女的冤大頭!』趙見齊說:『再說,我每天身上帶的現金不習慣超過一百塊,中午吃飯花了四十,現在口袋裡只剩六十,妳死了這條心吧!』

『我要搜身!』這就是人人稱羨的資訊部鬼才?騙誰啊,身上沒現金至少也有張信用卡吧!

『我說的是事實。要不是老張說這次聚餐報公司帳,我也沒興趣參加!不信的話就慢慢讓妳搜吧!』趙見齊張開雙手,得意的賤樣實在很欠揍。

搜?廢話,當然搜啊!

怎麼可能任由這傢伙橫行霸道!

我將他全身上下所有可能藏金納銀的地方都做地毯式的搜索,真的只有六十塊。

『好!我決定了,下禮拜一我就對公司的同事放八卦,只要一個下午,所有部門的人就會知道趙見齊是跟女人約會死不付賬的小氣鬼!』

『妳確定?公司的人一定會大膽推測「夏禾琳不是在跟小開交往嗎?怎麼會跟趙見齊去約會?八成是劈腿,要不就是被甩了」,對我而言是沒差啦,不過妳……』

『你這個小人!』我用力揪起他的衣領,氣得牙癢癢。

『隨妳怎麼說。』趙見齊又掃我一眼:『看妳今天心情不好,妳說我什麼我不跟妳計較,這麼晚可是沒有捷運跟公車的,妳如果不想花錢搭計程車,就安份點!』

『哼!』雖然如此,想到剛才那筆酒錢和下個月的卡費,我還是乖乖跨上趙見齊的摩托車。

可惡的趙見齊,這筆帳我記住了,咱們走著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