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歲的法文課》–27–

最後,于奕維還是搬了進來,在書桌改位置以後,原本放在我工作房裡的書本和家用電腦勉強塞進我房間來,只是我的感覺,就像改變方向的擺設,一切都走了味。

暑期輔導第一天早晨,于奕維發動了他的白色TOYOTA帶我上學。

「妳在哪一班?」才剛上車他劈頭就問。

「二年一班。」我看也不看他。

「噢。」

「對了,你放學後不用等我,我要跟我同學去打球。」實際上我只是不想讓他帶我回家。

「好吧……」

這段四不像的對談結束後,車內再度回歸沉寂,雙方井水不犯河水,非常好。

我知道我們之間無法好好相處,是我對于泓文的成見所致,或許就這點而言我是任性了點,但我更不喜歡晚餐時刻,餐桌上冒出另一個人,和媽媽談笑,奪去我跟媽媽的小小空間。

車子進入教師停車場,我不吭一聲,抓著書包,頭也不回地往教室走。教室內的同學三五成群地述說今年暑假裡的趣事,有的改變髮型,有的改配隱形眼鏡,也有人炫耀自己的新球鞋。

「雨欣,早安啊!」是我的死黨之一倩寧,原本蓬鬆的大鬈髮這會竟燙成閃亮動人的直髮,感覺煥然一新。

「好漂亮喔!」我輕輕摸著她的頭髮:「用打工的薪水燙的?」

「對啊!妳沒去真是太可惜了。」

「因為我媽媽不讓我去啊!」我無奈地苦笑。

「對了,妳暑假有做什麼嗎?」

「我啊,我學了一點法文。」我說。

「法文?」倩寧瞪大雙眼,「說幾句聽聽吧!」

「Bonjour! Comment allez-vous? Je suis Naiveté, ça me plaît d’apprendre le français bien! 」我很自然脫口而出。

「哇,好厲害喔!這是什麼意思?」

「早安,妳好嗎?我是雨欣,我很喜歡說法文喔!」我解釋。

「雨欣妳真的好厲害喔!啊!對了,今天早上開車送妳來的男人是誰啊?」

「唔……」還是被發現了,倩寧的八卦眼真是好得沒話說。

「是誰快說啊!我看見他走進辦公室耶!好像還長得不錯。」

「不錯個頭!他是在我家吃閒飯的傢伙。」我不耐地說。

「他住妳家?好好喔!怎麼帥哥都往妳那跑啊?」倩寧自動跳過『吃閒飯』這三個字,還露出羨慕的眼神。

「我倒是一點也不想。」我沒好氣地說。

「別這樣嘛!啊,對了,我們一起把書搬去新教室吧!」倩寧說完,我這才想起這學期我和倩寧一起當清潔股長的事情。

「新教室在哪?」我跟著倩寧把班級書櫃裡的雜誌搬起來。

「在我們教室樓下。以後就不用爬樓梯了呢!」倩寧看起來似乎挺高興的。

新教室是六月剛畢業的高三生教室,早在畢業典禮過後就少有人煙,加上一個月沒有打掃,課桌椅上都佈滿厚厚的灰塵。

「好髒喔!」我皺皺眉頭,把書放在地上,到洗手檯找了條抹布揉濕準備擦擦窗旁的書櫃,倩寧則又上樓找人手。

「Bonjour!」一句法語沒頭沒腦地出現在我身旁,嚇得我差點猛往鐵書櫃撞去,難道是……

我不安地抬頭,不出我所料,果然是他。我頓時嚇得目瞪口呆:「高偉德?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本來就在這啊!」他狡辯。

「亂說!我以前又沒看過你。」

「我是新任的英文老師,Gaston,請多指教。」法國腔誇張地對我行大禮,這次Gaston的發音又跟之前不太一樣,想必這是英文的唸法。

「你不是……?」我說不出話來。

「我說過『我不在海高教書』這句話嗎?妳會錯意了吧!」

「啊……」我無言以對。

「我先走囉!歡迎加入法文社,有什麼事情可以到辦公室來找我喔,拜拜!」法國腔誇張地爆笑出來,轉身揚長而去,只留下呆若木雞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