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歲的法文課》–24–

「所以啊!大學那時,泓文他都是全校的風雲人物,那個時候有好多小學妹喜歡他喔!真的是迷死人了。」

在一個等待于泓文到來的無聊早晨,我咬著三明治,目不轉睛地盯著Laker跟Sixer的比賽,漫不經心聽老媽訴說于泓文在大學時代的豐功偉業。

「快攻快攻啊!」我不理會她如數家珍的內容,逕自跟著播報員「唉呀!沒進!」或是「啊啊啊,漂亮!」這樣的話語氣急敗壞地對著電視大叫。

「欣欣……」

啊!球被抄了!

「雪特!快回防哪!」我大聲咒罵。

「欣欣!」媽媽把電視關掉,慍然神色全寫在臉上。

「好啦好啦!妳繼續說就是了嘛!」對這傢伙的輝煌戰績,我真是一點也沒有興趣,但老媽卻抓著我不停地講。

「不要這麼掃興嘛!」熱戀中的女人果然一看到就是如沐春風,連本來的壞脾氣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好好好。」我點點頭,卻聽見門鈴響了。

「他來了!我去開。」媽好像一個情竇初開的小女孩,雀躍地跳下沙發,來到門邊。

「媽,我進去囉!」

「嗯。」

我走入房間,坐回書桌,把電腦打開,很快地連上前幾天剛裝好的寬頻。才一上站就被丟了顆水球:「嗨!要不要來打球?」這句話可算是仕華跟我聊天的開場白。

「得了吧!出不去啊!」我回。

「幹嘛出不去?」

「貴賓駕臨,孰敢不從呢?」唉,實在是皇命難違。

「喔,妳說老凱啊?」老凱是我們對于泓文私下取的綽號。

「要不然還會有誰?」我說得很無奈。

「排他性別那麼高嘛!妳以後說不定還得要跟他要零用錢,反正他一個星期才回來一次嘛!就忍一忍吧。」

「我才不怕他,最可怕的是我媽!她一天到晚抓著我講東講西,不死也半條命了。」

這時們無聲無息地開了,嚇了我一大跳,來著正好是我們的話題人物男主角。他進來的時候仕華剛好傳了一封訊息:「阿彌陀佛,請多多保重。」

見到這個不請自來的不速之客,我心虛地把電腦的視窗最小化,一邊招呼:「于先生,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妳媽媽在忙,不讓我幫忙啊,所以我就繞過來看一看了。」他說得好像一切順理成章,卻讓我不是很高興。

「噢,那請坐。」我指著我面前一張摺疊式的沙發。

「謝謝。」于泓文很有禮貌地點點頭坐下,問:「平常用電腦都在做什麼?」

「做報告。」我虛應,老實說我不喜歡別人刻意找話題搭訕。

「哦?什麼樣的報告?」他還故意裝作很有興趣的樣子,我看到這副嘴臉,感覺胃裡似乎有東西在翻攪。

「不一定,看上課內容。」我有些生氣,我做什麼報告干你屁事啊?

「唔……那很好啊!」他說。

好你個頭!每次老師一說要找資料都害我險些虛脫,沒做過海德高中的英文報告,就請不要裝懂。好,我知道,你師大附中畢業的等級太高,無法體驗我們南部地區高中生的困苦生活。

「還好。」我隨便應應。

「妳要不要考慮做經濟時事類的報告?這可能對妳未來推甄申請有很大的幫助喔!」謝謝你雞婆好心,本小姐目前不打算考商學院,請別想把我栽培成妳未來的繼承人,謝謝。

「呃,我是沒有空啦!也沒有注意這種新聞。」

「妳可以試試啊!」拜託,請不要再對我用這種噁心虛偽的微笑了好嗎?「畢竟那也是妳以後會接觸到的。」

以後會接觸到?真是感激不盡啊!什麼會接觸到?請不要把我媽所說的話來當我的第一志願好嗎?經你這樣一瞎攪和,我還寧願去填哲學系!

「喔……好。」我以最快速俐落的動作將電腦關機,抓起裝了皮夾和車鑰匙的包包,二話不說就往門口走去。

「雨欣,妳要去哪?」這馬屁精還在我身後貓哭耗子一番。雨欣是你叫的嗎?我去哪裡關你屁事?

我強壓滿腹的怒火,很有風度地笑著轉頭告訴他:「我去圖書館找點有關『經、濟』的資料。」說到經濟兩個字,我刻意當著他的面咬牙切齒。

我警告你,要是再管我這種芝麻綠豆的小事,你就別想和我媽結婚了!我在心中對他吼出這句話。

可惜這遲鈍的笨蛋根本聽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