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歲的法文課》–28–

換了新教室,我們順便重新抽了座位,恰好我和仕華都抽到靠窗的邊境區域,不想上課時,還可以隨心所欲做自己的事情,而且不容易被發現。

仕華坐在我前方,而我坐最後面,不過後面還是有張桌子,是班上一個轉學的同學留下來的,也沒有人打算送回總務處。總之坐在這樣的好位置,以後要跟仕華聊天是挺方便的,我於是又成了失戀診療所那票朋友眼紅的對象。

「喂,雨欣,早上那個開TOYOTA的是誰啊?該不會是老凱吧?如果是的話也未免太年輕了吧?」仕華轉頭問我。

「他是小凱。」我實在不想提到這對父子。

「小凱?老凱的兒子嗎?」

「是啊是啊!新學期開始我就倒大霉,也不知道是犯太歲還是怎樣?一個早上兩個人同時出現在學校,煩都煩死了!」

「兩個?小凱之外還有誰?該不會還有個大凱吧?」對喔!仕華還不認識那個法國腔。

「是一個在店裡認識的人啦!」我說。

「喔。」仕華應完之後就轉回頭去,因為玲玲她們一行人正漸漸往我這逼近。

「雨欣,妳真是沒天良,帥哥都被妳搶光了!」

「帥哥?妳說誰?」

「別裝了啦!聽說那個新來的實習老師于奕維早上送妳來學校,剛剛還有人看見妳跟另一個新老師說話,這裡一個(指著仕華),還有臺大的薛子杰,左擁右抱,也不讓我們幾個享福,太不講義氣了吧?」

「噢,我把薛子杰甩了。」我平淡無奇地說。

「啊?!」經我這麼一說,眼前八個死黨不約而同地驚叫。

「幹嘛大驚小怪?就切了啊!」

「薛子杰很好耶!妳竟然……」

「他對我的溫柔是表面的!告訴妳們喔,我在臺大的眼線告訴我說薛子杰在台北很風流,臺政師輔北大文化都有他的相好,這種腳踏N條船的人,要甩就快!要不然……」現在說謊都不用打草稿了,我心虛地瞄一瞄正在前方對我挑眉的仕華。

「真是人不可貌相,看他那副斯文的樣子,想不到竟然……」好友們還是議論紛紛、不可置信。

「算了,不要理他了。」為了防止破洞越捅越大,我趕緊轉移話題:「老師來了啦!趕快回去吧。」

第一堂是英文課,我們的班導Miss Nancy,愉悅地拿著課本和幾份講義走進來。

「Good morning, students.」

「Good morning!」班上的女生很熱情地回應。

「So how was your summer vacation? Uh……」老師停頓一下,抽了一隻籤。「Morrison?(仕華的英文名字)」

仕華很快地站起來,很流暢地回答:「I played basketball, went to Taipei for one week and bought some English novels to read.」這傢伙不知道是在打屁還是吹牛。

仕華本來就是老師的得意門生,應用和考試成績都很優異,加上仕華提到英文版小說,Miss Nancy高興得眼睛都發亮了:「Oh really? So what kind of novel did you read? 」

「I read some Fantasy Novels(奇幻小說) like Dragonlance(龍槍) and the Lord of the Ring(魔戒) something like that.」聽他在吹牛,這些原文書他早在高一就看過了。

「Great! Thank you, Morrison.」Miss Nancy示意他坐下,然後說:「Well, I think it’s really good for you to improve reading skills through reading English Novels. Isn’t it?」

「Yes!」班上的同學齊聲回答,這是Miss Nancy最喜歡的上課回應。但我卻聽見後方傳來不尋常的 Yes,回頭一瞧,發現高偉德竟然就坐在我身後的空位。

「Hello!」不知道聽法國人說英文是不是這種怪腔怪調。

「你怎麼在這裡?」我小聲問。

「我來看Miss Nancy怎麼上課啊!」

「噢!天啊!」我等一下在班上就不用做人了:「完了。」

「有什麼好完了?對了,妳要不要當我的法文社社長?」

「社長?」

「Hey, Rainy, what are you doing over there?」Miss Nancy突然抬起頭來往我這裡看,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