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歲的法文課》–30–

「這種問題為什麼要我問?」我激動得從座位上跳起來。

「拜託嘛!這當然重要囉!而且妳跟他比較熟,這樣消息一定比較可靠嘛!」

「不甘我的事!我跟他一點都不熟!不熟!聽到沒有?」我咬牙切齒地大聲聲明:「不要。」

「唉呀!別這樣嘛!大家都是好朋友,就幫我們問一下嘛!以後我們就不會來煩妳了。」

好朋友?誰跟妳好朋友?不知道多久以前,有個人因為我挖了她的八卦而狠狠地扣我歷史的平常成績,什麼時候好朋友叫得一聲比一聲親熱啦?

「不熟啦!自己找別人問。」

「雨欣雨欣你最好了啦!幫個忙嘛!」

「好啦好啦好啦!」受不了這群花痴的死纏爛打,我終於決定舉白旗:「列一張清單給我,把要問的東西寫上去,不過,內容我可不保證完全正確,他要瞎說也是不關我的事。」

「哇!太棒了。」

「雨欣,我就知道妳最好了。」

「愛死妳囉!」

女同學們甜膩膩的聲音縈繞在我耳畔,恐怕我的密友蔣仕華大帥哥一生也沒這麼幸運來享受這種艷福,可惜我是女生,對於這種送上門來讓我左擁右抱的,我就敬謝不敏了。

我離開座位,任由她們吱吱喳喳討論要跟法國腔問什麼問題,逕自走到外頭吹風,仕華則面無表情地佇立在那。

「女人真麻煩。」他說。

「是啊!還好它們不知道我們是朋友,要不然……」

「誰跟妳是朋友?」仕華開著無傷大雅的玩笑,不過以他那張撲克臉,不了解他性格的人還會以為他說認真的。

「噢,有女人暗戀你了不起啊?我告訴你,我連女生都吸引得來呢!怎麼樣?」哼!我就不相信你連男生也能把它們迷得暈頭轉向。

「哈哈哈。」仕華沒和我鬥下去,只問:「那個新來的老師就是妳在店裡認識的喔?」

「對啊!這傢伙,Trouble Maker一個,現在說不定連小凱的仰慕者都會找上門來。」

「女人是很可怕的,請多保重。阿彌陀佛。總之妳人緣現在變得真好,以後絕對沒有人會帶種把妳甩掉薛子杰的事情拿來當茶餘飯後的話題了,妳看多好。」

「要那種人緣有屁用?一群沒大腦、沒自尊、沒身價,還有色無膽的女人,我隨便抓個學長來當凱子,友誼都比她們的真誠多了。」我不以為然。

「哈哈哈哈,讓妳早點體會社會上的人情冷暖也是不錯啊!可以緩衝以後出社會所受到的傷害。」

「緩衝的頭!謝謝你關心。」我翻白眼:「我有多苦命你知不知道?白天在學校有花痴圍繞,上下學小凱會來煩我,回家後還有可怕的熱戀者轟殺我,你是不會了解的。」我很悲哀地說。

「好啦,快上課囉!」仕華看看手錶,轉身進教室去,只留下我一個人在走廊沉思。

下一堂是數學課,我清楚得很,雖然我個人並不排斥數學,但自從于泓文出現以後,我一看到數學,馬上會聯想到那張討厭的皮囊。

或許這是心理作用、也或許這是偏見,我知道個人因素對我影響很大,但我就是不喜歡于氏父子,尤其是老凱,我討厭他那種諂媚做作逢迎我的嘴臉。

「姚雨欣,上課囉!」數學老師拍拍我的肩膀,把我從憤世嫉俗的深淵中拯救出來。

「對不起。」原來已經上課了。我道歉,趕緊回到座位上坐好,轉身打開書包拿出筆記本,卻看見一張對我微笑招手的臉孔。

「啊!」我驚叫,是于奕維!

「你怎麼會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