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歲的法文課》–33–

所幸,我沒有成為女同學心中的頭號公敵,然而數學課掀起的另一波于老師風潮裡,最令我不齒的是,這兩群親衛隊裡大多數的人數都是重複的!這可不是F4演唱會,看到哪個就不分青紅皂白尖叫。

「雨欣,我問你喔,妳一定要老實回答。」上體育課跑完操場,我一如往常往圖書館走,卻被嘉涵叫住。

「怎麼啦?臉色那麼難看?」我一轉頭,發現愛情診療所的所有同事全都聚了過來,神情一個比一個嚴肅。

這時我不禁打了個寒顫,覺得喉嚨詭異地乾燥。

「妳跟于老師,真的沒有任何關係嗎?」曉芳帶頭問。

「沒有,我姓姚,他姓于!怎麼會有關係?」

「那他早上怎麼會送妳來?」

「這跟我無關,只是他現在住我家,一個學期,然後至於他為什麼會住進來,請向我老媽詢問。」

「啊?難道妳媽媽──」小薰睜大眼睛:「老牛吃嫩草?」

「不是啦!」我簡直受不了這群沒大腦的笨女人,終於脫口說:「我媽媽的對象是他爸爸啦!」

「啊?所以……他算是妳哥哥囉?」她們鬆了一口氣。

「算啦!」我實在不想承認這個事實。

「我好羨慕妳喔!」

「對啊!我搬去妳家好不好?」

「不然這樣好了,我們每天去雨欣家找于老師補數學。」

「好啊好啊!好棒喔!我要做小餅乾。」

「那我要做蛋糕。」

這幾個女人已經開始打起她們的愛情算盤,根本沒有想到我的感受!算什麼好姊妹啊?

「喂喂喂,我可沒答應。」我說。

「雨欣,妳一定會答應的啦!對吧?」

「不會。」

「雨欣~」

「不要不要不要!」

「有什麼關係?這樣妳家又多一份收入,我們可以接近于老師,不是很好嗎?」

「亂說,要是妳們一來,班上其他人一定也會吵著要來,那時我怎麼辦?而且我跟于奕維又不熟。」況且收入也只是收到他的口袋而已,又不會請我喝飲料什麼的。

「她們敢?誰敢來我就爆誰內幕!」嘩!不愧是大姊曉芳,氣勢凌人,還好我沒讓她們知道Naiveté的真實身分,自己人叛變的下場可是比普通人都還可怕的呢。

「好啦,我問問看。」

「真的嗎?太好了。」每個人都高興得手舞足蹈。

「我們要去打羽球,妳要不要一起來?」

「不了,我不想流汗。」我婉拒這個問題,其實從高一到現在,答案始終如一,久而久之她們也不會再主動找我打球,我相信今天她們會心血來潮,絕對是因為于奕維。

念頭一轉,圖書館也沒興趣去了,於是我晃回榕道,在陰暗的盡頭竟然瞥見于奕維瘦長的身影。

怎麼會這麼倒楣?我正想離開,卻被他叫住了。

「雨欣。」

「呃……」我轉過身,勉強地打了個招呼。

「給妳。」他拿起一罐全新的左岸昂列奶茶遞給我,我很納悶並驚訝,為什麼他會知道我喜歡喝這牌飲料?

「謝謝。」我接過飲料,向他道謝,比較不生氣了:「不過,你怎麼──」

話還沒說完,于奕維就接口:「我看到家裡冰箱上放了一大排這個,就猜出來啦!知道妳這堂體育課,我這堂課剛好沒事,就來這裡等等看了。」

「謝謝……」我低頭,有些愧疚起來,在數學課我竟然用那麼重的話刺傷他,於是我說:「今天,可以載我回家嗎?」

「當然可以。」他黑細框眼鏡下的雙眼流露濃郁的笑意,我突然發現,有個體貼的哥哥,竟然是這麼幸福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