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歲的法文課》–03–

「妳妳妳……妳沒事吧?」一道略帶異國腔的男聲出現在我耳畔,阿度仔嗎?那他的中文也說得太好了吧?比我們學校那些來了兩年的傳教士說得還棒。

「開玩笑,怎麼會沒事?」我沒好氣地抓住對方好心伸出來的手起身,因為這隻手是白的,使我格外安心。白皙的手摸起來涼涼的,手掌不厚也不大,但正好冷卻我燥熱的情緒。

我抬頭看他一眼,是個脣紅齒白的男人,大約二十五歲,但圓潤的臉蛋和小熊維尼式的笑容乍看之下像個頑皮的男孩。他並不高朓,身材中等,黑色T恤,外面套了件短袖的寬大格子衫,如果是大學生的話,又顯得有點老成。

「抱歉,我的煞車出了點問題,來不及減速。妳有沒有哪裡受傷或被撞到的?」他不好意思地搔搔頭,這時感覺像個小男生。

錯不了!這傢伙的確有外國口音,可是他黑眼睛黑頭髮的,只有皮膚比較白些,也不像是混血兒,不過說起話來倒是跟深夜主持廣播節目的艾力克斯那種ABC調調像極了。

「啊!」我突然想到背包裡還有個東西。「我的小NB!」我馬上放下背包拿出黑色筆記型電腦開機,所幸沒事,讓我鬆了一口氣。

「寶貝成這樣。」那個男人還沒走,微笑了一下,眼中充滿水晶般的光芒,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嘴沿周圍左右呈()型的笑紋,這可不是一般人的酒窩。

「幸好沒壞,否則你就吃不完兜著走了!」我把電腦收回背包裡,把我的小藍星扶正,牽到別處。男人幫我把一台台傾倒的一二五牽回原處。

「謝囉。」我轉頭跟他說。

「謝什麼?」他問。

「謝你幫我把車牽好。」

「者單不嘻。」他只說了這短短四個音,爾後跳上他的變速腳踏車離開,留下一頭霧水的我。

者單不嘻?這是什麼意思?

應該不是英文,聽起來還有點像日文或韓文吧?可是我也沒有學過,所以無法確定這究竟是哪一國語言,只覺得丈二金剛摸不著頭。

算了不管!

我推門進入星巴克店內,颯然的冷氣往我臉上猛吻,這讓我很舒服。一看到架裡的可口食物,肚子馬上飢腸轆轆地唱起空城計來。

我很快點了杯冰咖啡和蛋糕上二樓。找好位置以後打開了我的小NB,等Word出來,叫出正在連載的小說,我已經拖稿一星期了。

喝了口咖啡,每逢飲料入喉,靈感就會源源不絕地湧出,我不禁感謝冰咖啡的發明,尤其是奶味香濃的冰拿鐵。

打了一段,我拿起巧克力蛋糕品嚐起來,盯著液晶螢幕,腦袋正在重組蓄勢待發的思緒,像圖書管理人員把凌亂的書籍分類整理編號,然後輸入電腦。

「喂!邊吃東西邊工作很傷胃喔!」剛剛那個怪腔怪調的傢伙又出現了,奇怪他剛剛不是才離開而已嗎?

「要你管,而且我又不認識你。」這個人好奇怪。

「好吧!」見我回答冷淡,他也只好聳聳肩,摸摸鼻子走掉了。他端著托盤往窗明几淨的窗邊走去。

「喂!你等一下啦!」基於好奇心的驅使,我不自主地叫住他:「什麼是者單不嘻?」

「者單不嘻?」他偏頭想了一下下,然後又露出那特別的笑紋:「那是不客氣。」

「喔。」早說嘛!

「法文很有趣喔!要不要學?」他微瞇著眼睛。

原來這者單不嘻是法文啊。

「你是法文系的?」我好奇地問。

「不算是啦。再見囉,大文豪。」他笑著離開。

我看見他只點了一杯飲料,黑色的包包裡顯得有點沉重,大概帶了幾本書吧?才一入坐,馬上拿出書來津津有味地啃了起來。

也許是閒得發慌,我居然怔怔地盯了他的背影好久,半晌,才發現自己失態了,連忙拍拍臉頰,回到座位埋頭進入故事的幻想意境中。有時候又胡思亂想起來。

學法文嗎?唔,這倒是個不錯的殺時間方法……

算了!先讓斷頭復活比較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