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歲的法文課》–15–

寫小說的人都知道,一篇好的小說,需要引人入勝的楔子,深刻鮮明的角色,最重要的,就是引人進入懸疑空間的伏筆。

伏筆是故事的暗層,高明的作者通常會在故事中悄悄埋下伏筆,配合故事情節發展,激起讀者一探究竟的好奇心,卻又不容易嗅出蛛絲馬跡,結局才能來個措手不及,令人拍案叫絕。

我呢?伏筆寫多的我,自然了解該如何埋下導火線,然後適時引爆,解決阻礙在我面前的大岩石。

回到家後,我坐在書桌前,隨手抓起一張計算紙,像是寫小說大綱,畫了時間表,慢慢寫下計劃。順手按了答錄機,上面顯示有三通留言。

「雨欣,我知道妳還沒到家,不過,我希望妳聽到時,能夠打個電話給我,OK?」

「雨欣,妳還沒到嗎?外面已經在下雨了。妳到底跑到哪去了?剛剛妳一個人走掉,希望妳沒事,回個電吧!」

「唉,看來妳還沒回家,我晚點打吧!」

聽完留言後,我心中已有個底了,便握筆在紙上沙沙寫起字來,之前我花了太多的情緒化因素來子杰分手,因此子杰只當我是在耍脾氣,而未曾用情緒抵抗我。

如今,我要徹底顛覆之前的失策。

這時電話又響了,查一下來電顯示,果然是子杰。

我不想接,但電話依然響個不停,似乎沒有掛掉的意思,子杰在另一端耐心等待,卻激起我瀕臨失控的情緒。

念頭一轉:好!就從這裡開始。

我把鈴聲轉小,這時答錄機響了十來聲後,自動開啟:「喂,我是姚雨欣,我現在不方便接電話,請改日再打,別給我浪費錄音帶的空間!被我抓到是誰馬上宰了你。」

「雨欣,我知道妳已經到家了。可是妳為什麼不接我電話?是不是在生氣?我早該想到,我又做了蠢事對吧?我真的希望,妳不要把心事藏在心裡,喜歡我也好,討厭我也罷,我只要妳快樂就好。」

我無視電話的存在,逕自轉身拿起另一隻電話,嘴裡唱著不成調的歌曲:「啦啦啦~我是傷人不眨眼的小惡魔~男人見我都要小心~一個不慎就會肝腸寸斷哪~啦啦啦~」

我在筆記本裡找到那串電話號碼,略為生疏地撥號,電話響了很久才有人接起:「喂?」

「請問……高偉德先生在嗎?」

「我就是。」

「我是……上次在星巴克的那個女生啦!海高的。」

「哦,妳是姚雨欣嘛!」

「還記得我啊?」我高興地說著。

「怎麼會不記得?」法國腔的話裡滿是笑意:「怎麼了?找我做什麼?還有,妳好幾天沒去星巴克啦!跟妳男友重修舊好了嗎?」

我聽了只是乾笑幾聲:「沒有啦!我是想開,決定把他甩了。」

「哦?這樣啊!恭喜恭喜。」法國腔打趣地說。

「所以,我是來跟你商量點事情的。」

「嗯?」

「我希望,你能幫我演場戲。」我把在我心中徘徊很久的心願說出來。

「演戲?」

「我想請你假裝是我男朋友,然後,總之,就是這樣啦!」

「要我跟妳聯手甩掉妳男朋友?」高偉德顯得很吃驚:「可是妳自己說我是局外人,不能把我牽連進來的不是嗎?」

「其實,我後來又聽了我朋友的建議,他的說法跟你一樣,所以我妥協了,恰好前幾天我男朋友看見我們在星巴克說話,這正好可以利用利用吧!」

「那,事情的前兆呢?妳不是怕……」

「別擔心,我自有辦法!」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