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歲的法文課》–17–

和仕華槓東槓西以後,再洗個澡,已經十點多了。走出浴室時,發現丟在外面的衣服不見了,這時才看見媽不知什麼時候回來,正在外頭刷衣服。

我走過去問:「媽,妳今天怎麼這麼晚啊?」

老媽邊刷洗衣物邊說:「怎麼?今天有事情要求媽啊?媽已經晚歸一個禮拜了,到今天才發現啊!」

「唉呀~!」我聽出老媽心中在生悶氣,就上前圈住她:「我不是這個意思啦!只是關心妳啊!妳以前都沒有晚歸過啊!」

「好啦!媽最近接了一個老朋友的case,他在婚姻上有很麻煩的糾紛,牽扯了很多的人事關係,所以這幾天都要跟他聚餐,談這些內容嘛!」

「噢……媽,那既然只是糾紛,有必要談這麼久嗎?白天在事務所還談不完,非得要連晚飯都一起吃嗎?媽,妳吃飯是不是都對方在付錢啊?」我追問。

「是啊!怎麼啦?」媽一副希鬆平常的表情。

「妳不是說那個人的糾紛很複雜嗎?那要是到最後是他的問題,那吃了人家一個禮拜的晚飯,到時候妳逃不掉,怎麼辦?」吃人家的嘴軟,拿人家的手軟,這還是媽以前教我的呢!

「傻欣欣,不會啦!」媽媽笑著順順我的頭髮:「媽又不是第一次接這種case,何況人家是媽媽的老朋友啊!」

「可是……媽,妳還是小心一點吧!」我環住媽媽的腰際,將臉龐貼在她的背上。

我很清楚,我只是不希望自己每天回家,面對的只是冷冰冰的屋子,我希望每天廝混得瘋瘋癲癲,回家時,能快樂地做一頓香噴噴的晚餐,等媽媽回來,陪我說話。

我不要一個人煮一大鍋飯,卻接到媽不回家吃飯的電話,只能自己一個人坐在電視前,很空白地看著無聊的連續劇。

我怕寂寞。

我接受子杰的表白,不也就是為了消除自己心中的寂寞嗎?我希望能有個又酷又帥的男朋友,最好是國立大學、理工學院,未來的竹科上班族。

這些條件,是高中女生交男友的第一志願,我還見過有人特地指定清交兩大,子杰雖然不是清交人,但其他條件一樣也不缺,我接受子杰,就是要讓那群女生嘆為觀止。

即使愛情診療室的女孩都是我的死黨,但我私底下,打從心眼裡瞧不起她們!

她們自以為是的大女人主義,開了愛情診療所,收集別人的八卦然後教別人一些自動送上門的招數,以為主動攻擊才是上上之策。

但她們錯了!錯得非常離譜。

這群根本沒談過一場戀愛的白痴,只知道去認識一堆帥哥,然後像針孔攝影機一樣,一個個趴在欄杆往對面偷看。實為女性之恥!男生才不吃這套,妳愈是主動,他們就愈覺得妳沒身價。

所以,當子杰說要認識我時,我故作冷淡,立即贏得他追求的慾望,才不像那些笨女孩,乖乖地雙手奉上個人資料,但我其實對子杰也不是那麼感興趣,只是想證明自己與她們不同罷了。

「鈴──鈴──」電話再度把我從自我膨脹的境界拉回現實,我伸手把話機拉過來,對方沒有來電顯示,原本想順手接起的我,即刻又縮回。

說不定是子杰呢!

「欣欣!電話幹嘛不接!」媽在陽台吼我。

「好啦好啦!喂?」我一股作氣提起話筒,打算一聽到子杰的聲音就立刻說打錯了,趕快掛電話。

「請找姚雨欣。」對方很有禮貌地說,我聽出來,是高偉德,於是鬆了口氣。

「沒事幹嘛把電話隱藏?害我以為有人要恐嚇我!」

「我電話一直都是隱藏的啊!對了,我明天有空,一起去約會吧!」

「啥?」我被他的話給震懾住了,很難想像,這種話他竟然能說得這麼流暢,臉不紅氣不喘,不知道是這種話講多司空見慣,還是他剛剛練習了很久?

「笨蛋,去星巴克埋伏啦!」

「喔!對喔!」我回過神來。「那,明天下午一點見。」

「下午一點?沒問題。再見囉!」法國腔確定時間後,即刻就收了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