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移民 –11–

「那妳的第六感覺得徐靖有可能喜歡妳嗎?」力瑋忍不住八卦。

「我已經說過了,我要永遠都跟他當朋友。」我負氣地說。

「其實蠻殘酷的,妳就是不考慮他?」力瑋摸摸下巴。

「我考慮過了,不可以。」

「沒有絕對不可以這種事吧?小姐,會說這種一定要永遠當朋友的,最後都不會有好下場!」

非法移民 –12–

我想我是不夠老練,以至於在兩天後再見到力瑋時有點不知所以,更糟糕的是周凱又翹掉了補習,再次製造我跟力瑋單獨相處的機會。經濟課的中場休息二十分鐘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變得相當尷尬。就在這時,徐靖拍拍我的肩膀解救了我。

「嗯?」我轉頭,帶上一抹牽強的微笑。

「妳還好吧?」徐靖笑著問。

「我有怎樣嗎?」我疑惑。

「怎麼看起來這麼沒精神?昨天很晚睡嗎?」

非法移民 –13–

徐靖學校的閱覽室果然空曠,放眼望去在唸書的只有小貓兩三隻,相較平日學校因為律師司法官特考逼近而殺氣騰騰的圖書館,在這裡唸書實在舒服極了。徐靖找我來也解救了平時自己念書遇到瓶頸還無人可問的苦悶。

我和徐靖就坐在閱覽室最角落的六人大桌位,兩人之間的那張椅子堆滿我們的書本和包包、一袋袋雜亂地疊著,偶爾我會轉頭偷看一下徐靖,他有挺挺尖尖的鼻子、這讓他側臉的輪廓相當好看。明明是第一次一起唸書,卻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我們已經這樣一起唸書很久了,也不覺得突兀或奇怪,這種莫名自然的氛圍環繞著我們,直到閱覽室放起晚安曲。

非法移民 –14–

往後的一個星期,我和徐靖每天在圖書館朝夕相處,有時候我請他吃早餐、有時候他請我,最後變成每天早上我們互相等待、再一起分享充滿朝氣的早晨。幾天下來,我們之間開始有了些不著邊際的曖昧,這種甜蜜的氛圍我自私地希望沒有人打擾並且徐靖也不會選擇破局。

直到一週後的統計課劉力瑋叫住我。

「唐弗嘉,妳最近很混喔!沒上課就沒來念書?」

「我有在念書啊!只是不在學校而已。」我說。

非法移民 –15–

本身就不是個容易入睡的人,被阿杏折騰了這一整晚,我更是輾轉難眠。凌晨三點半,身旁阿杏規律的吐息顯然成了令我失眠的頭號元兇。也不曉得怎麼搞,這回阿杏像是吃了秤砣鐵了心,無論我怎麼勸退,她老大說搬就是要搬。

只是沒想到,阿杏這次居然是玩真的。

不消兩天後的週末假期,她立刻喚來力瑋和周凱兩位壯丁,叮叮咚咚地在晨間不請自來擾我清夢,我迷迷糊糊穿著低胸薄衫的睡衣打開門想看個究竟,想不到映入眼簾的是上半身打赤膊的力瑋。

非法移民 –16–

酷暑熱得逼人躲在家裡,沒事不敢出門,加上和力瑋吵了一架,我在漫漫長夜裡失了眠,這導致我在整個週末都過著晝伏夜出的作息,結果是禮拜一下午睡過頭,讓我補習遲到。

等我匆匆趕到教室,原位已被春季班的旁聽生佔走,只好認命地在坐最後面找位坐,心不在焉聽課的同時,遠遠瞥見力瑋的背影。事實上,上週末和力瑋短暫的單獨爭吵讓我徹夜反覆思索,因為不耐和嫉妒,我已經傾洩出太多超越友誼的情緒。

劉力瑋,我有好多話想跟你說。

非法移民 –17–

黃昏的南陽街瀰漫著食物混雜的味道,這裡的便當並不精緻,但對考生而言還能圖個便宜的粗飽,我和徐靖被淹沒在人群裡,手肘不小心碰著了他的手肘,我漸漸地習以為常。

「欸!」徐靖突然叫住我。

我抬起頭,「幹嘛?」

「妳今天很怪,怎麼都不說話?」徐靖說。

非法移民 –18–

和徐靖正式交往第三天,下課後我和徐靖一起吃晚餐,他一如往昔想載我去他學校的閱覽室讀書,我卻想回自己學校一個人安靜,或者,尋找可能會出現在那裡的力瑋,於是反射性地拒絕。

「怎麼了?」徐靖捏了捏我的手:「妳有事?」

「沒什麼,只是想回家休息……」我吐了口氣,想將這奇怪的想法驅散到九霄雲外。

「那我騎車送妳回去。」

非法移民 –20–

「喂?」徐靖很快就接了電話。

「嗯,怎麼啦?你找我?」我竭盡所能釋出甜美溫柔的嗓音,在夏夜薰風中穩穩發響。卻發現力瑋湊到我耳邊,惡作劇似的想竊聽。

我一個巴掌把力瑋的頭撥得大老遠,再補上一計中指。