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格子衫》 –47–

沈紹恩講完電話,坐回劉芝庭身邊。

「小虹說她等一下就來。」

劉芝庭逮住機會,趁勢問:「你們到底為什麼會認識?」

「啊?沒有為什麼啊,就、就是認識啊。」

「是喔,該不會你是們認識很久,然後我都被矇在鼓裡吧?」她不太高興。

「開學前才認識的啊,我打工的同事剛好搬去她樓上的空房間,有一次我去找他,就遇見小虹。她好像認出來我是應數系的,然後她不是輔系嗎?就問我一些選課的事情。就這樣而已囉。」

「喔。」劉芝庭點點頭。

「妳該不會生氣小虹沒跟妳說吧?」

「才不是好不好!你想太多了!」劉芝庭口是心非地頂嘴,沒有再說話。

沈紹恩雙手撐著腮幫子,眼看著籃球校隊的人一個個離開球場、也逼近體育館快關的時間,終於打破沉默、要劉芝庭一起到門口等待李千虹。剛走到門口,李千虹就出現了,她看見沈紹恩與劉芝庭,劈頭就大聲嚷嚷。

「恭喜老爺、賀喜夫人,你們終於說到話了!」

「小聲一點!」劉芝庭比手勢嚇阻。

「欸,阿紹,啊你是怎樣?」李千虹走到沈紹恩面前,一個沒大沒小的巴掌不留情份地賞在他臂膀上:「之前問你有沒有同學,竟然騙我!你看明明就認識!」

「欸,我是真的不記得我跟她小學同過班好不好?」沈紹恩大聲喊冤:「我只記得我跟她高中同一間學校而已,國小耶,那種年代的事情誰會記得?」

「你不要再說第二次了不行嗎?」劉芝庭很想阻止所有正在運行的對話,不管是沈紹恩、或者是李千虹。

「好吧,那芝庭妳總是要去看醫生吧?」

「就是嘛!」沈紹恩附合。

「幹,你很機耶!我有叫你幫腔嗎?」李千虹說。

「我只是表達我同意而已啊!」

「同意幹嘛要一副牆頭草的口吻啊?很白痴耶。」李千虹說:「我心情不好少惹我。好,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芝庭妳要看醫生!」

「我有聽到,我又不是說我不去看。」劉芝庭回答:「只是時間太晚啦,再不回去我會被我爸罵!」

「對喔,妳爸很可怕。」李千虹想了想,「那沈紹恩你先送她回家,然後你們自己橋時間去看醫生,乾脆上下學也一起啦!這樣超方便。」

「方便是方便啊,不過她不想讓我載。」沈紹恩雙手一攤。

「是喔,那難道要我送嗎?」李千虹圓睜著咄咄逼人的眼珠:「我可是弱女子耶!」

「妳不要用這種眼神看我,要看她!」

「芝庭,快點聽話。」

「……好啦好啦,聽話就聽話。」劉芝庭撇撇嘴。

「哈哈哈!」李千虹見措合計劃成功,暗自竊喜。心想被徵召來當個紅娘也算好事一樁。「那你們要繼續相親相愛、和和氣氣喔!我先走啦,我還有麻煩要處理。」

「嗯,掰啦。回家小心點。」沈紹恩反將一軍:「弱、女、子!」

李千虹朝他們倆扮個鬼臉,走下階梯回到柏油小徑,戴上安全帽和口罩,重新穿起外套,跨上坐墊、剛才模糊又強烈的尷尬逐漸清晰了起來,高顯方的眼神,她怎麼想就是渾身不舒服。為什麼她突然這麼在意高顯方的想法?急著辯解的她,好像變成一種欲蓋彌彰的笨拙。

明明他們之間只是樓友。第一次見面沒有好印象,之後仇人相見眼外紅,每次要建立起不錯的友好關係,馬上就會很『唱衰』地爆發衝突,又吵得不可開交,冷戰個幾天,再化解。還不小心發現他們兩人都喜愛攝影,但也很詭異從來沒有交流過什麼拍攝的想法。現在因為高顯方生病,因而暫時變成好朋友,等病一好,說不定又會水火不容。

既然只是這種關係,那高顯方認為她是怎樣的女生,又不會少一塊肉。那到底為什麼她看見高顯方轉身離去、兩度甩脫她追趕上去的解釋,會害怕到驚慌失措?李千虹左思右想,絞盡腦汁想為自己瞬時的焦慮找一個合理的辯護。

回到家,她將車停入玄關,拉上鐵門。在尚未開燈的幽暗中,探索自己的思維脈絡。回到客廳,電視機已經沉靜地緘默、吃剩的便當盒不見蹤影,連放在沙發上的毛毯和枕頭彷彿不曾存在過。

李千虹知道高顯方只是回到三樓,卻覺得彷彿是在一眨眼的瞬間內,高顯方就蒸發得無聲無息。她的腦海中隨處可以聽見高顯方稍早冷漠的言語。

沒事的。

跟這種白痴賭氣幹嘛?

李千虹一次又一次地為自己作心理建設,不想為了這個問題困擾太久。漫不經心地跳了十來個電視頻道,她索性關上電視。走到三樓高顯方的房間門口,輕輕地敲了敲。

坐在床頭櫃看書的高顯方聽見敲門聲,輕輕地將枕頭邊的收音機廣播音量調小,重新拿起腿上的書本,安靜地翻閱。

「高顯方,你睡了嗎?」

門外是李千虹的聲音。

何建鵬貌似溫文風雅的行徑,在高顯方腦中揮之不去。他到底是李千虹的什麼人?那從容的表情,彷彿出現在李千虹的房間,是天經地義的事。他轉頭瞥瞥貼在牆壁上的大照片,霎時,內心萌生的問題多得像雨後春筍。

「算了,課堂上遇到再說吧!」門外的李千虹放棄了敲門的動作,充滿失望的腳步聲被踩得破破碎碎,順著空氣傳進房間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