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是惡魔》 –08–

高柏堅鬆了鬆襯衫領口,瞪著天花板調勻氣息。他有好多好多疑惑百思不得其解,想在李其琛那打探個清楚。

「呃,李老師,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嗯?」李其琛瞪大眼睛的模樣十分滑稽,他左手一攤:「您的問題就是我的問題,幹嘛還這麼客氣呢?請問!」

「該怎麼說?你覺得,于佐樂是個什麼樣的人?」問題才出口,他就有些後悔,慌忙修飾:「我是說,你覺得于佐樂為什麼能勝任我的助理?她到底有什麼能力值得你大力推崇?」

「哦?你是問這個啊!」李其琛古怪地笑了笑:「她什麼專業都沒有。」

什麼都沒有!這老頭終於說出句像樣的人話。

「那你為什麼……」高柏堅更不解。

「我是開玩笑的,高老師,您太認真了。」李其琛爽朗大笑:「那我反問您,您跟佐樂相處了兩天,覺得她如何?」

「陰險狡猾、傲慢無禮、謊話連篇!」高柏堅斬釘截鐵,想到幾個回合下來他兵敗如山倒就渾身不舒服。

「哎呀!您怎麼說得這麼對呢?呵呵呵。」李其琛笑著回答。

這是什麼反應?他還以為李其琛會驚訝無比,一切完全超出他的預料。

「這女孩子呢,年紀輕輕,處理事情卻有條有理、你交待她什麼事,她絕對不會說不,也絕對不會搞砸,因為她可以不擇手段地達成,而且成事絕對漂亮有效率!至於你說的陰險狡猾、謊話連篇,那些都沒有錯!你可以不喜歡,但都是她的優點!」李其琛湊近高柏堅,壓低音量:「高老師,我包準你覺得物超所值。」

「但是,要達到目的的方法有很多種,為什麼非得要……」說謊。高柏堅打住。

「哎呀!別這麼死腦筋,反正這只是工作,人家又不是要欺騙感情!高老師,您別這麼緊張嘛!」李其琛拍拍他的肩膀,順手拿了紙杯倒了保溫壺中的咖啡,咖啡才入喉,李其琛突然臉色發白地壓著胸口,喘不過氣來,「啊……」

「李老師?怎麼了?!」

李其琛失去意識地倒在地上。

事有蹊蹺,高柏堅看著「案發現場」,皺著眉頭拿起咖啡盯著,他嗅了嗅,輕輕嚐了一口。

鹹的?這咖啡莫非……加了鹽?

「于佐樂!」

不可原諒!高柏堅右手緊緊地握拳,連忙打電話叫救護車,爾後,又衝出研究室,在七樓長廊一間間地打開,直到他打開H701的門找到佐樂,再看見她手上那隻雞腿,更是憤恨交加!不分青紅皂白地將她拽出來。

「好痛,你放手!」佐樂一頭霧水,急欲掙脫高柏堅的拉扯。

「妳要怎麼整我可以,但是,玩笑為什麼開到李其琛的頭上?」

「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啦!」佐樂真的不知道,不過是一張照片,她又不會真的寄給他老婆或壹週刊,他怎麼反應這麼大。

「妳泡給我的咖啡──」高柏堅思緒渾沌,有些語無倫次:

「什麼咖啡?新實驗室的事情那麼多,誰有空幫你泡咖啡!」佐樂說,「你先放開我好不好,我手都快斷了!」

「妳還裝!妳知不知道李老師剛才喝了那杯咖啡就休克!」

「什麼?」佐樂嚇得花容失色,腎上腺素激發了甩開高柏堅的龐大怪力,連忙衝向H704。

「咖啡?」昶曦從H701走出來,臉色慘白:「咖啡是我泡給老師的……老師!老師不會是心臟病又發作了吧?」

他錯怪她了,高柏堅心慌意亂。眼前的情勢卻不允許他多想,趕忙偕同昶曦趕往H704,只見佐樂對著倒在地上的李其琛拍打呼喊,然後驚慌失措地抬頭,無助的她更顯得楚楚可憐。

「沒事,已經叫救護車了。」高柏堅的大手按住佐樂的肩膀。

低著頭的佐樂輕輕搖頭,「天啊,到底怎麼了……」

「喔!我的天啊!」尾隨高柏堅闖進來的昶曦,一見到李其琛昏倒的身軀,失控地掩著嘴,焦慮地來回踱步:「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是我害老師心臟病發的嗎?」

「程昶曦!」佐樂恢復冷靜,衝到昶曦面前厲聲制止。

高柏堅也愣住了。

「妳這個白癡,現在不是自首的時候!妳現在馬上告訴我,老師平常預約心臟外科門診的醫生名字!」

「我……我現在,什麼都想不起來……」顯然昶曦完全失去理智。

「程昶曦,妳給我認真一點想!」佐樂扯開嗓門威嚇,氣勢逼人的大眼睛,讓在場所有人不寒而慄,她高舉右手,眼看巴掌就要落下。

「等一下!」雷憲之衝進來,一副刀下留人的大俠樣貌道出正解,及時拯救心愛的昶曦:「醫生叫穆佑文!」

「喲!你早點說不就得了?」佐樂很滿意她自導自演的這齣英雄救美,主角對她而言沒什麼吸引力,倒是反派演得樂趣橫生:「謝啦,憲憲!」

還真的是不擇手段。高柏堅忍不住捏了把冷汗,想起剛才惡魔威嚇天使的兇殘面孔,他可根本不願再回想第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