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歲的法文課》–08–

我無視於那兩顆紅蘋果的存在,這種情形我見怪不怪,趁他忘了糗我,我趁勢反擊,揪著他的領子說:「別裝呆!快給我說,你要怎麼來補償我啊?」

「我……我怎麼會知道?」他攤攤雙手。「我一無豐功、二無偉業,有的只是一張文憑還有教師資格,這些可是我吃飯的傢伙,怎麼能隨便給補償妳呢?」

「廢話!我要那些東西幹嘛?不然這樣吧!你每天下午來這裡,教我一句法文,教一個暑假,就算補償啦!怎麼樣?」我睜大雙眼,帶著興致勃勃的眼神望向他。

「妳想太多了,我才不像妳這麼閒,我還有好多事要做啊!」他又笑了起來。「想別的好嗎?」

「別的?我想不出來。」我嘟嘴耍賴。

「真拿妳沒辦法。」法國腔搖頭苦笑:「可惜我這個暑假很忙,不然我給妳我的電話吧!有問題再CALL我。」

「嗯……好吧!」我點點頭。今年暑假要是我閒得發慌,還可以有個對象欺負呢。我拿起筆記本的一角,讓他寫上他的姓名電話。

「高偉德?」我照著那簽得龍飛鳳舞的名字念出來。「好普遍!我還以為你的名字會……」我突然住了嘴,我本來以為他的名字會像言情小說裡那種又帥又有錢的男主角風格的名字。不過我不能口無遮攔,這樣實在太傷他的自尊心了,還會讓人誤會我有言情幻想症。

「會怎樣?」他不死心地追問。

「沒有啦!只是覺得這名字太菜市場了。」

「妳要怪就怪我爸吧!」他聳聳肩。

「呵,那無所謂啦!總之,我如果無聊,再找你出來吧!」我高興地說。

「喂,我把我名字說了,那妳呢?」他把我的手拉住:「妳還沒告訴我妳叫什麼哪!」

「我嗎?」我笑了笑,用一貫的口吻說:「姚雨欣。女兆姚,下雨的雨,欣賞的欣,大家都叫我Rainy。」

「雨欣?」他唸了唸,然後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笑出聲來:「跟這樣的大晴天真不搭呢!」

「是啊!我的確是很討厭這種艷陽天!熱得要命,在家吹冷氣還怕浪費地球資源浪費錢,所以整天泡在這裡幫家裡省錢啊!」我故意裝得可憐兮兮。

「哈哈,不過,我覺得Rainy這名字很適合妳呢!」

「真的嗎?」這句話我也不是第一次聽到,只要聽到我的英文名字的男生,都會這樣說,真不知道究竟是真心讚美還是假意恭維,於是我說:「怎麼說?講來聽聽啊!」

「這個啊……我說出來妳別打我。」

「幹嘛把我講得那麼潑辣?哦我知道,你一定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故意掰個藉口對不對?早說嘛!讓我笑一笑就沒事了。」

「沒有啦!我是真的有這種感覺啦!我只是覺得,妳的眼神,好像乾枯了好一陣子,卻很希望能夠下一場雨濕潤一下。」他說。

我愣了幾秒,突然覺得這法國腔形容起來,似乎挺貼切的呢!我已經花了半年多的時間,和子杰瞎耗,其中有八成的時間,我絞盡腦汁、千方百計想跟他分手,卻徒勞無功。

跟高偉德說的一樣,我的心靈已經乾涸了,正期待著一場滂沱大雨來調適我的心情,但暑假的艷陽卻使我更加躁亂。

「猜得還真準呢!真有你的。」我笑。

「妳這是讚美嗎?我怎麼聽得好諷刺?」他說。

「哼,你如果不想聽讚美,我可以繼續罵你啊!還是剛剛你就希望我能狠狠打你一頓啊?」我摩拳擦掌,發出惡魔式的微笑。

「叫妳不要亂哼妳就不聽。」我沒打他,竟然被他反打。「這樣一點也不淑女,像太妹一樣!可惜了這一張臉。」

「你不要再打我的頭啦!高偉德!你實在是很陳水喔你!」我揉揉我的頭,給他一記白眼。「你就不會憐香惜玉一下嗎?沒風度!」

「妳又不是香、也不是玉啊!妳只是條……」他突然停下來。

「一條什麼?」我實在想不出,會有條什麼東西能形容我。

「一條辣椒。」他說。

「辣椒?」我指指自己,想確定自己沒有聽錯。

「是的。」他點頭。

「辣你頭啦!我──」當我想繼續跟他抬槓下去時,下一句話硬生生地被我給吞回喉嚨。

「怎麼了?」高偉德察覺我的異樣,伸長脖子問我。

「噓──」我把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他噤聲。這時我看見樓梯口走上來了一個人,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薛子杰。他一個人端著托盤朝我們這裡走來。

我把馬尾放下來,讓長髮披在肩上,蓋住整個側面,故意把筆拿到左手,在筆記本上塗塗寫寫。

「喂!妳沒事把頭髮放下幹嘛?」不識相的高偉德竟然大聲地跟我說話,這分明是刻意引起子杰注意嘛!大笨蛋!你少說一句話會少一塊肉是嗎?

「咦……?」正準備走向另一方的子杰,聽見聲音,當下被好奇心唆使,轉頭回來,恰好與我的目光對個正著。

完了!我懊惱萬分。

「欣欣,妳果然在這……」子杰先是露出高興的神情,下一秒立刻發現高偉德的存在,臉色驟然大變。

我二話不說,揹起包包,拉著高偉德便往樓下逃竄。天殺的!昨天我才叫他消失十天,為什麼又好死不死在這碰頭?我究竟是走了什麼樣的爛桃花嘛?

快點給我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