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移民 –07–

望著牆壁上的月曆,我開始厭倦補習班的排課方式,上完課,相隔四十八小時又要再跟相同的臉孔碰面、延續前天未完成的橋段、還有,我不知該如何面對的徐靖。我從來沒想過上個補習班要像上學一樣麻煩,顧慮東顧慮西、還要把貴松松的補習費總額做除法練習,算出翹一堂課要浪費多少錢。

我望著課表發呆,突然發現經濟有兩個時段。

霎時,腦中突然盤旋櫃檯小姐說過補習班的旁聽制度……

對啊,這麼簡單的事我怎麼沒想到?!最近為了上課,幾乎每天都在正午時間出門,頭昏腦脹不打緊,皮膚都曬黑了,偶爾等到傍晚再上課也不錯。

當我打定了主意,就毅然決然地睡起大頭覺,在家東摸摸、西摸摸,一直耗到吃完晚餐才悠閒地出門,逼近日落的夏天還是有它不容小覷的熱度,但我輕快地踏著步伐,再也沒有汗流浹背的浮躁。其他時段的教室裡,我不用遷就原本被安排的座位,選個空位在教室後排自在地上起課,沒有人認得我,很好。

上完課剛踏出教室後,手機不安分地在袋子裡震動。

我摸出手機一看,是徐靖,心頭忍不住一慌。怎麼這麼巧?我該接電話嗎?如果接了電話,我要說我在哪裡?他如果問我為什麼沒去上課,我又要怎麼搪塞他?踟躕幾秒鐘,我忍不住倒抽一口氣,鎮定地將手機丟回包包裡,手機很快地停止它的呼喚,我撇撇嘴告訴自己這沒什麼,然後快步離開補習班、很順利地一走到站牌就攔下一班回家的公車。

然後我等自己氣定神閑,才拿電話打回去。

「喂?」徐靖的聲音。

「我剛剛在洗澡,怎麼了?」我試著輕快地說。

「沒什麼,」徐靖那端傳來嘈雜的聲音,感覺像是在外面,還有很刺耳的引擎和汽笛聲:「妳今天怎麼沒來上課?」

「我那個來了,很不舒服,就沒去。」

「那,妳要筆記嗎?」徐靖說:「妳同學今天都沒有來上課。」

「好啊!我才想要跟你借!」我顧忌到他周圍人聲鼎沸,感覺有些不安:「你呢?這麼晚還沒回家嗎?」

「我剛去我學校看書,現在才要回家。」徐靖的語調顯得很平淡。

看來真的是巧合,我鬆口氣。

「嗯。」說過謊話的人會有兩種跡象,一種為了掩飾而變得滔滔不絕,另一種則裝作若無其事而辭窮,然而此刻我並不是辭窮,只是冷冷地保持沉默。

「好啦,我要騎車了,先這樣吧!」徐靖說。

「嗯,掰掰。」

我無法對任何人誠實,曾幾何時,我已經練就了一身說謊不打草稿又面不改色的真功夫,也同時發現大腦中管理謊言思考的部門已經可以下意識地寫好一整套邏輯,來應付眼前的問題。

下課後,力瑋坐在位置上低頭傳著簡訊,我把影印好的筆記輕輕放在他桌上。

「聽說你昨天沒有來。」我微笑。

「嗯?」力瑋疑惑地抬頭,「沒來的是妳吧?」

「我是聽徐靖說的。」我說:「他昨天打給我,說你們兩個都沒來。」

「喔~其實我後來有來啦!只是遲到了,我的位置被別人坐走,只好坐在最後面囉!」力瑋看了看我的筆記:「還是借我吧,坐在後面好多字都看不清楚。」

「好啊你拿去。」我說。

「對了,妳昨天怎麼沒來?」

「我……」我本想延用昨天的藉口,但猶豫片刻,最後說出口的卻是真心話:「事實上,我不太想再跟徐靖走太近。」

「妳討厭他?」

我搖搖頭:「我覺得我不是討厭他,也許以後我還有可能會喜歡他。」

「那妳幹嘛躲他?就順其自然跟他見面就好啦!」力瑋用奇怪的眼神看我。

「哎喲,我就是不太想太常跟他接觸嘛!」如果真的要解釋,又會連帶扯出一大堆事情,我只好隨口呼攏過去。

「算了,妳本來就不是普通的龜毛。」力瑋似笑非笑地盯著我,不曉得在打量什麼。

統計下半堂結束後,力瑋突然用手肘推了推我,我凝神往前方瞧,在教室門口前看見一道熟悉的身影。

是徐靖,我的胸口猛然一抽,然後下意識地想往反方向走。

「去啊。」力瑋說。

在我打算回話時,徐靖已經走向我們這邊。

「哈囉!」

「欸?你怎麼在這裡?」我的演技假到連在旁邊的力瑋都在偷笑。

「妳不是那個來了?」徐靖遞了個小紙袋給我:「給妳。」

「這是什麼?」我打開紙袋一看,裡面是分裝成一小包一小包的Costco可可粉。生理期送可可粉給某些女孩子的確是有加成效果,但可惜我並不是視甜如命拿另一個胃裝甜點的女孩,何況現在也不是我的生理期。

「就可可粉啊!我朋友那個來的時候,我都會送這種東西給她們。」徐靖說。

「嗯,謝謝。」我對他微笑,腦中開始思索該如何解決掉這十包可可粉,還是轉送給阿杏跟芝庭這兩個貪吃鬼好了。

「有好一點了嗎?」

「嗯,有啊,不然今天我怎麼來上課?先這樣吧,我要跟我同學回學校唸書了,掰掰。」我心虛地笑著,和徐靖道別以後,拉著力瑋像逃難似的離開現場。為了讓謊話更逼真,我還跟著力瑋找車走了好長的一段路。

「他很喜歡妳。」力瑋說。

「嗯。」我撇撇嘴,裝作不在意:「可能吧。」

「哈哈,幹嘛對他這麼冷漠啊?還躲來躲去的!」力瑋用手肘推推我。

「有嗎?我對朋友都是這樣啊!」

「那妳對我會這樣嗎?」力瑋停下腳步,擋在面前丟給我這問題,見我不作聲,又煞有其事地攤攤手:「好吧我知道現在沒有,但未來總有一天會這樣嗎?」

「喂!」我忍不住翻白眼:「劉力瑋你欠揍啊!」

「哈哈哈哈哈!」

「你真的懂嗎?」我吐口氣:「你到底懂不懂我為什麼要躲他啊?」

「我知道啊!妳一方面想要享受曖昧的過程、另一方面又怕他太快有所表示妨礙到妳準備考試時的心情,妳希望你們一直都是朋友,但又不是像我跟妳的這種朋友,所以邊開車邊踩剎車?」力瑋說。

被拆穿的我感覺到全身血液直往腦門衝。

「你很煩耶,幹嘛破梗?」我沒好氣地。

「哈哈,不是妳先問我的嗎?妳們女生有時候真的是很有趣。」在車多到滿出來的停車格裡,終於在眾裡撿回力瑋的愛車,他意味深長地問了我:「妳喜歡徐靖嗎?」

「我、我不知道……」

「妳這是在發抖嗎?」力瑋冷靜地盯著我:「幹嘛啊?徐靖又不會吃人,有這麼可怕嗎?」

「可怕的不是人本身,而是,」我緊抿下唇:「人是會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