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格子衫》 –46–

『鈴──鈴──』

普通的單音手機鈴聲透過沙發椅墊,傳遞到高顯方的耳中。睡得極度舒適的高顯方,在夢迴間還一度以為是夢境中的配樂。他揉揉眼睛、環顧四週,只覺得有哪裡不對勁,當完全清醒時、意識到鈴聲還在,才循著聲音來源四處翻找,終於在夾縫中發現李千虹遺落在客廳的手機。

他拿起來一看,螢幕顯示是沈紹恩。

「喂?」高顯方接起手機。

「喂……」電話那端的沈紹恩,聽到李千虹的手機傳出男生聲音,遲疑了一會,卻還是很快就辨認出來:「喔,阿顯啊?怎麼是你接……小虹呢?」

「她啊……」高顯方這才想到,他所意識到的不對勁就是李千虹的消失。「我也不知道,剛剛她還在我旁邊,後來我好像睡著了,然後……」

「幫我找一下她好嗎?看她在不在家。我有急事要找。」

「好,我看看喔。」高顯方套上拖鞋,快速走下二樓,通過二樓長廊、看見李千虹的鞋子安靜地擺在房門口:「她好像在,你等一下喔。」

就在此時,高顯方注意到李千虹的帆布鞋旁、又擺了一雙男鞋。正心生疑惑、靠近房門猶豫了兩秒才敲了兩聲門。

無聲無息。

「李千虹,你在裡面嗎?」他又敲了兩聲。

只聽房內傳出李千虹的呼喊:「高顯方,我在!你──」然後被阻斷。

他趕緊旋開門把進入,映入眼簾的是何建鵬和被壓倒在床板上的李千虹。撞見這幕畫面的他,詫異地瞪大雙眼。

「你們……」

看何建鵬鬆了手勁,李千虹成功掙脫他的制伏。

「有什麼事情嗎?」保持冷靜的何建鵬竟然露出微笑。

高顯方見到這微笑,更加篤定是自己誤闖這粗心大意忘記上鎖的兩人世界,整臉寫滿尷尬的神色:「沒什麼,她的手機放在客廳,有人打來找她。」

「謝謝。」李千虹走到門口,接過高顯方遞來的手機:「喂?」

「是我啦,欸,妳同學練球受傷了,妳可不可以來送她去看醫生?」

「我同學?你是說……芝庭?」李千虹又驚又喜。這麼說,睽違這麼多年他們終於說到話了?

「嗯。」

「那太好啦,啊不是,欸?你說她受傷啊?你不是有車嗎?就載她去看就行啦!」此刻,李千虹瞥見門外的高顯方正在移動腳步、準備掉頭離去,雖然自己尚未收線,卻什麼也不想、胡亂套上鞋子就小跑步追到樓梯口,一把抓住高顯方的手腕。

「妳同學不要我載,妳來載她好不好?」

高顯方起先一愣,像觸電似的甩開她的碰觸。

「真是的,你是不是幹了什麼機車事讓她生氣啊?好啦,我等一下就到。」李千虹心不在焉地講完,終於掛掉電話,再次拉住高顯方。

高顯方試圖以平緩的態度,用另一隻手移開李千虹的抓握,一本正經地好像在拒絕:「請你不要這個樣子。」

不要這個樣子?她有怎麼樣嗎?李千虹覺得奇怪。

都唸過一年大學了,難道他還有那種男女授受不親的鬼思想?

「我是要謝謝你救我,我有做什麼冒犯你嗎?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我無意打斷你們兩個真的很抱歉,但是男女有別,請妳不要在他面前跟我拉拉扯扯,這樣對妳的聲譽不好。」

「等一下,你現在是怎樣?該不會以為──」李千虹察覺事態不妙,正想解釋。

「對我而言都無所謂。」高顯方聳個肩膀,轉身就走下樓梯。

「喂,喂!你在自以為個什麼勁啊?!」李千虹氣得想殺人:「白痴!」

「好像被誤會了呢。」何建鵬冷冷一笑,又湊過臉來端詳李千虹的神情:「妳好像很在意他嘛,真是有趣!」

「你馬上給我消失,我數到三!」

「晚安,我先走了。」

何建鵬似乎很滿意自己意外的傑作,他套上外套、慢條斯理地走下樓。空盪盪的樓梯口,只剩懊惱萬分的李千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