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是惡魔》 –21–

佐樂一向覺得自己很能與異性相處得自在融洽,何況,眼前面對的只是自己的上司,一點也不足為奇。然而,今天他發現,原來跟剛認識不久的男人靠得太近,還是會令她窒息。

走出會議廳,佐樂放慢了腳步,讓高柏堅走在她跟前的幾步距離,悄悄地吁口氣,才想通了這件事。

原來,不是她失常,更不是她不懂和老男人相處,而是

《公主是惡魔》 –22–

高柏堅匆匆忙忙地跑回方才開研討會的場地,環顧四周,他看見一條又一條筆挺的輪廓,在三五群聚討論的學者身影中,找尋一道凹凸有緻的線條。

程采珊就在那裡!

高柏堅聽見自己的心底「砰」了一聲,他反覆深深呼吸,迫使自己冷靜下來,直到他從心臟跳動的速度確定自己的神色不會露出明顯異狀,才緩慢地走上前。

「嘿。」他打了聲招呼。

《公主是惡魔》 –23–

認真說起來,穆佑文的生活與一般教學醫院的駐院醫師並沒有兩樣,他一樣需要輪值、一樣必須隨叫隨到,然而,在一般不值班的時間,他更懂得如何填滿那幾個小時的空白。

穆佑文在醫院附近的飯店洗了澡,下半身裹著純白色的浴巾踏出浴室,赤裸的上半身雖沒有鮮明的肌肉線條,然而,他的眉宇之間依舊不擋俊俏的魅力。雖然在這年代,花美男並不是最受歡迎的類型,但五官俊挺、能言善道的男孩,自然保有他們的基本票房。

穆佑文便是其一。

床上的被窩裡躺著一名面容姣好的女孩,正睡得香甜。穆佑文望著她的睡相,臉上露出完食的飽足。他並不打算與女孩一同小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