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歲的法文課》–07–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隔天我比平常更早醒來,被樓下狂歡了整夜正在消耗剩餘精力的不良少年吵醒,引擎聲跟電躦沒兩樣,好不刺耳。

好不容易睡成了回籠覺,第二次醒來已經十點多,為了避開子杰無聊的電話,我如同昨天騎車到星巴克,點了跟昨天一樣的食物。

今天的星巴克居然門可羅雀,來到二樓,接觸到透明玻璃窗時,發現這兒空盪盪,半個鬼影子也沒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來了。

我皺了皺眉頭,是不是期待著某個笨蛋出現在窗邊,用奇怪的法國腔跟我聊天,然後隨便賣弄幾句我聽不懂的法文?

怎麼可能?我和那傢伙昨天才認識!如果要說我想報昨天被他蠱惑、而在書店出糗的仇,那還情有可原。怎麼可能會期待那個笨蛋?我甚至連他叫什麼都不知道啊!

打消自己心裡這個可憎的想法,把咖啡和麵包端到明亮的窗邊,試著不讓自己想東想西,盡量把注意力放在筆記本上的虛幻時空裡。今天我沒有帶小NB,只是隨手拿起上學期沒用完的作業本來寫故事主幹罷了。

「嘿呀!大文豪!又來寫文章啊?」埋頭不知多久後,我的頭莫名其妙被拍了一下。哼!果然是昨天那個格子衫。

「關你什麼事啊?你難道不知道女生的頭部可以亂打的嗎?」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他一股勁地傻笑,猛搖頭。天哪!我已經快要受不了那層深深的笑紋了。

「你到底是什麼樣的白痴啊?」看他那滑稽的表情,我忍不住大笑出聲。

「沒有怎麼樣啊!哈哈。」他邊笑邊把托盤放到我桌上,大剌剌地在我面前坐下來。「妳讀海高啊?」

「是啊!你怎麼知道?」真是怪了,我現在又沒穿制服,他是怎麼認出來的?

「這個啊!」他把我寫到一半的筆記本拿起來揚揚。「我以前也是海高的。」

「騙人。」我不可置信地重新打量他。

「我騙妳幹嘛?我以前是給金麗嫻帶的啊!她妳總該認識吧?教英文的。」

「Miss Nancy?不會吧?她……她是我導的耶!」我不禁發出驚異的呼聲。Miss Nancy年僅三十三,除了有人人欣羨的臉蛋之外,更有一頭亮麗柔順的直髮,簡直像從洗髮精廣告中走出來的明星。

「少騙人了!她才三十幾歲耶!你呢?看你這樣子,都已經老到可以當她弟弟了。」我說。

「誰騙妳啦?她教我的時候才剛剛畢業,現在都八年了,妳自己算啊!」應完我的話,他轉頭看看窗外,這時太陽已經升到中央,在玻璃窗旁感覺格外刺眼。

「好啦!我對這個沒興趣。」我草草結束話題,因為我突然意識到還有一比帳沒算清楚。

「對了!你這個大騙子!我告訴你,法、文、一、點、也、不、有、趣!」我忿忿地一個字一個字清楚說出。

「我昨天在書店裡看了好久,只會了一句Bonjour,其他的我看了音標還是發不出來。你這個大混帳!害我丟盡了臉!」一想到昨天在書店的糗事,火氣就上來了!

「哦……?哈哈哈哈哈。」他先是愣了會,然後就像個小孩子一樣爆出笑聲,還一面笑一面捶打桌子。

而我呢?我被他笑得莫名其妙,更是火冒三丈。

「你這個王八蛋!笑屁啊?」我雙頰登時滾燙如沸,一路延燒至耳根。我決定了,我一定要學好法文,絕不能被這自大的傢伙給看扁了。

「沒、沒有……哇哈哈哈哈……」我看他笑得肚子都痛起來了,他還強詞奪理,表情誇張地扭曲變形:「我只是一想到妳張大嘴念法文的樣子,就……哈哈哈……妳、沒有看過別人說法文過吧?」

「你……拜託你不要再笑了好不好?」我用力揮拳,回敬了他剛剛的那一掌。

「好好……」他勉強停止,抱著肚子喘氣說:「我不笑了。」可是看他那副強忍住的笑意,就可發現這個人大概很難實現他曾允諾的事情。

「哼!是你自己跟我說法文很好玩的,我才會跑去書店看看,你說,要怎麼補償我?」這傢伙欠我的可多著呢。

「小姐,不要哼來哼去的。」他還故作嫵媚狀雙手叉腰,輕柔地哼了一聲,看上去實在是噁心巴拉。「以後會長皺紋喔!」說著便用力捏我的腮幫子。

「你夠了啦!」我用力拉開他的手怒視他,卻發現他白淨的臉上飛來了兩片紅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