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歲的法文課》–11–

「怎麼會不見了?」我詫異地跳下機車,跑上前一一查看並列的腳踏車和機車之間大大小小的縫隙,就是不見我的愛車。

「真是奇怪,到底有誰會想偷那台髒兮兮的破車呢?」法國腔竟然逕自說起風涼話來了,這惹得我更火大。

「你還有心情開玩笑?我才要說呢!你他媽的根本就不把我當回事!我現在回不了家!你高興了,對吧?」我直指著他怒罵,連髒話也一併脫口而出。男人就是笨,知不知道笨是什麼意思?笨就是笨。

「真是的……」他掩嘴吃吃地笑。「有意思。」

法國腔居然沒被我高分貝的怒罵聲給嚇跑,還笑出來了,真是佩服他堅強的耳膜,他真的一點問題也沒有嗎?

「不要笑了啦你!」我用力賞他一掌,這時我看見人來人往的騎樓下已經有幾個男生對我們行注目禮了。

「好啦!我帶妳回家吧!」

「好。」我跨上摩托車,告訴他我家附近顯眼的地標。

高偉德很有禮貌地只送到地標就放我下來,不像子杰,每次總要親自送到公寓門口。

臨走前,他丟了句話:「再來我不會每天都去星巴克了喔!如果有事就直接打電話給我吧!」

「這樣喔……」我聽了很失望,畢竟在這漫長的暑假裡,若找不到一點消遣,真是一點也不好打發時間。

「抱歉啦!」他突然彎身對我的頭摸了幾下。

「不要亂碰啦!」我故意誇張地縮了縮脖子,白他一眼,心中卻倏然一驚,彷彿是剛剛接觸的那剎那,擦出一點亮麗而短暫的火花。

「真是受不了。」他搖頭苦笑。

「對了,教我一句法文吧!」我對他說。

「法文啊……什麼的法文?」

「再見好了。」我說。

「歐呵弗瓦。」他說:「A-U,R-E-V-O-I-R。R發氣音。」

「歐呵弗瓦?」我嚐試了一下,原來oi合在一起要唸wa的音啊,難怪我昨天oi歐伊了半天,卻怎麼唸也不對勁。

「不錯!Au revoir囉!」法國腔說完,戴上安全帽透明面罩。

「嗯,Au revoir。」我也以此回敬,頭也不回地跑進巷子裡。

Au revoir、Au revoir……

我不知道自己發了什麼癡,一股勁地重複唸著這句話,還很花痴地邊唸邊笑,然後漸漸發現自己的臉頰好熱好熱。

「Au revoir!」不知道唸到地幾個Au revoir後,我的複誦聲止住了,腳步也在同時停住,我接觸到子杰的背影。

子杰坐在自己機車的坐墊上,好像在看書,卻又不時抬頭注意後視鏡,或許是在等我回來。

我該叫住他嗎?又該跟他說什麼?今天下午他也看到我跟法國腔廝混在一起,他會不會吃醋?會不會生氣呢?

我已經沒有那麼強烈的意識想逃開他,或許是下午被他撞見所以良心不安,也或許是這陣子冷落他冷落到自己都有罪惡感起來了。

「雨欣?」子杰還是從後視鏡察覺了我,轉頭。

「嗯。」我低聲回應。

「我……本來不該來的,對吧?」他清了一下喉嚨:「可是我還是把藍星牽回來了,本來我應該馬上就走,不過有些話想說,我說完之後馬上就走。」

「好……」子杰會說什麼?

「我一直認為,我把一切的精神、一切的心思交託給妳,妳就會成為最快樂的女孩,所以從我們在一起開始,我就竭盡心思對待妳。可是我錯了。」

「子杰……」我下意識地叫喚他。

「我想,這陣子,我是該好好檢討檢討,或許消失一陣子吧!免得妳看見我又嫌我煩、又惹妳生氣。再見了。」子杰說完,扣上安全帽,就準備發動引擎離開。

我見狀,趕緊一把攔住他,並把他抱住:「你……你這個笨蛋!哪有這樣酷酷地交代幾句話以後就跑掉的?哪有這樣的……你以為你在拍電影嗎?笨蛋……」

原本,我以為,事情過了之後,一切將能重新開始。但,我們的問題並沒有解決,只治標,而不治本,是沒有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