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情沙發》 –05–

邱上帆是我的第一任男友,可惜他的條件太好了,否則我多希望成為他的初戀。

他有一張俊俏的臉,也擅於打扮自己,當同年齡的男孩鎮日穿著球衣在陽光下曬得黑黝黝、自以為揮灑汗水就是帥氣有型,他已經穿著體面卻不老氣的襯衫,將自己打理得乾乾淨淨、整齊俐落,臉頰絕不會粗糙得像砂紙。而以上的一切,都還只是最表層的形象。

邱上帆真正的魅力,在於他對女性拿捏恰到好處的分寸。

他很少三不五時就魯莽地奉上芬芳鮮花、昂貴首飾或甜言蜜語。但在重要場合邱上帆對於女人虛榮心的滿足,掏起腰包毫不吝嗇。所謂的重要場合,就是舉凡情人節、聖誕節、生日、戀愛紀念日……等,各類女人極端重視、會賦予特別愛情意義的節慶。

邱上帆很會跟女孩子玩遊戲,先殷勤聯絡個兩天、再連續一個星期不聞不問,被制約的女孩子一急,就會對他奪命連環call,他卻笑盈盈地把手機鎖進抽屜,放它在裡頭響個不停。當對方還沒搞不清楚究竟發生什麼事,他卻又出其不意來個驚喜,讓她們既浪漫又感動一把。就是這些忽冷忽熱的套路,讓很多女孩心甘情願將全部的自己交給他。

以上這些套路,邱上帆也全都對我施展過,只不過,我沒有中招。

當時,我沒交過男朋友,也覺得像他這樣的男人根本不可能對我付出真感情,便沒把他取悅我的手段當成一回事。沒想到,邱上帆反而對這樣的我起了更大的興趣,讓我開始相信,在他的眼中我是特別的。一次又一次的驚喜,我掩飾著內心激盪出的小小火花,帶著微笑再餵了他一顆軟釘子。

「我常覺得,妳好像是在跟我進行一場比賽。」

那天凌晨,隔著電話,邱上帆很慎重地為我們當時的現狀下了診斷。

「什麼比賽?」

「誰先愛上對方就輸了的比賽。」他說:「妳真的沒交過男朋友嗎?」

「那你說,這場比賽誰贏了?」我挑挑眼,嘴角浮出笑意。美麗魔幻的五彩泡泡又冒了出來,在我面前飄來飄去,哇啦啦一下子全飛進我空空的虛榮心。這個男人對我有興趣耶,世界真美好!

「妳說呢?」

「不管是什麼比賽,贏的當然要是我啊!」我夾著手機咯咯笑:「贏了有什麼獎品?」

 

「妳晉級了,可以進入下一輪決賽。」

「還要比?比什麼?」

「想跟妳打個賭。」

「賭啥?」我慵懶地抓抓頭髮,打了個呵欠。看看左手腕,沒戴錶。剛剛接電話是1:40,現在應該兩點有了吧?睏意排山倒海湧來,我的聲音放柔了不少:「快說吧,我想睡了。」

「我想跟妳像男女朋友交往一個月,我有點好奇,最後誰會先動真心。」

我一怔:「交往?這樣每週要見幾次面?」

「妳問到重點了,我希望我們住在一起,每天見。」

「什麼啊?!」

「妳放心,沒經過妳的同意,我不會強迫妳做任何事。不過,妳如果願意,我也很樂意的。」他笑著說。

「嗯,我考慮一下……」我仰著頭,看著交誼廳天花板蒼白微弱的日光燈。思索著我對邱上帆的想法。嗯,我喜歡這個人,原因嘛……大概是因為挑戰新鮮吧?「賭注是什麼?」

「這場賭局的輸贏,就是賭注。」邱上帆的溫文,蘊含著斬釘截鐵。

「我不懂。」

「愛情的真心。」

「你為「什麼要跟我玩這種遊戲?」聽到這,我睡意頓消。

「我只是想知道,妳是不是也跟一般女孩子一樣,會心痛。」

「這話應該是我問你吧!?」

我相信世界上有所謂的真愛,但我自認還年輕有著本錢,並不需要它,因此沒有花心思尋找,它像埋在地底的岩礦,即有可能就踩在腳底下,也有可能在遙不可及的彼端。重點是,那只是塊岩礦,所謂真愛的核心到底會閃爍鑽石般的光芒?抑或是一燃燒就會迸出璀璨火光曇花一現的鎂?

真愛是什麼?

是堅若磐石的天長地久?還是剎那即為永恆的曾經擁有?

定義這個聽起來莊重的辭彙,就能夠找到真愛嗎?我喜歡邱上帆,但喜歡並不一定是愛,愛也不見得能海枯石爛。

「因為是妳,就算我輸了也值得。」我依稀記得電話那頭傳來邱上帆緩緩吐氣的聲音,似乎在消除潛伏於他胸腔內的焦躁澎湃:「怎麼樣?」

「我跟。」

當時,那些豪語發得不著邊際,導致我沒有察覺,自己正一步步踏入邱上帆所設的圈套。他激起了我想征服他的鬥志,縱然這場賭局,是那麼有威脅性,但若能得到一個魅力百分百俊俏男人死心塌地的真心,誰不想試試?

只是我犯了一個最低級的錯誤──我根本不懂什麼是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