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格子衫》 –07–

「喂?」

「建鵬,我們今天一起吃午飯好不好?」

「玫琦,我人在系辦耶。」

「中午休息時間,吃個飯有什麼關係嗎?」

「又要吃飯?為什麼每次假日妳就要找我窩在一塊?」

「這是什麼話?你是我男朋友,不找你難道我找別的男生吃飯嗎?」電話那端的葛玫琦頓了頓:「你如果……你如果對我膩了大可直說,我就會認命離你遠遠的,就是不要你口口聲聲說還愛我,可是心裡早就不是那個樣子。」

「妳不要這樣好嗎?」何建鵬用眼角餘光東瞄西瞄,才從辦公桌位站起身,轉到後方的窗外,右手拿著手機,左手轉動百葉窗遮蔽陽光的幅度,光線隨即挾著熱緩緩飄到他臉上,爾後他心不在焉地逆著反方向把窗簾轉回去。溫和斯文的五官還是難掩他的慍怒:「我在系辦有很多事情要忙,這是工作!不是像妳一樣,心情不好就翹課。放暑假我也有課要帶,沒課帶,下班時間到了能不能回去都是問題!Paper看不完,對妳來說都只是我的藉口,是這樣嗎?當初是妳說不怕我忙的,現在呢?放暑假不回去,一無聊就想找我,很煩耶!」

「何建鵬,你是不是心底有別人?這種話你也說得出來!」

「這跟那個有什麼關係?妳為什麼老是喜歡把八竿子打不著的問題混在一起咄咄逼人?很煩耶!」

「不過是問你要不要吃個飯,幹嘛兇成這樣?」葛玫琦說不贏何建鵬,於是放冷箭。「到底要不要?」

「我很忙。」

「別說藉口,我只想知道你要不要?」

在窗邊的何建鵬迴身,默默地用眼光巡視整個系辦,「不要。」

「好,以後你就別想找我吃飯,一頓都別想!」電話那端傳出葛玫琦盛怒之下衝口而出的氣話,以及何建鵬屢見不鮮的摔電話聲。

他按掉通話,鬱鬱吐出半口氣,左手放開了捏在指尖的百葉窗控制柄。

「助教,冷氣調得太冷了嗎?」一位身穿無袖上衣、牛仔褲的女孩抱著一小疊文件靠近何建鵬,身材雖然清瘦卻玲瓏有緻,秀氣的素顏搭上細框眼鏡,渾身散發出屬於智慧與知性的美麗。她是系辦的工讀生,同時也是系所內的學生。

「嗯,沒有。怎麼突然這樣問?」

「只是剛才發現你在轉百葉窗,一股熱氣突然散進來,想說助教是不是怕冷才靠到窗戶附近講電話?」女孩瞇起眼,溫柔地笑了起來:「沒事就好。」

「妳真細心。」何建鵬解開深鎖的眉頭,也被女孩的笑意感染。

「對了,學期成績是這星期要送出去嗎?」

「嗯,哪邊有問題?」

「這個高顯方……」女孩將手上的那疊文件,亮在何建鵬眼前,並指出特定的區塊:「助教認識嗎?」

「沒有印象……嗯,等等……」何建鵬的眼珠子轉了半圈,「我想起來了,我在上學期對這個人有印象,但是下學期他的實驗跟正課的缺席次數都很高,後來期末考還缺考……但是他也沒有出現,現在我連他的樣子都想不起來。」

「噢,這樣嗎?」女孩將文件攬回懷中,似乎不太有精神。

「怎麼啦?這麼沒有活力?」

「他是我們班的男生,我不知道他在學期中發生什麼事情,只知道後來他就幾乎跟系上脫節,期末考我打電話他也都沒有接,簡訊也不回,如果這成績一旦送出去,他就要被──」

「這也沒辦法,他沒有來系辦尋求任何協助,自行放棄基本得分權利的人,無論想要怎麼幫他,都太離譜了。也許他本來就不想讀,才選擇故意被二一掉吧?」

「嗯。」

「看妳好像很擔心,跟他感情很好嗎?」

「是,不……也許根本說不上是朋友。」女孩咬咬下唇,低垂的臉龐有難以理解的落寞。「可是畢竟是同學,總是不希望班上又少一個人。」

「可是這情形太誇張了,要幫也幫不了。不要擔心那麼多,好嗎?」何建鵬聳聳肩,伸手撫摸女孩柔順的髮絲,朝她眨眨眼:「我會吃醋喔。」

「好啦,我知道!」女孩俏皮地吐吐舌頭,換了個話題:「剛剛打來的,是你女朋友嗎?」

「嗯。」有三秒鐘的時間,他的額頭堆起一丁點愁緒,爾後他收起那份不悅,伸手捏捏女孩粉嫩的臉頰:「中午要不要一起吃午飯?」

「好啊,沒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