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不飯票》 –41–

翌日早晨,門口對講機響鈴大作,我翻了翻身,在迷糊的意識中想起今天是星期假日,又縮進趙見齊的臂彎裡睡回籠覺。

「禾琳。」

「嗯……」奇怪,是趙見齊在叫我嗎?

「禾琳!」

「嗯……」我還是睜不開眼睛,負氣地抱住趙見齊打算繼續賴床:「幹嘛~你害人家昨天晚上沒睡好,還一直叫人家……」

《長期不飯票》 –42–

比賽結果揭曉後,趙見齊穿上兩年前我幫他買的名牌西裝前去參加頒獎典禮,我則一如往常前往公司上班。我將趙見齊得獎的消息告訴寧芸,寧芸非但沒什麼特殊反應,反倒澆了我一盆冷水。

「他得獎是很好啊,但是他得獎之後呢?要回來上班嗎?」寧芸雙手抱胸,眉宇間藏匿著幾分隱憂。

「怎麼可能?」我似笑非笑:「趙見齊就算會被活活餓死,也不會再回來當上班族的!以他的個性和才能,還是適合拍照吧!」

「那就對了,所以結論是,趙見齊領完獎後想幹嘛?」寧芸雙手一攤:「既然他要當個稱職的攝影師,不就意味著他要四海為家浪跡天涯嗎?到時候妳呢?妳怎麼辦?」

《長期不飯票》 –43–

我和姚執剛約在老地方吃飯。所謂的老地方,是東區巷弄內一間別緻的義大利餐館。在大學時期,姚執剛總會挑在那與我吃飯,因為他女友最討厭吃義大利料理,我又是他女友的眼中釘,老地方便成了我和姚執剛吃飯談心最安全的好地方。

過去我曾經天真地以為,只要我一直守在姚執剛身後,總有一天我會取代他身邊的女孩,成為那道每晚在家為他等門的身影。而今,我已經不會再思考關於他的任何事,只是這裡依舊是個充滿回憶的小角落。

我在二樓窗邊的位置凝望店外,直到姚執剛姍姍來遲。

《長期不飯票》 –44– #

拖著一身疲憊回到家裡,已經是晚上九點,趙見齊還沒回家。這是打從趙見齊回來以後,第一次趙見齊不是乖乖在家裡等我。望著空蕩蕩的住處,我想起趙見齊那天和我甜蜜的約法三章。

『我會每天回到這裡,和妳見面、說話、擁抱,或其他妳想做的事,如果有任何原因導致我無法回來,我會事先告訴妳。』

他確實信守了承諾,只是在不久後的將來,趙見齊可能不只是無法每天回來這裡,而是會好一陣子無法見到我。

是不是該和趙見齊分開一陣子,讓我們倆都好好冷靜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