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格子衫》 –12–

這是一間位於地下室的音樂酒吧,小小的演奏舞台,每月每月,都有精采的節目在這間酒吧的行事曆上擠得頭破血流。煽動著悲傷、憤怒、熱情、幸福,或者奇形怪狀的偏激,這就是音樂的能力。因此即使在這麼小的空間,Live concert還是造就靈魂的波動。

《尋找格子衫》 –11–

穿著運動球衣的劉芝庭揹著球袋緩緩走向球場,籃球場上人不多,卻都是陌生的人影。

她加快腳步,像一匹馳騁在跑道上的快馬,墊著足尖、輕快地在乾燥的泥土地,戳下一點又一點的足跡,一躍,跨過矮矮的水泥圍,爾後,她定下雙腳。

男生。男生。男生。………又是全部男生,連那幾個打過幾次的校隊學姐都不在,更何況她並不想跟不熟的人打球。

《尋找格子衫》 –10–

李千虹在空曠的玄關牽出摩托車,跨上坐墊、發動引擎,離去前,她想起老是罵她不關鐵門的葛瑞宏,也想起在屋內的葛玫琦,於是停下車拉了鐵門,才往學校的方向騎。

在學校後門的機車棚下沒幾輛車,李千虹大搖大擺地停進鬆散的空位,赫然瞥見一輛熟悉的車影。她停好車,跨過一條條的矮欄杆。她不太確定自己印象中那輛機車的車形,但李千虹對數字有一股與生俱來的敏感度,她比對車牌號碼,確定那輛車的主人是誰。

《尋找格子衫》 –09–

葛瑞宏搬走了,李千虹在住處卻偷不到清閒。她打開客廳的冷氣,躺在沙發上看電視,浮躁的腳步卻蓋過對白的聲量。葛玫琦穿著雪紡紗裙,頂著剛燙好沒幾個小時的鬈髮,活像個洋娃娃,卻沒有娃偶應有的寧靜和矜持,在客廳內來回踱步的她堆滿焦躁。

「妳不要再走來走去了好不好?不然這雙塑膠拖鞋給妳穿,讓妳踩個夠,不要影響我看電視的心情,好不好?」李千虹說完,喝了口罐裝啤酒。

「小虹,不行啦!我的心情真的好差!」

《尋找格子衫》 –08–

何建鵬和戴細框眼鏡的女孩搭了電梯下樓,女孩在烈日當頭從容地撐起遮陽傘,「砰」一聲,何建鵬的心臟也「砰」的跳了一下。

何建鵬接過女孩掌內的傘柄,漸漸遠離系館,他卻東走西顧、心不在焉,頻頻回頭望著六樓系辦玻璃窗內純白色的百葉窗,他把手機鎖在抽屜。從六樓走下來,他有點後悔,說得更清楚一點是害怕。吃個午飯了不起一個半小時,卻已足夠葛玫琦焦慮躁鬱的症狀發作個透徹。想到這,他擔心得連傘都拿不穩,一陣強勁的薰風吹來,破壞這把傘原有的樣子。

《尋找格子衫》 –06–

下樓後的李千虹直接進入浴室,在氤氳的霧氣中把自己埋入遙遠的故事裡,輕而易舉地成為思念的戰俘。

那一個夏天,他們都過得太美好,以致於沒有人聽見晚霞的叫喚,滂沱大雨席捲而來,葛瑞宏和李千虹都被淋個溼透了還是笑得很滿足。

《尋找格子衫》 –05–

送葛玫琦到宿舍後,李千虹循著蟬聲奏鳴的尾巴一路用聽覺摸索回家,她在玄關停好車、穿越樓梯回到房門口,直接扭開門把、也打開電燈。這才發現門板上擺了張不太黏的便利貼,隨著走廊窗外透進來的風,被欺壓得搖搖欲墜。

『妳要找東西掉在脫水機裡,天黑以前晾在竹竿上,天黑以後會在我房間。』

李千虹把肩上的側背包取下、隨手甩到床角、粗魯地吁出一口氣,從衣櫃翻了寬鬆的T恤短褲和貼身衣物就走出房間。

臨門之際,她旋身撕下葛瑞宏貼在她門上的紙條,重新看了遍。

「無聊!」爾後她不屑地撇撇嘴,隨手一揉,扔進房門外的垃圾桶。

《尋找格子衫》 –04–

黑夜來臨,校園內球場的燈一盞盞地點明,夜風拂過樹蔭的綠葉,很是涼爽。

沈紹恩和同系的幾個男孩在偏東南的籃球場上打3 on 3。放暑假後,系籃的學長們補習讀書,至於同年齡的隊友們,理由總是一堆,舉凡回家、帶營隊、打工、遊玩,更令人眼紅的藉口就是陪女朋友。不要說練球了,就連打個play都只湊得到三隻,想不到報隊上場就遇到三隻校隊,讓沈紹恩後悔莫及卻又騎虎難下。

「欸?沈紹恩!」電機系的校隊認出沈紹恩,很愉快地上前招呼:「打一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