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移民 –09–

吃完飯後,徐靖約我去他學校唸書,然而我已經習慣在自己學校唸書,便婉拒他的邀請,笑著跟他分別,徐靖卻依舊堅持送我上捷運。我沒多說什麼,遷就著讓他陪我,踏進車廂後,徐靖一直目送我踏進車廂,我側目瞄向車窗外,他已經轉身前行,等待往東的列車來臨。

我試著不去臆測太多對於徐靖行為的質疑,例如他為什麼總是要陪我等公車等捷運?例如他為什麼總是對我那麼好奇?或者例如他的眼睛總是明亮而熱情。

我踏進地下閱覽室,將手機關掉,安靜地將思緒泡在書本之中。

偌大的閱覽室,在暑假總是空空蕩蕩。

周凱沒有來,力瑋也不在。

打從大一下從淡水搬回來、融入他們四個人後,就沒有再脫離團體生活。然而這個夏天環境的驟變,或許也漸漸改變了我。我從一開始對孤獨的排斥,漸漸地學著適應。

阿杏曾對我說過,我明明是個愛笑的女生,但只要一安靜下來,眼底就會溢出寂寞。我不懂她的意思,畢竟我永遠也看不見自己的眼睛。

但在我離開學校、在黑暗的樓梯間爬行,或者看見昏暗的路燈、打開房門後在漆黑的房間嗅到昨晚殘餘的菸味時,那兩個字漸漸在我心中清晰了起來。

晚上準備睡覺前,手機突然響了。

我從被窩裡伸手摸到床頭櫃,將手機湊近一瞧,力瑋的名字在螢光屏閃爍。

怎麼是他?我狐疑。

「喂?」我接起電話。

「弗嘉嗎?」力瑋的聲音很平板,讀不到情緒。

「怎麼了?」我挺直腰身,背靠上床頭櫃。

跟力瑋同學這麼久,印象中他幾乎沒打過電話給我,有也是大家一群人在學校抓我吃飯,恰好阿杏或芝庭的手機沒電,才輪得到他打電話。按照這種大半夜打來劈頭就嗅到鬱鬱寡歡味道的情形判斷,總覺得大事不妙。

「妳在家嗎?」

「嗯,準備要睡了,怎樣?」越來越不對勁。

「對不起。」

「沒關係啊,怎麼了你說。」

「妳還住在景美嗎?」

「我搬家了耶,我現在住景安。」不對,我有欠劉力瑋什麼東西嗎?還是他跟我借了什麼東西?大半夜的劉力瑋想幹嘛,而且今天,今天他不是應該……「我說,你,沒事吧?」

「不要問這麼多,等下我會跟妳說,陪我出來一下吧!」力瑋說。

「我沒有車耶,你要我去哪?」我皺著眉頭。

「我去載妳,妳家在哪?」

我告訴力瑋住處的位置,過不到十分鐘,力瑋就打電話來說他在我家樓下。我簡單地換了套外出服下樓,有很長的時間沒有像現在這樣,脂粉未施就在別人面前出現。我走近他的車,力瑋馬上丟了頂安全帽給我,我邊戴邊暗地打量,力瑋戴著全罩安全帽讓我很難辨析他真實的想法,不過從透明罩中,我很清楚看見他雙眼流露出疲態。

「好了,」我跨上後座:「走吧。」

「現在這附近有什麼店會開?」力瑋轉頭問。

「你還沒吃嗎?」我問。

「我今天只吃了早餐。」力瑋說。

「那,往那邊走。」

我挑了一間複合式的咖啡館、跟力瑋相偕踏進店裡、看力瑋活像隻地獄裡爬出來的餓鬼,我很識相地也選好飲料,服務生一走,我便拿起桌上的白開水喝。

「請開始講吧!」我看了看手錶:「還有,雖然已經過十二點了,不過,生日快樂!」

「小麗今天跟我提分手了。」

「又提分手囉?」對於這兩人的感情事,大家早就司空見慣,我也見怪不怪。我看力瑋的神情有些異樣,放下杯子:「好啦,我不是故意的,你好好講吧!」

「今天我本來要跟她一起過生日,本來預定是中午吃Friday’s、晚上到平溪過夜……」力瑋還沒說完,就被我的尖叫打斷。

「平溪?!」怎麼會是平溪,小麗不是說要去洗溫泉?平溪有溫泉旅館嗎?

「嗯,就去民宿過個夜看看風景。」力瑋的回答裡完全沒提到洗溫泉三個字。

怎麼會這樣呢?我的腦袋頓時一片混亂……難道我要告訴力瑋,其實小麗?算了,我沒這麼不識相,別人的事情我還是不要輕舉妄動,免得惹上什麼麻煩……

「沒事,你繼續說!」我強裝鎮定,擠出一道笑容。

「反正她情緒不穩定妳也不是不知道,一件小事情可以突然很生氣或很開心,她哭的話,還要好好安撫她,不然她又馬上會。吃完Friday’s之後,她又因為小事生氣,就動手。」

「她還動手啊?」我挑挑眉毛。「那你呢?有動手嗎?」

力瑋沒答腔,我立刻了解他的意思。

我吐了口氣,「你老實跟我說吧,你會動手應該也有你的苦衷。如果說你本來就是會動手的那類型,我也不會說什麼的。」

「我是那種人。」力瑋淡淡地說:「後來因為打到對方受傷,我就發誓以後對女孩子都不動手,這點小麗也知道,但是小麗她又不是能理性管住自己的人,她會亂摔東西,又只挑那種尖銳的東西來亂摔,完全講不聽。這很荒謬,雖然我不確定,但是我猜妳應該跟我有類似的想法:當妳想著這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這種不理性的人,但他們通常都在妳身邊。」

「我知道啊,這種人真的很煩……」我說。

「總之,今天我已經忍無可忍,吵到最後,我動手打了她一下。但是我很快就收手,而且我只打這一下。」力瑋說:「後來她就裝弱,說什麼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明明上一秒還是惡婆娘,下一秒就哭得楚楚可憐。」

「後來呢?」

「她說要分手,隨手攔了計程車就走。我騎車開始追,追到那輛計程車上了高架橋,就沒辦法追下去了。」

「你還有追過去啊?」我瞪大了眼睛,認真談感情的人果然不同。

「因為是女朋友啊,要是別人我哪管那麼多?」力瑋說:「後來我打了電話,她都不接,吃過晚飯後就關機了。」

「所以你們吵架是在,吃晚飯之前?」我忍不住想搞清楚時間對應關係。

「吃完午飯的時候!」力瑋翻翻白眼:「小姐,妳有在專心聽嗎?我剛不是說,從Friday’s出來之後就吵架了?」

完全不對!這邏輯完全錯了!如果力瑋跟小麗今天下午就吵完架,那今天吃晚飯的時候,小麗怎麼還會打給我說她要泡溫泉……沒有雞,哪裡來的蛋?還是說,小麗是跟另一個人去洗溫泉了……

「啊!!!」想到這,我不顧一切地放聲尖叫。

「怎麼了?弗嘉,弗嘉,妳沒事吧?」力瑋抓住我的手臂,擔心地問。

我將思緒打回現實,凝神看著力瑋的臉,頓時全身上下冷得打顫。

「不舒服嗎?」力瑋將白開水遞給我。

「嗯,沒事。」我搖搖頭,什麼話也說不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