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移民 –04–

不知道台灣有多少大學生像我一樣,一放暑假就拼命找打工、跑活動、暑修,千方百計只為了找藉口留在台北,就是不愛回家睡覺吹冷氣,但至少在我身邊的阿杏就是跟我一個樣。

倒也不是爹爹不疼奶奶不愛,城市對我們而言藏有它說不出的魅力,不僅交通方便、資訊發達,更重要的是難得不用上課,怎麼可以回家被媽媽管好玩呢?暑假當然是要好好玩樂跟賺錢的季節!

但是今年暑假,我開始發現留在台北補習是一件很沒有意義的事,特別是我以為我的朋友會彼此督促勉勵,而殘酷的真相則是我反覆走進窄小的座位,拼命埋頭猛抄筆記,下課後一個不留神就可能讓周凱和力瑋見色忘友把我丟在原地。

當然中場休息時間,周凱和力瑋仍然會跑來找我哈啦,但更多的時候他們是不出現在教室裡的。

考生什麼都可以有,就是沒有時間。

所謂時間當然是指空閒的時間,但顯然小麗和周凱家的大美人兒並不知道考生的性質,導致周凱和力瑋總是輪番缺課、三不五時向我要錄音檔借筆記,不然就是一下課人馬上消失不見,囂張的程度讓我忍不住懷疑我是不是也該交個男朋友合群一下。

搞什麼啊!

你們不是考生嗎?!

你們知不知道你們這樣會害我也不想唸書啊?!

在又一次被周凱和力瑋聯合放鳥的經濟課後,我目送他們跟我道別倉促離去的身影,沮喪地收拾東西,右肩冷不防被人拍了一下。

「耶?」我轉頭,一位皮膚黝黑的男孩子映入眼簾,十分陽光的笑容讓他看起來相當可愛,雖然他有點大眾臉,但我看了他一陣子,確定我並不認識這個人。「你,你在……叫我?」

「嗯!想請問一下,剛才上的內容妳聽得懂嗎?」那男孩靦腆地笑著,有點不好意思。

「嗯,懂啊!」我點點頭。

「那老師上課勾的題目妳都有做嗎?」男孩顯然是找到救星,整張臉寫滿了喜出望外。

「呃,有些有寫,有些沒有耶!」還不是周凱和力瑋那兩個有異性沒人性的傢伙,害我一個人落單,也不想唸書,做題目當然就只是三天捕魚兩天曬網。

「那可以問妳這幾題嗎?」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補習班不是有請助教嗎?你怎麼不問他,偏偏要問我呢?難道就不怕我心機重耍暗黑,告訴你錯的解法?誰教你這樣隨便搭訕你的潛在對手的……

「可是我現在想吃飯了耶。」我說。

「那妳等下有事嗎?」男孩問,見我臉色怪異,又趕緊澄清:「妳不要誤會,因為我是理工跨考,所以都一個人來補習,這邊都沒有認識的人,之前聽妳跟妳朋友聊天,好像說妳是經濟系的,所以才想問妳問題。」

「喔,可以啊!但是我真的要吃飯了,你不介意的話我們吃完再找地方討論吧!」原來如此,早說不就好了?我說你剛才那追著別人跑的樣子真的很像變態啊大哥。

「好啊!那就一起吃吧!」

就因為這樣老梗的補習班問問題橋段,我找到了被周凱力瑋放鳥可以替代陪我吃飯的陪客。我和男孩一起搭電梯下樓,決定就近在摩斯漢堡解決晚餐、也省掉找地方討論的麻煩。

「妳朋友呢?怎麼沒找妳吃飯?」男孩啃著炸雞塊問我。

「你說我同學啊?」我正準備撕開包漢堡的膠帶,忍不住貪涼啜了口飲料。

「對啊,那兩個男生,不是妳同學嗎?」

「欸!你是不是都在偷聽我們講話,不然你怎麼什麼都知道?」我開玩笑地裝兇拍桌子。天啊,那周凱嗆辣辣的表我不就被他給照單全收?林北可是黃花大閨女,要壞了我名聲,這筆帳一定要找周凱算清楚!

「小姐,是你們自己聊得那麼大聲,還說別人偷聽!」男孩也作勢拍桌來回敬我。

「欸,是這樣喔?」我掩嘴吃吃地笑,大大地咬下第一口漢堡:「你要考什麼所啊?」

「考企研囉!」男孩說。

「企研?怎麼又是企研?」我驚呼,這年頭大家總是一頭熱地考企管、要不就財金,儘管錄取率低還是照樣擠破頭:「現在公司一間一間倒,唸企研出來可以幹嘛?」

「混張文憑囉,沒辦法,趨勢嘛!」男孩說:「不然妳幹嘛要考研究所?別跟我說妳是真的想當學者?」

「我考經研所就走學術路線啊!怎麼,不行嗎?」我挑挑眉毛。

「蛤,這也不能問喔?」男孩皺皺眉頭,顯然是被嚇到。

「哈哈哈哈。」我大笑:「沒有啦,我這人就這樣,嘴巴壞了點沒惡意。」

男孩看見完食的我迅速將漢堡包裝紙揉在手心,不由得瞪大了眼:「欸,妳吃東西怎麼跟男生一樣快啊?」

「我都是這樣啊,有問題嗎?」我冷靜地笑著。

「沒什麼,只是覺得妳……」

「怎樣?」

「只是覺得妳好Man,脾氣也特別硬……」男孩小聲說完,轉了轉眼珠子,不經意地脫口:「希望未來可以跟妳和平相處,哈哈。」

「欸,這麼快就下定決心要跟我做朋友囉?真的是勇氣可嘉!」我拍拍男孩的肩膀,示威似的朝他使點眼色:「你知道嗎?我這人嘴賤愛表脾氣又不好,跟我當朋友真的很辛苦,不過賭場有句話……下好離手,今後就請你多多指教了,哈哈哈!」

「好樣的!」男孩指著我,低下頭開始嗑起他的餐點。

「慢點吃,別噎著了啊!」我咯咯地笑個不停。

「妳給我記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