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歲的法文課》–14–

「我……」我的臉青一陣白一陣,連個簡單的問題,都讓我支支吾吾半天,卻回答不出來。

「妳說啊!」仕華的表情遂轉嚴肅,目光如炬盯著我看,非常嚴肅地瞅著我,我從來沒看見他那麼可怕的表情,害怕得低下頭。

可是仕華並沒有打算放過我,他繼續拷問:「妳看我的眼睛啊!妳為什麼不敢看?妳心裡有鬼對不對?妳到底在怕什麼?」

「不、不要這樣……」我的肩膀被孔武有力的仕華抓住,他的指甲穿透薄衫陷入我皮膚裡,我只覺得好痛好痛,卻怎麼甩也甩不開。「放開我!」

「妳說啊!為什麼不說?」仕華像是在偵訊似的問我。

「我……不喜歡啦!」受不了這可怕的逼迫,我終於招出實情。

謝天謝地,仕華終於放開手,對我道歉:「抱歉,我只是想確定妳自己的立場而已。」

「什麼立場?你以為我當立法委員喔?」我破涕為笑。

「妳看,笑起來多好!剛剛那個死樣子,醜爆了。」

「這是我的自由,要你管?」

「隨便隨便。」他顯得很無奈:「既然不喜歡,那請妳不要再為自己增添更多的不快樂,好嗎?」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辯駁。

「難道不是嗎?妳分明就是在庸人自擾,分手是很簡單的,是妳自己把它複雜化,要不要我教妳幾招?」

「少來了,你又沒談過戀愛。」

「可是我拒絕別人過啊!」

「說得也是。」仕華的女人緣真不是普通的好,不要說班上,就連社團的女生跟他說話時,都會微微發抖。我想,最令人迷戀的,或許就是他眉宇間流竄的那份菁英之氣吧?

「對付薛子杰呢,最好快刀斬亂麻!乾脆直接說妳移情別戀了,如果說什麼感覺不對,會讓他有挽回的餘地。」

「移情別戀喔?還有沒有別的?」我總覺得這很不道德,什麼水性楊花、朝秦暮楚這種罪名,都會自動跑到我頭上。

「這個最管用,讓他知道妳的心已經不在他身上了。最好帶個人演場戲給他看,不要讓他有更多的遐想,那會很麻煩的,對妳對他都是更大的傷害。」

「你以前對學妹都是用這招?」

「對啊!就說已經有喜歡的人了。」他說。

「噯,真的有嗎?」我推推他的手肘,這種事,仕華總是隻字不提。

「好像有……」仕華支支吾吾了起來。

「什麼好像?」我用力敲他一記:「男子漢大丈夫說話不要婆婆媽媽的!你什麼時候變那麼優柔寡斷啦?」很難想像,這傢伙剛剛給我嚴刑逼供,現在居然是這副窩囊樣。

「我忘了啦!不要八卦到我身上!」仕華耳根有點紅。

「哈哈哈!果然有!」我提起他的耳朵,繼續逼問:「快說。」

「妳又不認識。」

「不認識介紹一下就好了嗎!」我實在是很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女生這麼厲害,擒得住咱們蔣仕華先生的心呢?

「不要不要!」仕華趕緊轉移話題:「對了,我還沒說完,總之就是移情,好用。光說不喜歡是沒用的。」

「可是,傷害很大吧?」

「傷害是難免的,要不然妳想痛苦到妳懸樑自盡那天嗎?現在暑假機會多得是,好好演場戲,演完就別理他,讓他自生自滅,不然,以後別想打電話找我哭訴!」

「哎呀!別這樣嘛!好啦好啦!我試試看嘛!『子杰,對不起,我已經愛上別人了。』這樣如何?」

「太假了。」仕華搖搖頭:「一看就知道是愚人節玩的把戲,妳就不能正經一點嗎?我說過,找個人演戲。」

「喔!那……找你!行不行?」仕華最愛擺撲克臉了,的確是最佳人選。

想不到他竟然臉一紅,大聲說:「不可以。」

「幹嘛?哦!我知道啦!你怕被你喜歡的人看見對不對?放心,這是在校外,輕鬆點嘛!」

「不行!妳找別人。」仕華還是那臉酷樣。

「好吧……」我念頭一轉,想到了一個更好的人選,對了!就找他,準沒問題的!

「我想到了!我先走囉!掰掰。」

我和仕華揮手道別離開遮雨棚,雨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我走向附近的公車站牌,興奮地搭車回家。發現自己全身上下的細胞正抖擻地跳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