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是惡魔》 –03–

走出機場,高柏堅脫下長版風衣,帥氣的身形領在前頭,只是苦了佐樂,還得拖著他厚重的行李箱當小跟班,萬般無奈攔了一輛泊在門口的計程車。

她安置好行李、上了計程車後座,沒想到高柏堅從另一邊的車門也坐了後座的位置,佐樂嚇了一大跳,正想換到副駕駛座,高柏堅就下令司機開車。

「您好,請問要到哪?」司機轉過頭來問。

「請往台北南港的方向開,我們要到中央研究院……」佐樂默背出不怎麼熟稔的地址。

「等等!」高柏堅出聲打斷:「先別開去中研院,司機,請載我們到建國南路二段……」

建國南路?他去那幹什麼?

佐樂訝異地看著高柏堅。

「不行啦,高老師!李老師千叮萬囑要求我,一定要把你帶到他面前!」

「他還交代了妳什麼?」高柏堅雙手抱胸、側頭沉思:「我怎麼記得李其琛還告訴妳,如果我回台灣『食衣住行』有任何要求,都可以請妳替我打點?」

「呃……」佐樂張目結舌。

「再說,我帶著一堆沉重的行李剛下飛機,妳跟我回家整理整理、再換套衣服出門去參加今天的晚宴應該不為過吧?」高柏間皺起眉,湊到佐樂面前:「怎麼,難道是陪『未婚夫』回家也讓妳害羞?哈哈哈哈哈,難怪妳的臉紅了這麼久還不退。」

「你……」佐樂對眼前局勢完全失去招架之力。

向來,她撒起謊無往不利,殊不知今天竟然踢到鐵板!被這個自我感覺良好的怪大叔玩弄在股掌間,佐樂心中燃起一把無名火。

「如果妳再囉嗦就自己走回台北!」

出現了!

佐樂的老闆──李其琛為了發展實驗賽局行為的研究計畫,不惜砸下重金買了心理學、腦科學等科學儀器,在大學部設置社會科學實驗室,並且積極說服中研院,將遠走英國深造的心理學院士──高柏堅給叫回來。

因此,佐樂受任協助高柏堅之前,自然也從李其琛那兒打聽到一點風聲,研究助理的任期,短則三天、長則三個月;更別提他受聘到大學部開課,那可是一樁傷了兩百五十位少女心的世紀慘案!

他脾氣古怪、難以捉摸、規矩不少、羞辱人又不留情面、不帶髒字、態度傲慢又挑三撿四……

這些佐樂自認為都能忍受,她甚至想得出對策與高柏堅周旋,但她不能接受的是,初次見面就讓這老狐狸逮到她幹這天大的糗事!叫她日後如何打著惡魔名號行走江湖啊?

她低著頭,不時偷偷轉頭打量高柏堅的俊臉,想到自己剛才作的蠢事,就懊悔得巴不得挖個洞鑽!

「待會到我家放完東西,妳再陪我去趟IKEA。」高柏堅微抬下巴,一派悠閒地說。

「啊?!」他又想做什麼?佐樂對高柏堅每次的語出驚人實在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對不起,高老師,我們是在搭計程車,您這樣公器私用,我很難跟國科會的總務交代,您想做什麼我是沒意見,但是我手邊也有些工作要回辦公室處理……」

「工作?我還以為那是只要會動的生物就能做的低等雜務。」

「請你放尊重點,我好歹也有個碩士學位!」

「誰沒有?!」高柏堅橫起眉,理直氣壯。

「………說的也是。」佐樂百口莫辯,第一時間索性順服。

高柏堅斜著眼,瞄瞄佐樂,現在的她簡直像隻初生小貓瑟縮在一旁,他忍不住揚起嘴角。

「再說,妳不是李其琛派來接機的嗎?有本事把總務報帳的事拿來威脅老闆,怎麼就沒本事開輛車過來?現在當然只能叫小黃了,妳如果嫌浪費,大不了這點小錢我付帳!」高柏堅說著,就頂著一張撲克臉,從皮夾掏出一疊鈔票。

佐樂低下頭一看,「笑死人了!我還第一次看到有人想拿外幣付計程車錢!你是要我先去趟銀行換匯、再把錢付給司機?」

「我可沒這麼說,不過基本上食衣住行金錢無所不包,不換回新台幣我食衣住行當然都有困難,這麻煩可不小。」高柏堅聳聳肩,別過臉對窗外竊笑。

食衣住行……

佐樂忍不住咒罵起李其琛,這死老頭為了挖角高柏堅,誇下海口包辦給她的業務量未免也太廣了!莫非是嫌她不夠忙?非得要多一個人使喚她才不寂寞?

日後若是失眠的高柏堅突發奇想,她不就得從夜店衝出來、打包一份鹹酥雞送到他家?更不用說接送高柏堅往返學校與中研院了,要她跟這表人不眨眼的傢伙朝夕相處……

真他媽的食衣住行!!!!!

「妳今年幾歲?」高柏堅問。

「你猜呢?」

「要我猜?妳會後悔……」

「快猜嘛!」

「二十九?」

「高柏堅,你不要太過分!」佐樂脹紅了臉,右手想也不想就巴到高柏堅的左臂,發出響亮的一記。

「喂!妳還真的出全力?」高柏堅瞪大眼,以前無論他再怎麼難搞,身邊的人對他也是敢怒不敢言,但這小妞卻將他們的主從關係拋到九霄雲外,李其琛不是說她知書達禮溫柔婉約嗎?這野蠻人感覺上就沒念過幾頁書啊!真是太亂來了,李其琛怎能把炸彈放在他的保險箱呢?

「糟了……」

「難道是猜得太準、惹火妳了?」高柏堅說:「我開個玩笑,妳何必這麼認真?到底幾歲?」

「二十五……」佐樂沮喪地辯駁。

「觀察妳真是有趣。」高柏堅摸了摸下巴,「妳知道當一個女人被一個男人說出高於她實際年齡五歲的數字時會惱羞成怒,代表她有68%對這男人有興趣,但是妳剛的反應,居然是拳打腳踢……」

「…………」

佐樂在過去靠著絕美姿色,總是處處得到禮遇、甚至還能因此為李其琛獲得額外的好處,簡直就是一呼百諾的公主。如今這滿腹洋墨水的怪大叔三不五時就要揶揄她,連她對他有那麼幾分鐘一見鍾情的瘡疤都想挖!她還得替這人做牛做馬!

這難道是所謂的夜路走多會遇到鬼?

佐樂自詡惡魔這麼久,第一次感覺到自己被打成原形,誰來救她啊?!

眼看一世英名即將毀於一旦,自尊心強的佐樂發誓,絕對要在今晚的宴會上將這筆帳討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