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格子衫》 –48–

又是八點的課,李千虹早晨七點半被鬧鐘吵醒後,在床板上翻滾幾回,她對於幾乎天天滿堂的生活開始有些厭倦,賴了十分鐘床,她還是決定起床梳洗。

走到樓中樓的共同生活區,光線被窗簾篩得薄透透,客廳沒有開燈、浴室沒有使用過、高顯方的漱口杯還是乾的……最重要最重要的是,廚房裡沒有早餐。李千虹有點失望,她梳洗完畢,帶著課本前往學校、上自己系內的選修課。

上完八點的課,十點就是應數系的離散數學。是一門遇得到高顯方的課,想到這,她踏著輕快的腳步到車棚,打開摩托車箱換下一節必用的原文書,踏進理學院。離散數學是一門合班的大堂課,教室內有一百八十個座位、課桌椅兩兩相併,想當然爾,教室大得嚇人。

李千虹站在後門口,伸長脖子一一比對教室中的每道人影,就是找不到高顯方或者沈紹恩。就在她猶豫是否要進教室佔位置時,一個沒有禮貌的大背包粗魯地擦過李千虹的肩膀。

「是誰?道歉啊!」李千虹皺著眉頭一吼,高顯方。

「喔。」高顯方看起來相當無神,一點也不像是在家昏睡兩天的飽足樣。他繼續往座位間的走道鑽,沿路撞歪了不少椅子。

「我要跟你坐!」李千虹興高采烈地跟著走。

「隨便啊。」高顯方挑了中間偏後的位子坐,竟然還是糊裡糊塗地將背包擱置在旁邊的椅子上,完全沒有把李千虹的話聽進去,呆滯發直的雙眼根本不知道在恍神個什麼勁。

李千虹微露慍色。不過目前位處學校,她逼迫自己冷靜。佯裝快活地抓起高顯方的背包,不管三七二十一塞到他的腿上,趁機一屁股坐在高顯方旁邊。

「喂,你有沒有好點啊?」李千虹暗自端詳高顯方。

「沒有不好啊。」高顯方冷淡地掃了她一眼:「妳還會關心喔?」

「喂!你說這什麼話?我如果不關心你,早就讓你活活餓死了、幹嘛還幫你買便當?」李千虹提高聲量,不高興地辯駁。這傢伙怎麼回事?生了一場病就學會過河拆橋,處處扯她後腿。

高顯方沒搭腔,他翻開課本低著視線,一遍又一遍地掃過原文課本的字裡行間,在心情複雜矛盾的催化下,高顯方當然連一項完整的定理都沒懂。

「我做了什麼事讓你討厭我?」

高顯方還是沒說話。

「幹嘛不講話?快說!」

李千虹伸出手、使勁地搖晃高顯方,他的肩膀卻緊張僵硬地聳起來。他終於挪動視線跟李千虹正眼對上了神。他望著李千虹眼朣裡的直率與純粹,內心只有更多疑問。而反觀鑽牛角尖的自己,他始終不明白令自己昨晚不悅的原因。

「教授已經開始上課了,妳不要這麼大聲。」高顯方說。

「那你就不能聽我講完嗎?」李千虹壓低聲音,語氣卻很著急。

「反正都上課了,我也跑不掉。」

「我跟那個人什麼關係都沒有,昨天的狀況是,他想要侵犯我,而我根本沒有力氣反擊,正好你敲門進來解救了我,這樣你懂了沒?」

高顯方發愣許久,轉頭竟然問了個讓李千虹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的問題:「既然這樣,為什麼他會在妳房間?」

「還不都是因為你睡在客廳!」李千虹翻翻白眼:「有債主來跟我吵架,我怎麼敢驚動你這個脾氣不好的大牌病人啊?哼。」

「喔。」高顯方恍然大悟,「不過妳也太沒戒心了吧?難道妳不知道讓男生進自己房間,本身就是很危險的暗示啊!笨、蛋!」

「你才是笨蛋,竟然以為我跟那種人渣有一腿!拜託,我看起來這麼沒眼光嗎?」李千虹怒怒地瞪視高顯方:「自、以、為!然後耍任性不聽我解釋,哼。」

「對不起。」

「請我吃午飯我就原諒你。」

「喔。」高顯方悄悄地上揚嘴角,又迅速收起。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

「喔什麼喔?等一下你要幫我買便當。」李千虹見他沒反應,意圖裝死,又不放心追問:「快點!到底請不請午餐?」

「回家吃啊,悶燒鍋有咖哩。」高顯方打個呵欠:「還可以小睡一下。」

「咖哩飯?!」李千虹聽得雙眼閃閃發亮:「我要回去吃!」

經過打鬧鬥嘴的兩堂不太專心的離散數學,直到教授宣布下課、修課同學漸漸散去,沈紹恩還是沒有出現在大教室。

「妳知道阿紹為什麼沒來上課嗎?」

「他載我同學去看醫生,搞不好看完醫生感覺來了就跑去約會囉,所以今天應該是不會出現。」李千虹打趣地說。

「約會?阿紹什麼時候有女朋友了?」

「還沒有啊,不過好事應該近了。」李千虹神秘地眨眨眼。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誰叫你昨天把電話拿給我,就一個人跑到樓上耍任性?活該什麼都不知道。」她調皮地扮扮鬼臉:「等吃完再跟你說啦!現在我肚子這麼餓,根本就沒有力氣八卦好不好!快點回去吃飯啦!」

「知道啦,催催催!」

「那我可不可以不要騎車?」

「幹嘛?」高顯方用奇怪的眼神質疑:「妳要坐我的車?」

「對啊,不過就是吃個午飯,騎兩台車同進同出多沒有經濟效益?」

「妳只是懶得騎車吧?找這麼多藉口。」高顯方看著她搖頭苦笑。

「你知道就好。」

李千虹順勢從口袋翻出手機一看,螢幕上竟然顯示有十八通未接來電。她驚訝地點開這十八通,發現都來自於同一串跨縣市的長途電話號碼。憑著對數字的極高敏感度,李千虹很快就想到,這串號碼她不僅似曾相識,還倒背如流。

那是葛玫琦老家的電話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