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歲的法文課》–19–

「喂,妳昨天說妳自有辦法,到底是什麼辦法?」高偉德吃完蛋糕,拿起紙巾抹抹嘴巴問。

「嗯……」我的雙眼很俏皮地滾了一圈,神秘地說:「這可是我的得意之作呢!你看!」我笑咪咪地把昨天那首分手詩拿出來,攤在桌面上。

「這、這是什麼啊?」法國腔看了,不禁嘖嘖稱奇,拿起紙張細細地讀起那首詩。

「這就是第一步。」我說。

「上面的意思是什麼?我總覺得每一句都是獨立不連貫的?」他十分納悶地皺皺眉頭。

「真是個笨蛋!」我把那五個字圈起來,再展示給他看:「這樣總明白了吧?」

「雨心不愛節?妳男朋友叫『節』?原來是這樣。」高偉德恍然大悟:「很有創意啊!真不愧是大文豪。」

「過獎過獎。」我打趣地跟他客套幾句,繼續說:「總之,他已經看見了,接下來,就等他撞見我們約會,最後談判,就這樣。」

「就這樣喔?」他好像意猶未盡。

「這樣難道還不夠嗎?我已經盡量將傷害減到最低了耶!你看,要不我幹嘛搞那麼多伏筆?我可不想被冠上九世惡女、水性楊花的罪名。」

「原來,妳就是顧慮這個啊?妳也太會想了吧?我要是妳,鐵定是殺他個片甲不留,誰管他怎麼想。」

「我就是不希望傷害他啊!要是他一時想不開,跑去尋短見怎麼辦?」說到這,我又開始擔心起來了,從昨晚到現在都沒有消息,怎不叫人擔心?

「又不是女孩子,哪有人會被甩就去自殺的。」

「你不懂。」我漫不經心地撇下這句話,將視線拋向玻璃窗外,看著底下車水馬龍的街道。

「對,我的確是不懂。」法國腔脫口而出,口氣不太好,感覺好像在賭氣。

他的反應嚇了我一跳,我趕緊問:「你生氣啦?」

「沒什麼……」高偉德的口氣緩和了許多,沒有剛剛冰冷。

「抱歉!我只是……」我才要解釋,又被高偉德阻止。

「妳不用想那麼多,我真的沒事。」

「沒事就笑一個!」我將視線對上他的雙眼。

「笑。」他別過頭逃開我的注視,勉強牽動一下嘴角,簡直比哭還難看。

「別這樣啦!我剛剛只是無心的!真的。」

「我知道啦!我沒事。」高偉德終於轉過頭來,溫柔地笑一下。

「好可愛的笑紋。」我微笑,用手指在他臉上描出那抹笑紋,對他稱讚著。

「可愛?我還是第一次聽見別人這麼說。」

「我說真的啊!」

「我知道啦!」這時,他突然伸手把我掉了一大半的旁分瀏海撥回原處,還細心地把稍長的髮絲塞到我耳後。

我定定地凝望著他,心臟、呼吸彷彿在轉瞬間停止,然而世界依然運轉,只是我們的畫面就此停格,唯一有變化的,是我漸漸發燙的雙頰。

如果真的可以,我希望時間就此停滯,讓我的心能夠鉅細靡遺地記下這一切的情景,放在我腦海中一處特留的暗層裡,小心存放。

「幹嘛一直看我?」法國腔突然打破沉默,看起來真是不識相,不過也幸虧他化解這尷尬的僵局,否則再盯下去,我的眼皮遲早要抽筋的。

「我哪有?」我連忙低下頭,不敢再看他任何一眼,然而心臟卻噗通噗通跳個不停,害我幾度以為連他也聽見了。

法國腔竟然沒有再跟我抬槓下去,這可稀奇。我於是偷偷瞄了他一眼,發現他白淨的臉上跟我一樣湧上紅潮,我抬起頭來故意糗他:「你撲粉啦?臉紅成這樣?」

想不到他聽了,竟像是觸電般,全身猛然一震,身子微微像後倒去,良久,才結結巴巴地說:「天、天氣熱吧?」

蠢話連篇,星巴克裡空調颯然,哪來的熱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