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情沙發》 –03–

我屏住氣息,沒有說話。

然後小心翼翼地清了清喉嚨,緩緩抬頭對上嘉涵的視線。

「妳把這些東西都帶出來?為什麼?」嘉涵的眼睛困惑中不僅有憤怒,更有心疼的譴責,她的率直步步逼近,使我覺得自己污穢得不堪,「妳留著邱上帆給妳的東西作什麼?」

「……」我像個數學考砸的小孩,逆來順受地杵在原處任憑嘉涵歸咎,笨拙地為自己作垂死掙扎的辯解:「不過就是幾樣東西而已,這些都沒什麼。」

「芸心,清醒點好不好?」嘉涵抓住我的肩膀一陣猛搖,而我則呆若木雞地不為所動。她說:「妳帶著這些東西和他分手到底想怎樣?你們已經分手了,妳還沒認清事實嗎?」

「這些我都知道啊。」我淡幽幽地說,虛弱的語調連自己都好陌生。

是啊,這些我真的都知道。我花了近兩個月時間百般掙扎天人交戰,終於說服自己與上帆脫離同居關係,卻在上了計程車的十來分鐘後很沒志氣地念念不忘。

「不行,妳不能再留著這些東西!」嘉涵的雙眼深深地凝望瓦楞紙箱內的東西,她的口氣冰冷,緊抓著那只我曾和上帆一起購入的相框,以飛快的速度拆卸相框背後的木片,取出照片丟至一旁。

「妳在幹嘛?」我被嘉涵反常的舉動嚇得傻眼,瞠目結舌。

縱然嘉涵和我從高中到現在前前後後五年閨蜜交情,她也從不會擅自動我的私人物品。眼看著嘉涵繼續機械化地拆卸下一只相框,我更是目瞪口呆。

「這些相框與其留著……」嘉涵沉吟半晌,我也跟著僵持。「不如乾脆拿去二手拍賣折現來得划算!」

「什麼?」

「長痛不如短痛,在短痛中多賺點錢何嘗不是件好事呢?」

「宋嘉涵,妳不要開玩笑了!」我急得大吼,想都沒想就撲上前、扳住嘉涵手上的第二個相框,使盡吃奶的力氣東拉西扯,「這些東西我統統都得留著,妳如果敢拿去變賣,我就跟妳絕交!絕交!聽到了沒有!」

「絕交?」嘉涵臉色一變。

「我……」我結結巴巴,懊悔剛才衝動脫口而出的話。我顫抖地從紙箱裡拿出上帆送給我的皮夾,艱難地吐出違心之論:「我是說……這個GUCCI的皮夾很貴,賣掉,太可惜了……」

「妳剛才說了絕交。」嘉涵依然不信我,她盯著我,彷彿要看穿我內心的靈魂深處。

縱然與嘉涵熟識這麼久,有時我仍會覺得嘉涵的眼睛很殺,犀利的目光總會令我驚惶失措無處匿藏。

「妳聽錯了。」

我下意識逃避嘉涵現在的眼神,但她的聲音卻冷冰冰地攻佔聽覺:「妳覺得我會相信妳說的話嗎?妳不是說,妳要重新開始、要下定決心徹底忘記他嗎?妳現在留著他送的東西,就是念舊!」

「……我留著這些禮物並不代表我會回去找他。」

「但妳會想他。想著想著,妳就會回去見他了!不是嗎?」嘉涵繼續質疑我。

「念舊,有什麼罪?」我的鼻子好酸。

「妳的念舊會把妳毀掉!」嘉涵在任何事情都有不容小覷的強烈倔強,她不會為了分手後的寂寞寧濫勿缺地找個她不要的男人戀愛,她只會藉著忙碌的生活填補那份空虛。因此她無法苟同我保留這樣的做法,「芸心,妳想想他對妳做過什麼,忘記他吧!」

「我會忘記的。」我點點頭,很是疲憊:「但這些東西,我還是想留著。」

「妳留著吧,」嘉涵苦笑:「我可不想為了一個爛人斷送我們的交情。」

「謝謝……」想不到我放寬心脫口說出的第一句話,竟然是充滿卑微企求後的感激,別說嘉涵,連我自己都釐不清頭緒,胸臆間的激盪餘悸猶存,緊緊捉握相框架的指腹被壓了道溝渠好深刻。我好愛上帆,好愛好愛。

嘉涵聽見了我說的話,卻不再節外生枝,只是淡淡搖頭,結束這個話題:「走吧,今晚請妳吃大餐!」

「不要吧?都已經來打擾妳了,還讓妳破費!要也是我請妳……」

「妳終於下定決心脫離邱上帆,光這理由就值得我吃一個禮拜的泡麵!」嘉涵邊說邊披上棕色大衣。

「他沒妳說得那麼糟糕,只是……」

「但妳得對得起我的荷包!知道嗎?」嘉涵不讓我說下去,轉頭打斷我:「隨手關燈!」

「喔!」我於是掉頭幾步、上半身探進房間,在觸著開關的剎那、又不經意瞥見那個小小的瓦楞紙箱。

為什麼我剛剛要反射性地替邱上帆辯護?

為什麼我剛才說的是謝謝?

我把嘉涵的寬解視為憐憫了嗎?

曾幾何時我變得這麼可悲?

啪。我閉眼,也扳下電燈開關,讓視覺與房間同時轉變漆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