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歲的法文課》–32–

我實在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心軟來當個爛好人,把跟自己打不著邊際的雜事往身上攬,心裡明明有個好大的疙瘩,卻又裝作絲毫不在乎。

然而我還是硬著頭皮在中午吃飯時間,準時去拿,那時候高偉德不在,原本凌亂不堪的桌面已經收拾得乾乾淨淨了,桌子的透明玻璃墊上放了那張測驗紙,他已經用黑色的原子筆填上資料。

我心中懊惱得很,恨不得想要揉掉它,我希望這張紙,是玲玲、是小薰、是倩寧、或是班上任何一個女生,我更希望這是那個該死的法國腔的臉,如果他們的臉都是一張紙,我就能卯盡全力絞死他們。

回到教室,我看也不看,就隨手把測驗紙丟進正在吃便當的女孩之間,結果呢?就像拿一把米灑到雞窩一樣,個個張牙舞爪地搶奪。

「我先看啦!」

「我先我先!讓我看一下嘛!」

「我也要看。」

「哎喲!不要那拿麼低啦,給我看一下!」

「小心,不要撕破了!」在慌亂中不知道是誰,突然這樣大喊,頓時所有的喧擾轉瞬間全部消失,但大家還是擠成一團。

「喂,這個N-a-i-v-什麼的是什麼意思啊?」突然有人問。

我心臟突然露跳一拍,趕緊衝上前去搶過測驗紙,但卻無法理性地找到,只能下意識地問:「在哪?」

「就在這裡啊!」小綠的細手伸出來,在紙上偏中央那帶找到目標指給我看。

我看得很清楚:『喜歡的女孩類型:Naiveté。』

「這……這什麼啊?他在寫什麼?」我大叫,霎時我感覺全身血液直往腦門衝,心臟砰砰砰砰地跳個不停,而且越來越大聲。

「Rainy,妳知道嗎?」

「我……我不知道。」開什麼玩笑,我絕對不能告訴她們,這個是我的法文名字,否則,午休結束後,可能會發現我被釘在海德大樓頂樓,遭受眾多親衛隊的刀鋸鼎鑊之刑。

「妳真的不知道嗎?雨欣,妳的臉好奇怪喔。」小綠把臉湊到我面前仔細察看,似乎發現了點蹊蹺。

「真的真的!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我的聲音變得尖銳而且怪異,就像高中男生在學踢正步一樣,很不自然,於是趕緊開溜。

「喂,雨欣,妳便當還沒吃!」倩寧在背後喊我。

「不吃了。」我說完後,拔腿往操場狂奔。

操場正上方的太陽使勁發出全身熱力,企圖把大地烤成焦炭,連平時愛玩的男生也都躲回教室去了。我繞著紅土跑道,走入碧蔭的榕道裡,剛剛燥熱的心情在瞬時拋到九霄雲外。

榕樹道,號稱海高四大美景之一,長達一百公尺的榕樹道與操場互相映襯,宛若亂世中的桃花源,茂密蓊鬱的葉片交雜,再強艷的太陽也只能透入一點微光,加上兩旁的石椅,長成為校園中情侶的約會勝地。

或許是今天天氣太過悶熱,榕道裡竟然沒有人,我於是悠閒地沿著步道往內走。

「唉!」我嘆了口氣,試圖不讓自己回想心中的不快,但班上同學討論高偉德和于奕維的聲音依然不絕於耳,認識這兩個男人,竟然使我多了這麼可笑的友誼,究竟是我的幸或不幸?

「唉什麼唉?」一隻手輕拍我的肩膀,似笑非笑地說。

「仕華,你幹嘛跟蹤我?」

「白痴,誰跟蹤妳?」他扁扁嘴:「在教室都快吵翻天了,出來享受清靜,還回被妳誣賴說我跟蹤妳,天理何在?」

「是啊!這世界太沒天裡了。」我當然不是贊同仕華罵我沒天良這件事情,只是藉著一起宣洩對親衛隊的不滿。

「不要人云亦云,下次我直接罵妳是大便好了。」

「你才是大便咧!」我用力捶他,用玩笑式的態度對他耍耍狠。朋友的定義,就是看了就想要過去揍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