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格子衫》 –43–

在球場上練習的劉芝庭,始終集中不了精神做好每一項基本訓練。連折返跑都頻頻數錯次數,到最後一趟甚至跑錯了方向,簡直離譜透頂。更別說投球練習低得詭異的超低準度。讓劉芝庭想在校隊低調練習都很困難,因為她荒腔走板般的行徑已經惹來女籃球員不屑的目光。

「這裡是校隊,不是來給她練新生盃的。」

「學姐怎麼會找這種人來校隊?」

「真是的,滾回去啦!別來拉低校隊的水準!」

《尋找格子衫》 –42–

李千虹提著便當和飲料回到家,隨意甩脫腳上的帆布鞋,進到二樓與三樓間的客廳,就看見橫臥在沙發上的高顯方,看電視看到睡著的他,身上還舒服地裹著一條毛毯。

李千虹靈機一動,悄悄地抽走他手掌中的遙控器,狠狠地將音量調到最大。

《尋找格子衫》 –41–

承受到突如其來衝擊的劉芝庭感到頭昏眼花,她恍惚地站在人來人往的中間走廊,呆若木雞地跟隨李千虹和沈紹恩兩人的身影。直到有人拍了他的肩膀。

「劉芝庭,是妳嗎?」

《尋找格子衫》 –40–

高顯方生病的第二天,照舊虛弱地在家修養。

李千虹上完最後兩堂通識課,抱著必修課課本、穿越洶湧的人潮走下樓梯,踏出校門到校外邊緣的小吃街。

她買了兩盒雞腿便當,再沿著校園西側的隔牆走著紅磚道,拐了個彎是柏油路,她手指吊著塑膠袋左晃又晃、走下斜斜的坡道,打算到地下停車場騎車回家。不料電話鈴聲又響了起來,她掏出手機,高顯方的來電。

《尋找格子衫》 –39–

「在這裡。」沈紹恩抓起粗框眼鏡,向前遞出。

高顯方迅速戴上眼鏡,定睛凝神地看牆上被洗大的照片。吸氣,吐氣,再深深吸氣,用力吐氣。試圖讓自己平靜下來。

「怎麼樣?很像對吧。」沈紹恩雙手抱胸倚著椅背。

《尋找格子衫》 –38–

李千虹來到一樓,打開玄關鐵門旁的小門,佇立在門口的果然是奉命來探病的沈紹恩。

「嗨。」沈紹恩展開微笑。「阿顯還好吧現在?」

「還有心情消遣我,應該沒什麼大礙啦。我先讓他墊冰枕了,然後我問他要吃什麼,他就用懷疑的眼神看我,說:『妳行嗎?』碼的,我看這傢伙根本沒有病到吧!」李千虹打開內門讓沈紹恩進入。

《尋找格子衫》 –37–

忙完瑣碎的事務,李千虹回到家已經九點,開學第一週同時接受到學業和社團的雙重壓力,使她絲毫喘不過氣。脫下擋風外套,走進房間把肩上的東西全部甩到地板上,就抱著衣服踏入浴室洗澡。

一進浴室,李千虹才發現浴室的瓷磚地板乾得滴水不沾,但高顯方的機車卻還躺在玄關裡,沉沉地休眠。她這才想起,日正當中時在學校看見的,虛弱得搖搖晃晃的高顯方。

《尋找格子衫》 –36–

不穩定的開學第一週結束,李千虹正式進入天天滿堂,卻不是活在天堂的輔系地獄。她希望可以在四年內應屆畢業,然而數學系必修課又重又多,她於是申請超修,連大一都沒像現在這樣,一個星期有四天早上八點就得上課。

相反地,高顯方平均九點半醒來,還可以慵慵懶懶地賴個十五分鐘,花個五分鐘簡單梳洗,再花十分鐘騎車飆到學校,還有五分鐘綽綽有餘買早餐呢。日子過得極度悠閒。

《尋找格子衫》 –35–

高顯方騎車到山上晃了一圈,到小尹通往天堂的草原上,即使經過整夜的工作讓他筋疲力竭,他還是放縱自己的情緒,到充滿思念的區塊透透氣。綠色草地只剩下微弱的月光照耀,映出柔滑的輪廓。

「小尹,妳在……哪裡……」

總是在無助、在昏暗、在冰涼、在夢迴、或者在半睡半醒的疲憊裡,高顯方無法再抵抗排山倒海湧來的過去,厚重的譴責,還有太鮮明的遺憾。壓得他喘不過氣。他躺在草地上,眼角流出一行清淚,靜靜地冷卻他的痛處,直到他確定自己的思路平緩下來,才帶著臉上悲傷的痕跡離去。

《尋找格子衫》 –34–

擺台只到放學,緊接著攝影社幹部群又延續昨天未完成的會議,一群人窩在社辦忙得焦頭爛額。會議結束後,李千虹跟著社團的朋友,浩浩蕩蕩地準備到夜市大快朵頤,雖然還在夏日,入了夜氣溫仍是不留情面地直線驟降,騎出停車棚,她趕緊套起車墊下的襯衫外套。

這是一件黑紅相間的長袖格子襯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