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是惡魔》 –10–

經過幾天休養下來,李其琛的身體狀況已經恢復常態,實驗賽局的研究計畫正等著上軌道,整個局面看下來歌舞昇平,高柏堅卻始終想不透,他為什麼對佐樂的行為耿耿於懷。

鈴──鈴──

辦公室刺耳的電話鈴聲響,阻斷他的思緒。

「喂,您好。」佐樂的聲音輕柔。

「請問于佐樂小姐在這裡嗎?」

「呃,我就是。」握著電話的她忍不住疑惑,向來打進辦公室來的電話只有找老闆的份,即使要找的是她,充其量只是諸如「某某某的助理」此類附屬品的代稱,很少人在電話中會直呼她的名字:「請問你是哪位?」

「妳好,我是穆佑文。」彼端的聲音彬彬有禮。

「噢。」這名字在她腦海中發出重重的一響。

佐樂試圖維持鎮定,穆佑文特地為了她打電話來辦公室?回想起那張溫文儒雅的臉龐,根本就是小池徹平啊!縱使高柏堅曾斷言穆佑文對她有好感,但她完全沒想到萍水相逢的一面之緣,居然還有人如此積極。

「終於找到妳了。」穆佑文說:「我不知道妳的名字,打電話到舅舅的辦公室,結果是另一個助理接的,我和她雞同鴨講了老半天,才發現我認錯人,後來才轉到這裡來。」

「呵呵。」佐樂嘴角微挑,並不是在取笑穆佑文的笨拙,她只是深知「終於」這兩個字在男人心目中的執念有多強烈,以及有多難能可貴,忍不住得意。

H704辦公室的另一端,高柏堅原本不以為意,直到佐樂輕鈴般的笑聲鑽入他耳朵,就再也無法抑制自己的好奇心,他拉高視角,隨即瞥見她眉宇間瀰漫出的笑意。

她的視線無意間拂過他,然而,這笑並不是為他而生。

高柏堅突然覺得有什麼東西,正在敲自己的胸口。他感到不耐煩,提起腕表開始計算時間。

15秒。

于佐樂讓對方講了60個字,而她卻只回了「呵呵」兩個字,按照他的碩士畢業論文中所研究的情境對談,兩人對話比例越懸殊,話越少的人在兩人關係上,越佔上風。

特別是「呵呵」這種似是而非,不會表露出決策立場的純粹情緒語言,那對方很有可能正在做出她可答應也可不答應的,私人請求。

「事實上我想約妳今晚出來看電影、吃個晚飯,當然這與公事無關,也和舅舅無關,純粹是私人的邀請。」穆佑文說。

單刀直入,佐樂由衷地欣賞這份簡潔俐落。比起一些拐彎抹角找藉口又讓她騎虎難下的男人,這份坦白讓她感到舒服多了。接下來,該考驗一下穆佑文的誠意。

「嗯,有什麼原因嗎?」佐樂側著頭。

竟然對可有可無的請求有了興趣,還給了對方上訴的機會!高柏堅心中的憤怒油然升起,他從辦公桌上拿起iPod按下錄音鍵,離座走向佐樂面前,示意要將電話領過來聽。

「妳知道六度分隔理論嗎?」穆佑文說:「抱歉,其實原因我說不上來,只是覺得我好像在哪遇過妳,或許還發生過什麼故事,但這幾天卻一直想不起來。我知道很唐突,不過,我是真的很想約妳出來見面聊一聊。這樣的說明,妳能夠接受嗎?」

「嗯……」她沉吟半晌:「可以。」

佐樂只是搖搖頭,暗示這通電話並不是找高柏堅的,爾後好整以暇地站起來,轉身背向他,蜷曲的電話線像條蛇,纏住她誘人的纖腰。

這畫面相當令高柏堅焦慮。

「就約今天晚上六點,我在管院門口等妳,方便嗎?」穆佑文問。

「嗯嗯,好。」意識到這是上班時間,佐樂謹慎地使用措詞,她信手拈來一張便條紙,抄下穆佑文的手機號碼:「好,我再打給你,掰掰!」

電話才掛上,高柏堅正想若無其事地搭話,卻看見佐樂難掩興奮的神色。

「我去個洗手間唷!」

眼看她像隻歸巢的燕子翩然離開H704,高柏堅回到辦公室,停止iPod的錄音,神秘兮兮地溜進H708實驗室,將「聲波分析儀」接上iPod傳輸線,在偌大的螢幕上開始分析起佐樂適才說話的聲調。

