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格子衫》 –49–

「快點!下午就沒這醫生的門診了!」

「我不要!」

「都已經到這裡來了,妳還想逃避?」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沈紹恩和劉芝庭已經出現在萬芳醫院,卻不是在候診區、更不在骨科醫生面前。而是在萬芳醫院旁的星巴克門市。

打從劉芝庭發現自己一時衝動上了沈紹恩的車、還糊裡糊塗被認真的他帶來醫院準備看醫生,就產生莫名其妙的恐懼,因此到了醫院門口、停好車,劉芝庭假借還沒吃早餐的名義,把沈紹恩也騙進去吃早餐,想拖延時間到預約醫生的門診結束。他們吃完星巴克早餐,也喝完了咖啡,劉芝庭只覺得時針轉得太慢,而沈紹恩終於發現她有意逃避就醫,在星巴克發生口角。

「妳這是什麼駝鳥心態?又不是小孩子看牙醫!再說搞不好傷到軟骨了,妳以為它會自動好嗎?」沈紹恩急得發慌,心想早上已經翹掉大一被當的離散數學。唉,他可不想重修第三次。「到底知不知道膝蓋受傷的嚴重性啊?」

「我不想看,早上起來已經覺得好多了。」劉芝庭趴在桌上,把臉埋在臂彎裡,心虛的目光瞟向窗外。

「少來了,妳剛剛上階梯,明明就還一跛一跛。妳以為說沒事,校隊的人就會馬上讓妳回去練球嗎?不管妳多強多有潛力,哪個球隊敢用傷兵?根本是拿球隊的榮譽和球員的安全開玩笑!妳不是國小就開始打球嗎?打這麼多年了還不知道愛惜自己的身體?」沈紹恩連珠炮似地說了一長串,看見劉芝庭漫不經心的態度,不悅地停止。

「你是老頭子嗎?怎麼說得跟我爸一模一樣?」劉芝庭翻翻白眼,嘴巴翹到半天高。「我如果進去看醫生,醫生一定會把我的傷勢說得很嚴重很嚴重,然後就說,一個月內禁止作劇烈運動,最好都用電梯取代爬樓梯,然後每個禮拜來復健兩次,一個月之後,就告訴你,你這邊受傷很容易導致日後的習慣性扭傷、如果執意打球就會縮短膝蓋的壽命,然後要你認真考慮放棄籃球。這樣有看跟沒看不是一樣嗎?」

「哪裡一樣?而且醫生說的這些話,只是就目前的情況判斷,如果妳不看,膝蓋才可能一直這樣、甚至惡化下去。看完醫生之後好好休息一個月,定期複診,這樣才是減輕後遺症的方式。何況醫生都還沒看,妳又知道他會怎麼說了?」沈紹恩不耐煩地看看手錶,說:「已經十一點半了,妳確定真的不要看?」

「我不想今天看。」劉芝庭說。

「妳在逃避什麼?妳還不願意接受已經受傷的事實嗎?又不是看了醫生才受傷,不看醫生傷還是在,一直粉飾太平會比較好過嗎?」

「我是真的,很不想要放棄……」她抬起頭來,感覺到視角中的沈紹恩逐漸地模糊,劉芝庭強忍住鼻尖強烈的酸澀:「我已經不敢想像,沒有籃球,我的日子會變成怎樣……」

「妳……」

「你想說我很可悲嗎?沒錯,我就是這麼可悲。國中參加校隊比賽受傷以後,就一直被我爸禁止,每次出門去練球,都沒辦法光明正大穿著球衣走過客廳,我也知道打球對舊傷不好,走過球場邊,還是忍不住破戒了。我努力打,還是得不到家裡的肯定。我以為進校隊會是另一種肯定,結果練球第一天,膝蓋就受傷,我甚至都還沒想清楚以後怎麼過,你卻一直催我看醫生。反正要廢都廢了,差這一兩天還會嚴重到哪去嗎……」劉芝庭眼睛一眨,淚水急驟地往下滑,她別過頭去,無聲無息地用袖口印乾眼淚。轉回臉來時已經不想再說任何話。

沈紹恩遞出自己的右手,懸在劉芝庭眼前。

劉芝庭不解地抬頭。

「在球場上跌倒的時候,我們都會這樣把隊友拉起來。」沈紹恩躊躇片刻,還是決定作最後一次的遊說:「看妳這麼難過,大家都會很擔心。去看一下醫生會比較好。」

「嗯。」劉芝庭放棄了堅持,伸出左手讓沈紹恩強勁的臂力拉起。

「走吧。」沈紹恩放開手,轉身朝門外離開。

劉芝庭木然地跟隨他的背影,下意識握緊自己適才抓住沈紹恩的左手,只希望那瞬間的溫暖可以持續更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