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歲的法文課》–10–

我的腦袋像是被千斤榔頭重擊一般,神智尚不清楚:「高偉德先生,我沒聽錯吧?你要幫我趕走我男朋友?」

「是啊!妳不是說要我還妳個人情嗎?就這個吧!免得我以後要日日夜夜提心吊膽,夜長夢多。」

「不過……」我那顆仍在嗡嗡作響的腦袋趕緊即時冷靜下來,釐清思緒,然後搖搖頭:「不行!你是局外人,這件事我不能把你給牽連進來。」

的確,雖然我現在很欠缺一個好理由還有導火線來跟子杰分手,不過這跟法國腔完全沒關係啊!我不能隨便把他給拖下水,這樣又是另一個萬劫不復的深淵了。

「有什麼關係?分手其實很簡單啊!我真搞不懂,妳到底在顧慮什麼嘛?怎麼聽起來一副千萬難的樣子?」他擺擺手,皺皺眉。

是啊!我在怕什麼呢?

說來說去,我只是怕子杰受傷,我著實無法釋懷,曾經是那麼相愛的一對伴侶,我的記事本裡,滿滿都是與子杰的甜蜜剪影,滿滿都是那些感情見證啊!

但不知從何開始,我不敢打開它們,我怕接到電話,怕收到他的信,怕看到他送的任何禮物,更害怕看見那張擺在床頭上的照片。

「我……我不知道……」我非常茫然地說:「我可能,怕傷害他吧?」

「妳怕傷害他?那妳自己呢?妳勉強自己和他在一起,妳就不怕傷害到自己嗎?最後他還是會知道,反而傷害更大。」法國腔的手搭在我的肩頭,繼續說:「愛情是沒有所謂的保證書的,無論兩個人再甜蜜,都沒有人敢說明天他們絕對不會變心,是吧?」

我點點頭。

「那你……你要怎樣幫我?」我問。

「這個嘛……如果你希望他有點心理準備,我想,你可以慢慢讓他感到一點異樣。」

「異樣?」我不解。

「妳可以變得神經兮兮,問他一些:『如果我跟你提分手,你會怎麼樣?』像這樣的話,再怎麼遲鈍的傢伙都會嗅到一些不尋常的氣味,也許,會降低傷害吧!」

「這好像不錯嘛……」我滿意地點頭,然後又轉身問他:「這該不會是你的切身經歷吧?」

「什麼切身經歷?我是男的,當然比妳清楚啊!」

「噢,這樣啊!好啦!那就算你補償我的吧!至於幫我把他趕跑就免了,我不希望你變成代罪羔羊。」我笑著。

「嗯,我送妳回去吧!」他說完,慢慢拿起安全帽起身。

「啊!糟了!」我突然緊張地大叫:「我的藍星號啊!」

「藍星號?那是什麼東西?」法國腔轉頭看著我。

「就是我的腳踏車啦!」

「啊?」他先是嚇了一跳,愣了半晌,隨即哈哈大笑:「妳真是可愛的小女孩,連自己的腳踏車都會取名啊?」

小、女、孩?

我在心中把這三個字複唸了一次,確定自己真的沒聽錯,然後馬上板起臉怒視著這個可惡的法國腔:「注意你的用詞!」

「怎麼了?哈哈,妳本來就很可愛啊!難道你希望我說妳討人厭嗎?如果妳這麼想,我也不介意啦!」

「我很可愛我當然知道,還用你說?我指的是,『可愛的』後面那三個字!」

「哪三個……?」他偏頭想了會後問:「小女孩?」

「沒錯!你要是再讓我聽見那三個字,我馬上啊……」我摩拳擦掌了起來,正想做肢體發洩。

「停停停──」他馬上伸手阻擋:「別激動別激動,我保證,保證不會再說那三個字,好嗎?Rainy小姐。」

「這還差不多。」我套上他遞過來的安全帽,「帶我去星巴克牽車吧!」

「好。」等法國腔點頭,我立刻跳後座,往星巴克前進。

這個法國腔看起來相貌堂堂、一臉白淨,本來以為他是個好家教且人如其貌溫和的人,想不到尬起車來像風一樣,還頻頻轉頭過來微笑,擺明是故意想嚇唬我,我才不上當呢!

如閃電般神速的我們,很快就回到星巴克,這時竟發現,我的藍星號不翼而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