過去在英國兩年,高柏堅除了在大學作研究,也曾經受聘擔任犯罪心理研究團隊的一員,分析人類說話的音波語調也是部分工作,久而久之,這種變態的怪癖居然變成不為人知的習慣。

高柏堅戴著耳罩式耳機,一遍又一遍地反覆聆聽他錄下來的聲音,以及高跟鞋發出的失序腳步聲。

這是雀躍、欣喜、無法抑制的情緒。

她談戀愛了?

高柏堅陷入沉思。

佐樂並沒有到洗手間,她大搖大擺地踏入H701辦公室。昶曦和雷憲之正在享用悠閒的下午茶鬆餅。

「老師不在?」佐樂鬼鬼祟祟,一雙大眼睛賊溜溜地兜圈。

「他去開校務會議啦!佐樂姐,妳怎麼有空跑過來?」昶曦問。

「我在704憋了一整天都快悶死了!」佐樂一屁股躺上李其琛午睡用的躺椅,滿足地感嘆:「啊~還是回娘家舒服自在!」

「對了,剛才有通電話……」昶曦說。

「我就是要跟妳說這個!」佐樂隨即從躺椅上彈起來,跑到昶曦身邊撒嬌:「妳知道那是誰嗎?那是穆佑文!」

「誰呀?」昶曦狐疑。

「不會吧?」雷憲之瞪大眼:「那個醫生?妳連送老師去醫院都能招桃花?」

「喔!妳說的穆佑文……是不是老師的外甥?前幾天我還看到他送老師來,他打電話來是為了約妳?我的天啊他超帥的耶!」昶曦發出羨慕的尖叫。

「妳喜歡嗎?那我不要了……給妳……」佐樂話甫出口,就被雷憲之狠狠踹了一腳:「啊!!!!好痛!!!!」

「怎麼了?」昶曦問。

「憲憲他欺負我~」佐樂又在短短三秒鐘內擠出眼淚,順手從保鮮盒中摸走最後一塊鬆餅,像隻惹人憐的小狗,叼住鬆餅巴著雷憲之。

「妳這女人……」敢怒不敢言的雷憲之,只能用凌厲的眼神瞪佐樂。

「好好吃的鬆餅,憲憲以後長大,一定可以嫁個好人家的!」佐樂戲謔。

在這三人鬧得不可開交之際,H701的門猛然被打開,只見高柏堅憤憤地走進來,不由分說地大發雷霆。

「不是說要上洗手間?妳的洗手間還真大呀。」

「呃……」佐樂愣了愣。

不過是個找個藉口暫時離開座位,她又不是跑去百貨公司搶購週年慶,這男人有必要這麼認真嗎?

「如果份內工作完成,妳想早退去約會我絕不會反對。但是,請不要上班時間佔用辦公室的電話線路,我僱妳來,不是要每天聽妳對我撒謊,一天不騙人妳就渾身不舒服嗎?」高柏堅冷言訓斥,遞給佐樂一張密密麻麻的A4紙:「週末前整理出這些論文使用的研究方法,做一份簡報給我!」

語畢,他甩頭就走。

「憲憲!」佐樂的臉沉了下來,將A4紙惡狠狠地撕開一半,丟到雷憲之的臉上:「聽到了沒有?做簡報!」

「好……」雷憲之顯得無辜又無奈。

「我先走了,待會去八樓研究室找你。」佐樂的眼神裡燃著熊熊的火焰,怪只怪這不識趣的男人壞了她一個下午的好興致。

這樑子可結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