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歲的法文課》–06–

「欣欣啊!媽回來囉!」當我在房間裡深思時,大老遠就聽見老媽門口嘹喨的聲音。幾十年的法院經歷,磨練了她的好口才和清晰的咬字發音。

「喔!」我應了一下。

「今天跑哪去啦?我打回來都沒人接。」老媽打開房門探頭進來問我。

「我去咖啡店和書店泡一泡啦!作業都寫完啦!」我說。

「嗯,有空要讀點書喔。」

「我知道啦!」我看著老媽準備入內洗澡的身影,突然叫住她:「對了,媽。」

「什麼事?」

「妳那邊最近有沒有要幫忙的?」

「我想一下噢……」媽托起下巴想了想。「要幫的都太難了,而且有小藍在,其他就沒了。妳幹嘛?無聊得發慌啊?」

「有一點。」我不好意思地點點頭。

「學生有什麼好無聊的?妳都要高二了!無聊就多唸點書!複習高一的功課啦!妳不是歷史地理很爛嗎?這種東西就是貝多分啦!還說自己無聊!」媽又開始嘮叨起來,還準備滔滔不絕地說下去。

「好好好。」我趕緊撲滅燎原之火,躲回房間。拿了一片爵士樂CD放進我的小NB裡面。

我一直覺得,老媽這一生都好努力好努力,從她帶著幼稚園剛畢業的我離開夫家獨立生活,至今,片刻也沒有休息。

老媽說她小時候家裡很窮,那時台灣經濟才剛要起飛,外公只是個小小的公務員,唯一能讓他們向鄰居炫耀的,就是老媽名列前矛的成績。媽就是在這樣的誇讚聲中一路念上去,法律系畢業後,考上律師,現在更是拼命賺錢。

偏偏那種積極求學的態度是我最不嚮往的。不知道這是不是生於憂患死於安樂。不過人生嘛!還不就是那麼回事!讀書就快樂學習,成績維持一個水準就好,幹嘛斤斤計較?

可想而知,我進了房間後,當然又是繼續用NB,然後用數據卡撥號。才連上學校的站台,子杰馬上丟了個訊息給我。

「總有一天等到妳~總有一天等到妳~」我可以跟各位打包票,這種冷得令人牙齒打顫的開場白,只有子杰才有資格出師。

原本想馬上斷線的我,轉頭一想,要是斷線等會又會打來煩我,於是我壓下衝動回了話:「掛在上面等我幹嘛?」

「找妳說話啊!妳今天心情真差。既然不約會、又不講電話、那打打BBS總不犯法吧?」

「對對對,都是你有理。」我有氣無力地回應。

「好啦!如果妳還在為早上吵醒妳的事情生氣,我道歉。」

這傢伙總算有點知覺了,不過要是本姑娘為這點芝麻小事而生氣,那豈不是更襯托我的小心眼?哼!你的罪行可是擢髮難數呢!

「只有道歉嗎?你要怎麼補償我?」這是我最常說的一句話了。

「請妳吃牛排。」

「這怎麼夠呢?」才誇你有知覺,又給我裝迷糊了。「我罰你十天十夜不准跟我聯絡、不准讓我見到你、不准讓我聽到你的聲音,給我好好反省十天,等我氣消了再說!」十天過後再想其他辦法吧!

「小姐,十天太狠了啦!五天,行不行?」子杰在那一端哀求。

「不行,我說十天就是十天?違規延長雙倍。」我當機立斷關了視窗,重新撥號後,換了另一個ID上站,繼續隨便亂晃。分身帳號就是有這種遠離塵囂的好處。

子杰會乖乖信守諾言吧?明天再去星巴克好了,看看能不能寫更多東西出來,或是海扁那個用法文騙我的混帳。

睡前我總有習慣躺在床頭看看書,順手轉開了廣播,正好聽見電台的DJ介紹著法國香頌歌曲,在輕柔淡雅的旋律間,我彷彿聽見一個失意的女人,低低訴說難忘往事。

在那一剎那,我突然覺得這些聽不懂的歌詞,跟我在下午嘗試念的東西,似乎不是一樣的東西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