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歲的法文課》–13–

我想我一定是瘋了。我在漫長的大街上,一家又一家進進出出,有門就走進去、有樓梯就爬、又電梯就搭,晃了一圈出來,然後往下一家逛。如果沒有店,我就繼續在街上散步。

我不曉得這樣做有何實質意義,然而實際上這樣只是浪費時間,想了很久,我終於釐清,我這一切愚蠢的行為,都只是為了逃避、逃避在逃避而已。

然後,在我好不容易騙過自己的良知以後,子杰剛剛說的每一句話,就像包了棉花的大頭針,輕輕貼近我,卻無意間把我刺傷。

我相信,子杰是真的很愛很愛我呢!

一滴水滴到我的眉心,抬頭一看,剛明明還是大晴天,現在卻連太陽也看不見了。

雨不僅來得很快,還有加大的趨勢,大顆的雨點落在我身上,我只覺得好冰好痛,彷彿是來懲罰我的。

我慢慢走向路旁的遮雨棚子,開始懷念剛剛充斥咖啡香的小店,要是我方才沒有離開,或許我還會在店裡跟子杰互訴衷情,然後子杰會把他那件拉風的黑夾克從機車椅墊下拿出,讓我披上。

我是為了什麼,在這種地方活受罪?

我不懂!

「不是下雨了嗎?怎麼還愁眉苦臉的?」一道吊啷噹的男聲從我耳盼掠過,怎麼可能?

「仕華?」我馬上回頭,果然是蔣仕華,他不但剪了頭髮,還把頭髮豎了起來。「你不是去美國玩了嗎?」

「我退掉了。每年去美國也沒什麼意思啊!」仕華很瀟灑地聳聳肩。

「是喔。」

蔣仕華,是我從國中時代就認識的同班同學,除了愛情診療室的女生之外,和我最要好的同學莫過於仕華。我這個朋友樣樣全能,長得更是一表人才,早在國中時代就有學妹迷戀他。

上了高中,在班上我們倒是很少說話,幾乎沒有人知道我們私交甚深,為的只是避開八卦站的流言蜚語。

社會組的女生人數比例本來就比較高,相對小圈圈也就特別多,而我這一圈,恰好就是八卦交流中心。身處此地,就必須謹言慎行,一來不可以透露太多內幕,二來必須防瓜田李下之嫌,以防被人反咬一口。

由於正和子杰交往,我自然曉得要避免這種不必要的禍端,即使只是純朋友,有心人士都會捕風捉影,因次我和仕華之間平常都是用BBS或是電話聯絡。

「怎麼一個人愁眉苦臉的?薛子杰咧?」

「我們剛才說掰掰。」我踢著地上的石頭。

「那真奇怪,他不是都會專送到府嗎?怎麼放妳一個在這裡淋雨呢?」

「我自己跑的啦!」我說得有些無力。

「是喔?幹嘛?他又惹到妳啦?」子杰煩我早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因此仕華聽我吐苦水也早就習以為常了。

我長長地嘆了口氣:「這幾天我想了很多,我覺得,或許真的是我自己太沒定性了呢。」

「妳不要每次都這樣想,妳都把錯往自己肩上扛,難怪妳這麼不快樂。我最後一次聲明,妳如果不喜歡他,就跟他分手,如果還喜歡他,就繼續交往。」

「可是……我每次,只要聽見他說他多愛我,我就更怕跟他分,他嘴巴上說不在意,可是我知道,如果分了,後果……」

「妳又來了,可是可是可是,別人會如何如何如何,妳自己呢?現在連結婚都可以離婚了!妳只不過交個男朋友耶!有必要擔心成這樣嗎?而且薛子杰是學電機的,妳不用怕被潑王水毀容啦!」

「不要亂詛咒我!什麼王水?」我用力捶他。

「本來就是,大不了就是他放個特洛依讓妳電腦掛了而已,重灌以後就沒事了,不用這麼緊張好不好?」仕華露出受不了的表情。

「我根本沒擔心這個好嗎?我只是怕他、怕他會做出什麼傻事而已,妳不知道,薛子杰他太敏感了,要是他一時想不開跑去喝農藥,那我不就成了千古罪人?」

對,從頭到尾,我顧慮的就是這個。

「好吧!那我問妳,妳自己愛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