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歲的法文課》–09–

在一片兵荒馬亂之中,我糊裡糊塗地上了高偉德的125,不顧我們狠心棄屍在星巴克桌上的飲料和托盤,戴好安全帽就直接跳上車一路狂飆。

「小姐,要去哪?」法國腔轉頭問我。

「都可以,不要讓人找到我們就好。」我說。

我想我一定是頭殼壞了,居然上了一個才見面兩次的男人的車,然後跟著他在大街上橫衝直撞的,我只是想逃得遠遠,逃到世界的盡頭,然後,不要孤單一個人哭泣,就好。

「到了。」這時他停了下來,我一抬頭,一個斗大的12:30的黃色電子鐘映入眼簾……這……

「帶我來火車後站幹嘛?」我板著臉。

「是妳自己說不要讓別人看見我們的啊!」他一臉無辜地看我。

「說得也是,虧你還想得出來。」畢竟還沒到通勤時間,後站的確是沒有什麼人,有也只是幾個趕車的旅客罷了。

我打打他肩膀,這傢伙真有頭腦,即使子杰想破頭,也料不到我們會逃到這種地方。

我自由了!哈哈哈哈!我高興得又跳又叫。

「幹嘛在那跳舞?妳出運啦?」他找了張椅子坐下來。

「我遠離塵囂啦!你看,多好呢!……啊!這裡的空氣真新鮮!謝謝你帶我來。」我高興地直轉圈圈。

「笨蛋。」他把我拉到他身旁的空位坐下,順口問我:「剛剛那是妳仇人啊?」

「不是。」我有點掃興,剛剛的喜悅,全都因為他一句話,把我拉回現實而蕩然無存。

「既然不是,那妳幹嘛看到他像看到債主一樣,拉著我就跑?他到底是誰?」被好奇心驅使的法國腔似乎準備打破沙鍋問到底。

「哎呀!你別問我啦!」我被他擾得心煩意亂,心情越來越差:「我啊!自從遇到你開始,就沒好事情發生,全部都是你害的。」

「喂!妳怎麼能把錯都推到我頭上?我到底做了什麼?我剛剛還帶妳逃跑耶!」不用你說我當然知道,難道你看不出來我只是想找個人發發牢騷嗎?

「你……」我頓了一下,本來想道歉,卻又想到這幾天像逃犯一樣過著東躲西藏的爛日子時,剛熄滅的火炬再度燃燒起來:「你讓我發洩一下會怎樣喔?連我碎碎唸都要管!你難道就不能忍一下、乖乖讓我罵幾句嗎?男性的風度跑哪去了啊?」

罵盡心中無限事,真是太痛快了!我微張口喘氣著,霹靂啪啦脫口說出一大串,說到自己文斯枯竭口乾舌燥,再也找不到任何罵人話可以說的時候,那感覺真是棒呆了。

「對不起。」等我氣息調勻,立刻恢復正常並道歉。

「天哪!真是敗給妳了。」他搖頭苦笑。

「抱歉啦!把你當作垃圾桶一樣罵了一頓。」

「我不介意,人心裡有事,說出來本來就比較好。倒是妳,心情好點了沒?」他側頭問我。

「好多了。」我給他一個甜甜的笑容,作為道歉。

「那就好,如果還有什麼不快,就一併說出來吧!」

「這是你說的喔!」我笑著:「老實說,剛剛那個男的是我男朋友啦!」我老實道出,反正高偉德不在我們學校,也不認識當事人,我可以放心說出。

我才說完話,法國腔的眉頭馬上皺了一下:「小姐,我沒聽說過有人在躲自己的男朋友的耶!怎麼回事?吵架嗎?」

「唉!」我嘆口氣:「我也想試著跟他吵起來啊!可是……怎麼說呢?他……他太有肚量了啦!一個巴掌拍不響。」

「喂!妳沒問題吧?妳意思是說,妳故意想跟妳男朋友吵架?妳要不要去查查字典,看男朋友的定義是什麼?妳到底知不知道男朋友是做什麼用的?」

聽了他溫和中帶著犀利簡明的語調,我簡直羞得無地自容。

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啊!

我也想像別人一樣,摟著自己的男朋友逛街,照大頭貼,跟他撒撒嬌、買隻超大的泰迪熊,讓自己的死黨羨慕個夠,然後甜甜蜜蜜地看場文藝片,再好好吃一頓麥當勞,最後到湖邊吹吹風。

我不想嗎?哪個女孩不希望?並不是我不願意,也不是子杰小氣不浪漫。究竟是出了什麼差錯?我也不是不願意去想。

「一言難盡啦!」我抬頭仰望著天空:「我又不是生來就被命令要欺負自己男朋友的,只是……我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漸漸怕他出現在我面前,或是聽到他聲音,我就一肚子火。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啊!」

我越說越難過,最後乾脆把下巴埋在臂彎裡,無力地結論:「總之,我真的好累又好煩喔!」一切,乾脆都滾得遠遠的吧!

「喂……我幫妳甩開他好不好?」高偉德用手肘推推我左側。

「什麼?」我猛然抬頭。

他再度露出一抹笑紋,然後瞇著眼說:「把他趕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