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是惡魔》 –14–

心神不寧的高柏堅坐在沙發上,漫不經心地拿著遙控器來回切換頻道,佐樂在辦公室講電話時眼底流竄出的笑意,在他腦海中揮之不去。

高柏堅關掉了電視螢幕,拿起手機再度撥打同一個號碼。

「快來救我!」電話接通,佐樂的聲音闖入他耳中。

高柏堅不發一語,下意識掛掉電話。

這是哪一齣?是他轉錯頻道了嗎?

他站起身,在客廳來回踱步。

他百分之八十確定,剛才的確是于佐樂的聲音。想到這,他立刻打開筆記型電腦,又接上GPS訊號定位追蹤系統,連接到自己的手機,再打了通電話過去。

「喂!你幹嘛掛我電話?沒聽見我在跟你求救嗎?」佐樂氣急敗壞的聲音。

「呃……」高柏堅盯著電腦螢幕上的無線定位畫面,心不在焉地回應:「剛嚇了一跳,手一滑就掛斷了。」

找到了!他點下滑鼠放大地圖,又熟練地打開另一個軟體。

「吼,真的會被你害死,我問你,要怎麼讓一個精蟲充腦又對自己滿懷恨意的人打退堂鼓?」

「跑。」他簡潔有力地說,握著滑鼠的右手在螢幕上來回拖曳、一刻也不得閒。

「啊?!」

「快跑啊!」高柏堅頓了頓,直到螢幕上顯示出一串號碼:「妳現在走出那條巷子,找一台編號9588的計程車,如果那傢伙追過來,那個司機會替妳擺平,別看他那樣子唷,他可是NSA的特務……」

語畢,高柏堅臉上泛出自我感覺良好的頰紅,他甚至聚精會神地期待佐樂的稱讚。

「什麼9588?」電話那端的佐樂氣喘吁吁:「呼,剛有一台車經過我就搭了。」

「什麼?!妳沒搭9588?」

這不按牌理出牌的女人,居然無禮地毀掉讓他英雄救美的機會!

高柏堅驚訝之餘,甚至還有些憤怒。

「拜託!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要我找車!整人啊?」佐樂說:「你也不想想我一個弱女子要是大半夜找不到車,被那渾蛋扛走該怎麼辦?當然有車經過我就上了啊。」

「就跟妳說那司機是NSA來的……」高柏堅餘怒未消:「算了,我跟妳說那麼多幹嘛?妳把車牌號碼告訴我,先回妳家。」

「剛才那邊就是我家,我一時半刻回不去……」

高柏堅沉吟半晌,「妳先來我住的地方。」

叮咚──叮咚──

一聽見門鈴奏響,高柏堅立刻拿起對講機應門,螢幕出現佐樂的臉孔。

「嘿,不好意思這麼晚還來吵你。」佐樂一臉疲態,狼狽地笑笑。

「沒關係。」高柏堅面無表情:「我的咖啡機呢?」

「蛤?!」佐樂簡直傻了眼。

「不然,妳覺得我會對妳的安危感興趣嗎?」高柏堅調侃。

「算了,去Office睡覺都比來投靠你明智多了!再見!」佐樂忿忿地說,甩頭就準備走人。

事實上,他也不是漠不關心,知道佐樂平安無事佇立在他門口,的確讓他卸下心頭的大石,然而,這會兒卻又想給她冷嘲熱諷個幾句,一睹她驚慌失措的模樣,沒想到才一激,這小妞就倔得要去睡辦公室?!

高柏堅莫可奈何地嘆了口氣,馬上反悔地打開門,衝上前拉住她的手。

「喂。」

「幹嘛?」佐樂回頭,眼角竟泛著淚光,看起來更是楚楚可憐。

「留下來。」高柏堅對上她的視線。

「不要!我要走了!」佐樂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冤家路窄遇上穆佑文讓她醫生娘的美夢破滅就算了,還被高柏堅捉弄了一整晚,她可是片刻都不想再受他羞辱!

「不行!」高柏堅放大音量,緊緊扣住佐樂的手腕:「我絕對不讓妳走!」

她有沒有幻聽?!她家老闆是鬼上身嗎?!剛才那句台詞是怎麼回事?!高柏堅居然有點……她實在不想使用這字眼,但,這股霸道還真是溫……柔……呀……

佐樂頭暈目眩,她覺得快要窒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