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格子衫》 –08–

何建鵬和戴細框眼鏡的女孩搭了電梯下樓,女孩在烈日當頭從容地撐起遮陽傘,「砰」一聲,何建鵬的心臟也「砰」的跳了一下。

何建鵬接過女孩掌內的傘柄,漸漸遠離系館,他卻東走西顧、心不在焉,頻頻回頭望著六樓系辦玻璃窗內純白色的百葉窗,他把手機鎖在抽屜。從六樓走下來,他有點後悔,說得更清楚一點是害怕。吃個午飯了不起一個半小時,卻已足夠葛玫琦焦慮躁鬱的症狀發作個透徹。想到這,他擔心得連傘都拿不穩,一陣強勁的薰風吹來,破壞這把傘原有的樣子。

「啊!」他嚇得回神,趕忙將傘骨扯回原樣。「對不起對不起。」

「沒關係,風大嘛!這把傘很耐用的,不怕不怕!」女孩笑著用修長纖細的手壓住何建鵬的手背,和藹的笑容中有幾分媚誘。

她的眼珠有帶著混濁的神秘,教人摸不透。她笑,何建鵬很自然地就想笑,好像一種人云亦云的魔咒。於是無心插柳下,向來多情的何建鵬陷了進去,絲毫不費工夫。

「還好,不然我就要賠妳一把傘了!」

「不要緊。不過你好像有心事?還一直往後看,你看到女朋友在跟蹤我們嗎?」女孩打趣地問。

「沒事。」他勉強一笑,繼續往前走。

「你很在乎唷。」女孩挽上何建鵬的右臂,小鳥依人地將頭靠在他結實勻稱的肌肉上。聲音既輕巧又響亮,好像銅鈴似的,搭著風慢慢吹到他耳裡。

「沒有。」他的神情很是忐忑,小心翼翼掙脫女孩的搭摟,覺得罪惡感十足。玫琦找不到他,會不會直接從宿舍殺來系館找他?會不會就埋伏在哪監視他?

『你是不是心底有別人?』

他想起葛玫琦剛才歇斯底里的氣話。陡然打了一陣寒顫,又不安地往後一瞧。偌大的校園空盪盪,除了他們外,沒半個鬼影子。如果葛玫琦真的看見,應該會直接衝出來大哭大鬧,不可能還有那份理性躲在後面監視。想著想著,他寬心了。

「幹嘛,我說說而已,這麼怕她發現呀?」女孩噗嗤一笑,清秀無塵的五官竟然有不可一世的捉挾。何建鵬就是喜歡她的機伶聰敏,最怕的卻也是這個部分。「秘密情人的條件我們一開始都說好了,我有分寸不會讓你有什麼麻煩,還怕什麼?」

「嗯,沒有。」何建鵬換了話題,「寶瑩對不起,最近實在太忙了,吃個飯好像時間都不夠充裕。等七月的暑修班帶完再請妳吃大餐,可以嗎?」

「當然可以。」

他們選了鄰近學校後門的一間連鎖快餐店,他們端了食物到二樓吹冷氣,面對面坐下來。何建鵬還是心神不寧。

他以為找了個獨立聰明的紀寶瑩,排解葛玫琦的黏膩,一切都可以很簡單。紀寶瑩不黏人,在系辦他們近水樓臺相處得美妙雅致,等他平日被紀寶瑩給他的新鮮刺激滋潤夠了,再去應付葛玫琦,就綽綽有餘。沒想到葛玫琦的憤怒帶給他這麼多恐懼,現在連紀寶瑩的絕頂聰明,都是壓力。

「助教,不要發呆了,吃飯吧!」

「沒發呆,我是在想事情。」

「助教,你還是很愛你的女朋友吧?」紀寶瑩笑著調侃。

她一點也不好奇何建鵬心中真正喜歡的女孩是誰,畢竟偷情對她而言只是興趣,在她心中只有玩樂的自由,沒所謂愛情道德。一開始,他們是很有話聊的朋友,最後何建鵬不顧一切對她表白,她也欣然接受,甚至說當個情婦也沒關係。何建鵬搞不懂,為什麼情婦兩個字她可以說得這麼泰然,但對他而言,紀寶瑩的確是誘惑,他們的不倫關係火速地展開,至今兩個半月,何建鵬發現她的氣質已經不是神秘的誘惑,而是複雜的詭異,更糟糕的是他害怕自己無法抽身,落得一無所有兩頭空。

「妳不要亂想,我已經不想愛她了!」何建鵬急忙辯解。

「怎麼這麼緊張啊?」她似笑非笑。

「寶瑩,我說,如果哪天我跟她分手了,妳會願意和我定下來嗎?」

「這個嘛……」她睜圓了漂亮的大眼睛,眼眸轉了一圈,瞇起眼揚起好大的笑容:「不知道!」

「妳這個調皮鬼,」他笑著捏捏她的腮幫子,把臉挨近:「到底要不要跟我在一起?要,還是不要?」

「這麼想跟我在一起,那就現在跟她提分手嘛。」紀寶瑩軟軟綿綿的音調,無時無刻不像在蠱惑何建鵬。「很簡單嘛!傳個簡訊也好。」

何建鵬放開手,拉回原本一張桌子的距離:「我沒有帶手機。」

「所以呀,等你真的分了再來找我嘛,這麼簡單不是嗎?」紀寶瑩張開嬌嫩欲滴的朱唇、含住吸管,啜了口冰涼的飲料,說:「助教,你下午還有課耶,快、點、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